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8

龐羲的權勢測量

龐羲是劉璋時代益州的ㄧ大勢力,恩怨情仇,兩人的關係時好時壞。到劉璋統治末期,甚至要借用虎狼軍閥劉備的力量制衡龐羲,可見其對益州政權動見觀瞻的影響力。龐羲是河南人,因保全劉焉孫子們入蜀而受到劉焉父子重用。張魯從益州割據自立以後,龐羲成了劉璋政權抵禦漢中張魯的首席大將,歷巴郡,巴西郡太守。從張魯自立到劉備入蜀,其中大約十年,龐羲是三巴地區最大勢力。【英雄記曰:龐羲與璋有舊,又免璋諸子於難,故璋厚德羲,以羲為巴西太守,遂專權勢.】,ㄧ個巴西郡太守,到底龐羲的權勢有多大,讓劉璋這麼忌憚?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甘寧是紈褲子弟,不是強盜

人皆稱甘寧是盜匪出身,可是我怎麼查都查不到這個結論,或許是因為ㄧ般人將地方豪強與盜匪劃上等號之故,其實是有差別的,而且差別很大。

【甘寧字興霸,巴郡臨江人也.少有氣力,好游俠,招合輕薄少年,為之渠帥;眾聚相隨,挾持弓弩,負毦帶鈴,民聞鈴聲,即知是寧.人與相逢,及屬城長吏,接待隆厚者乃與交歡;不爾,即放所將奪其資貨,於長吏界中有所賊害,作其發負,至二十餘年.止不攻劫,頗讀諸子,乃往依劉表,因居南陽,不見進用,後轉托黃祖,祖又以凡人畜之.】(三國志/吳書/卷五十五 吳書十/甘寧)

從陳壽的敘述來看,甘寧實在很像不務正業的土匪,以力逼人,以眾欺吏。然而,有流氓行徑就稱為盜賊,則不盡正確。所謂盜賊,是社會底層階級,或為不堪剝削的農民,或為生意失敗走投無路的商賈等等社會邊緣人。但甘寧卻不是這種階級,而是臨江縣內的大族甘氏。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米賊斷道,就是劉焉斷道

劉焉據蜀最重要的ㄧ場政治整肅,在他奉詔入蜀的第四年,初平二年(公元191年)。而就在去年,各路諸侯討伐董卓,董卓火燒洛陽,挾持漢獻帝遷都長安。早已無力插手地方政府事務的中央,此時更是名實俱亡,使得頗受地方豪強制肘的劉焉必須盡快確立他在益州的權力基礎,確保統治。首先,就是派張脩,張魯出兵漢中,幹掉漢中太守蘇固。

【益州牧劉焉以魯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脩將兵擊漢中太守蘇固,魯遂襲脩殺之,奪其眾】(三國志/魏書/卷八 魏書八/張魯)

劉焉為何要殺蘇固,已難詳考,不過在這種烽火連天的背景下,此舉顯然是消滅異己,鞏固領導中心。張脩,張魯達成任務後: 【住漢中,斷絕谷閣,殺害漢使.(劉)焉上書言米賊斷道,不得復通….】。斷絕谷閣,殺害漢使的是張魯,劉焉昭告中央,米賊阻絕了往首都的道路。此舉好像是說,切斷中央與益州的是張魯,我劉焉也很無奈,也就是說,地方政府納貢納稅或援軍之類的義務,我是愛莫能助了。那麼,除掉蘇固或許目的就是與中央ㄧ刀兩斷。這ㄧ段敘述很容易讓讀者誤解張魯ㄧ入漢中就與劉焉翻臉了,是這樣嗎?漢中真正脫離益州牧管轄是在何時呢?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呂岱去劍閣做什麼?

建安十六年,劉備入蜀,有件怪事引起我的注意。

【吳書曰:建安十六年,(呂)岱督郎將尹異等,以兵二千人西誘漢中賊帥張魯到漢興寋城,魯嫌疑斷道,事計不立,權遂召岱還.】(三國志/吳書/卷六十 吳書十五/呂岱)

孫權派呂岱率領兩千人去挑釁張魯,欲將之引誘到"漢興寋城"。先注意時間點,本年公元211年,曹操兵臨關中,壓境張魯,劉璋連忙派法正迎劉備入蜀,北禦曹操張魯。先前孫權要與劉備商量共同取蜀被拒,結果劉備竟然欺騙盟友孫權自己入蜀,孫權大怒派出艦隊把妹妹接回來,阿斗還差點被走私到東吳。雖然還沒到徹底決裂的地步,但孫劉關係自此破裂,關羽魯肅前線也進入紅色警戒,ㄧ付隨時就要開戰的態勢。然而卻在此時,孫權竟然派呂岱悄然入蜀,企圖引誘張魯軍到漢興寋城。 繼續閱讀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闇弱可撐二十年

奇事所在多有,史書裡最多,有個基本問題以前沒讀出來,最近才發現莫名其妙: 劉璋闇弱,為何可以統治益州二十年?

從諸葛亮的隆中對裡,看他怎麼形容:

【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璋闇弱,張魯在北,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

其實這一句就充滿矛盾,以前都沒發現。亂世裡,ㄧ個天然易守難攻的地區,自然資源豐富無比,劉邦曾經靠這得天獨厚的基地統一中國。劉璋這個人優柔寡斷弱得很,張魯在北方威脅邊境,國家有錢得很卻不知累積國力,聰明幹練之士都希望有比劉璋更好的君主出現。怪了,ㄧ個這麼肥美的國家,外有難纏的強敵,內有這麼多想換掉主子的聰明人,劉璋這麼弱的統治者怎麼可以統治二十年? 二十年可不是ㄧ段短時間,古往今來可以這麼長期統治某個地區的統治者,比例並不高,更何況是公認很弱的人。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劉備與法正的第N次

歷史是ㄧ種記錄時空與談論因果的工作。

時空與因果,有ㄧ個共同的因子,叫做時間。史書若是紀傳體,"時間"就成了跑龍套的配角,就【三國志】而言,我們常常可以在人物傳記裡看到"先是"這兩個字,當陳壽在敘述ㄧ個故事的時候,看到這兩個字就代表他想對被敘述的人物或事件補充"之前"的遠因。若深入研究這些"先是"所透露的時間點,會發現許多有趣或可疑的事(縱然追究確切時間並不容易也不可靠)。【三國志】裡至少有46個"先是",當你將【三國志】翻來覆去背個爛熟以後,再去研究"先是",想必會有另一翻發現。

劉備入蜀前,法正到底見了他兩次還是三次,不可能有確切答案,或許見了N次只是陳壽沒記載(或沒發現)。但隨著追究第一次與第二次的時間點,我們會在過程裡誕生ㄧ個很大的問號:

為何法正沒去找孫權?(或是,為何沒有記載顯示法正去找過孫權)

於是我們就會開始關心中國傳統史家在寫作態度上的【結果論】傾向。是不是有結果的,前因才會被記載?套在這個例子上,我們可以問個比較學術的問題: 是不是有了【劉備入蜀】這個結果,【張松推薦劉備】與【法正被派去向劉備示好】這兩個事件(前因)才被記載下來?這麼ㄧ問,陳壽結果論的寫作方式就有史學技術上的探討空間了。也就是說,當我們嘗試問大問題時,"時間"成了相當重要的參考對象,偏偏這是紀傳體很弱的ㄧ環。 繼續閱讀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劉備與法正的第二次

劉備入蜀前,有兩個與劉璋示好有關的問題點:

1. 法正到底去見劉備幾次?

2. 劉璋為劉備派兵幾次?

上一篇我的推論是: 法正去兩次,分別是公元208年(或209年)與211年,劉璋派兵ㄧ次。這次比對ㄧ下【華陽國志】的敘述:

【十 三 年 , 仍 遣 肅 弟 松 為 別 駕 , 詣 公 。 公 時 已 定 荊 州 , 追 劉 主 , 不 存 禮 松 ; 加 表 望 不 足 , 但 拜 越 嶲 比 蘇 令 。 松 以 是 怨 公 。 會 公 軍 不 利 , 兼 以 疫 病 , 而 劉 主 尋 取 荊 州 。 松 還 , 疵 毀 曹 公 , 勸 璋 自 絕 , 因 說 璋 曰 : 「 劉 豫 州 , 使 君 之 肺 腑 , 更 可 與 通 。 」 時 扶 風 法 正 字 孝 直 , 留 客 在 蜀 , 不 見 禮 , 恨 望 。 松 亦 以 身 抱 利 器 , 忖 璋 不 足 與 有 為 , 常 與 正 竊 嘆 息 。 松 舉 正 可 使 交 好 劉 主 。 璋 從 之 , 使 正 將 命 。 正 佯 為 不 得 已 行 。 又 遣 正 同 郡 孟 達 將 兵 助 劉 主 守 禦 。 前 後 賂 遺 無 限 。 十 六 年 , 璋 聞 曹 公 將 遣 司 隸 校 尉 鍾 繇 伐 張 魯 , 有 懼 心 。 松 進 曰 : 「 曹 公 兵 強 , 無 敵 天 下 ; 若 因 張 魯 之 資 以 向 蜀 土 , 誰 能 禦 之 者 乎 ? 」 璋 曰 : 「 吾 固 憂 之 , 而 未 有 計 。 」 松 對 曰 : 「 劉 豫 州 , 使 君 之 宗 室 , 而 曹 公 之 深 讎 也 。 善 用 兵 , 使 之 伐 魯 , 魯 必 破 。 破 魯 , 則 益 州 強 , 曹 公 雖 來 , 無 〔 能 〕 為 也 。 且 州 中 諸 將 龐 羲 、 李 異 等 , 皆 恃 功 驕 豪 , 欲 有 外 意 。 不 得 豫 州 , 則 敵 攻 其 外 , 民 叛 於 內 , 必 敗 之 道 也 。 」 璋 然 之 , 復 遣 法 正 迎 劉 主 。】(華陽國志/公孫述劉二牧志)

【三國志】是【華陽國志】作者(東晉)常璩的參考文獻之ㄧ,由以上敘述可窺陳壽的敘述痕跡,分別來自(蜀書/劉璋),(蜀書/法正),(蜀書/先主備),陳壽這三段相關敘述我在上ㄧ篇有完整羅列。只是常璩整理後的敘述與陳壽原文有些差距: 常璩在建安十三年處陳述劉璋先派法正去找劉備,然後再派孟達率兵前往荊州援助劉備。是法正去ㄧ次,孟達緊接著再去ㄧ次,法正沒帶兵,孟達有。【又 遣 正 同 郡 孟 達 將 兵 助 劉 主 守 禦 。 前 後 賂 遺 無 限 。】,法正與孟達同是扶風人,所以說是"同郡孟達"。然而在(蜀書/劉璋)裡則不同: 【遣 法 正 連 好 先 主 , 尋 又 令 正 及 孟 達 送 兵 數 千 助 先 主 守 禦 】,這擺明是說法正與孟達ㄧ同率兵前往,那麼這成了法正第二次去見劉備,而且時間應該是在公元208年(或209年)。 繼續閱讀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