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6

契柯夫。第六號病房。諸葛亮

img_8152
「第六號病房」是契柯夫的經典作之ㄧ,可以討論的很多,我想聊的是「所謂知識份子」。
故事兩個主要角色: 1. 醫生安德烈 2. 瘋子伊凡
伊凡出身良好,受過高等教育,但童年坎坷,成年後有一天突然被醫生判定為瘋子。

安德烈是典型的知識份子,對本業醫學,或哲學等知識都有高等素養,有一天判定伊凡為瘋子。
伊凡與其他精神病患者被關在第六號病房內,安德烈則是該醫院的院長。
這是一個粗鄙的小鎮,只有ㄧ所醫院。

安德烈自認是全鎮最高等的人,本有壯志,卻深感被埋沒於小鎮,成了喪志者,逐漸以敷衍應付的態度對待醫生這行當以及他的病人,唯一的人生樂趣,就是在關在家中埋首書堆,孤芳自賞。
這是一個極為劣質的病房,髒亂惡臭的環境,住著隨時會揍人的看守者,與一群瘋子。

伊凡是病房裡最年輕,教育程度最高的患者,他有被害妄想症,暴躁易怒,然而聲聲咒罵中卻有著不凡的洞見。
抱怨鎮裏沒有高品質的談話對象,因而不快樂的安德烈,在一次不經意的巡房中,發現了伊凡這個寶,這個鎮裡唯一夠格與他深度對談的瘋子。驚為天人下,從此花愈來愈多的時間在第六號病房,與伊凡對談。
安德烈造訪伊凡的次數愈來愈頻繁。

直到身旁的人懷疑,安德烈精神也有問題。

繼續閱讀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

「公羊」的「常事不書」

e5c17aac80d358aceb3bd630983f06ed_r春秋三傳「公羊」「榖梁」「左傳」,皆為解釋孔子「春秋」的著作。「左傳」偏重記史,其餘兩傳偏重闡發「春秋」的微言大義。

由於「春秋」的文字極為精練,因而講白了,「公羊」「榖梁」就是拿顯微鏡研究每個字,甚或是「春秋」應寫而沒寫的字,發掘文字下的真實含義。換言之,「公羊」「榖梁」就是把「春秋」當成密碼書,破譯之。類似有人指證歷歷「聖經」中的文字是一組一組的密碼,破譯以後就能預言未來。不過「公羊」「榖梁」不是揭露預言,而是闡明聖人故意不言的真理。

「常事不書」就是說「春秋」不紀錄平常之事,書裡的每一段看似平常的文字都有其特殊含義。「公羊」用此方法解讀春秋,以下舉ㄧ例:

桓公八年,春正月己卯,烝。(春秋)

烝者何?冬祭也。春曰祠,夏曰礿,秋曰甞,冬曰烝。常事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亟也。亟則黷,黷則不敬。君子之祭也,敬而不黷。疏則怠,怠則忘。士不及茲四者,則冬不裘,夏不葛。(公羊)

所謂烝,就是冬祭,既然常事不書,「春秋」為何要紀錄這麼平常的事呢?因為要譏刺冬祭這件事,為何要譏刺冬祭呢?簡言之,因爲「亟」則不敬,不敬則怠惰,怠惰則忘,因而譏之。簡言之,「公羊」認為孔子用非常的眼光紀錄這件平常事,極簡的文字中帶著一種明確的批判,認為此事不合「禮」,或不合「法」。

雖然沒有一個批判的文字,但純粹將此事記錄下來,就是一種批判了。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

「ㄧ中各表」很鳥,請棄之

img_8098

 

國民黨這兩年一路輸,因素雖多,以選票的角度觀之,其實ㄧ點也不複雜: 1. 少了年輕選票。2. 深藍賭爛不投票。3. 中間選民轉向。

原本洪秀柱披戰袍,登高一呼「一中同表」,深藍彷彿見到曙光,正期待國民黨走回它原本的堅持與信念,頗料遭到黨內圍剿,藍皮綠骨的本土派,馬式獨台派,紛紛出來棒打小辣椒。深藍看得很清楚,國黨自亂陣腳,自我撕咬,民黨躺著選也贏,氣苦之下,不投了。

2016年,洪秀柱以黨主席的身份,重新檢討政綱,拿掉「一中各表」,又遭到「大老」反對,深藍心想,又來了,國黨實已無救,民進黨政府即便胡搞瞎搞,喪權辱國,政權也難重回國黨之手。年輕選民,中間選民,深藍選民仍然找不到支持你的理由。

為什麼呢?

黨之政綱,其實就是ㄧ種理念,一種願景,以民進黨為例,台獨黨綱雖一廂情願,毫無實現可能,但它是貨真價實的願景,愈是難達成,愈有挑戰性,而且反傳統,年輕人愛死這種激情,反觀一中各表卻完全不符合願景的條件,很鳥。

所謂願景,簡言之就是不滿現狀,希冀未來能實現今日所未達成之事,它是積極性的,永久性的,情感導向的,可讓追隨者化為信念,並為之奮鬥。台獨,從來就不是理性的,而是訴諸情感的理念,有其積極性與永久性,自然可稱之為願景。

什麼樣的選民最買感性訴求的帳呢?什麼樣的選民最不滿現狀呢?其實就是年輕選民。

反觀「ㄧ中各表」,其內容翻譯出來就是「維持現狀」,它是理性的,暫時性的,消極性的,然後呢?要「各表」多久?如果永遠各表,那就是名字叫中華民國的台獨,這個島永遠是現在這個鳥樣。如果是暫時各表,那就是統一了。深藍想請教有意挑戰黨魁位置的吳敦義,你要的是永遠各表,還是暫時各表?

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以當時民意為依歸啦」,或是王金平的口頭禪「那你們自己想嘛….」,請問這是不是消極?是不是投機?是不是鴕鳥?是不是沒擔當?是不是應該被選民唾棄? 要你這個政黨幹什麼?

多年來,國黨被「愛台灣」這種包藏台獨的口號牽制,傻傻地跟著禱唸,唯恐選民當你不是自己人,然而,你喊破了嘴高唱愛台,選民仍當你是二手的。綠的當你是二手還偷笑你幫台獨打廣告,藍的也覺得你是二手,沒有自己的主張,沒有自己,年輕人怎麼會支持你?可憐那些偏藍的年輕人沒有任何思想武器反制叫囂不已的「天然獨」,就因為國黨沒有願景,沒有力挽狂瀾的能力與勇氣,他們只好跟著鳥,深藍則更是無語問蒼天。

你理性地覺得口號治國不好嗎?從選票的角度來看,偏偏就不是如此。所謂中間選民,相較於深藍深綠,也就是最不關心政治的ㄧ群人。他們對政治的無知與冷感有時會讓人啞然失笑,這群人頂多只能記住ㄧ些耳熟能詳的政治口號,愛台灣,不當黨產,轉型正義,黑道治國,國民黨買票抓到了,黑心油頂新是馬英九金主,諸如此類。咦,都是民進黨創造出來的口號不是嗎?是啊,這些就是計畫性,綿長的洗腦戰術,目標就是中間選民,他們只有頂多5秒會注意政治新聞,所以口號要激情,直接,聳動,容易背誦。國民黨有什麼口號?沒有,中間選民對你的印象就只有別人的,負面的口號,你輸,就是連口號都不會,白白讓民進黨以謠言當養分頭好壯壯,最後連特赦陳水扁都可逼你做。

是,「一中同表」會被貼標籤,但,統一就統一,你們在怕什麼?還會比現在更糟嗎?台獨也是一種標籤,台獨+媚日+賣台都可以完全執政了不是嗎?國民黨的願景本來就是統一,本來就是ㄧ中,何以棄之?說穿了,就是黨內過多藍皮綠骨在作怪,所以噓 ~ 統一不能說,最好也不要做。等民進黨自己分裂,自己砸鍋,江山又是我們的。

所以只好龜縮,只好投機,只好各表。

這種沒有願景,語焉不詳,醬糊似的爛黨,深藍投你還不如投共。

有願景,化為信念才有攻擊性,一中同表,就有這種資質。一中各表,維持現狀,都是防禦性的概念,贏不了,只有一路輸,你看台獨大老都敢站出來質疑空心蔡「維持現狀要到什麼時候?」,國黨還在睡,八年一中各表,理性務實又如何?還不是輸一屁股?

沒有願景,談組織,談憲法,談路線,談選戰策略,談黨內民主,談青年計劃,都是空談。

沒有願景,國黨仍是無能投機者的最佳棲身之所。

若如此,國民黨還不如再小一點,消失也無所謂。

雁默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反獨促統, 低級搶俗

學甲人你們再鬧,遲早被抹成台奸

IMG_7852

(台南民進黨部發言人,兼台南市議員 邱莉莉)

兩岸契作虱目魚受阻涉政治?邱莉莉:國民黨誤導  (聯合新聞網)

學甲漁民燒黨證,舔日黨忍不住幹譙了。

民進黨台南市黨部發言人,兼台南市議員邱莉莉,雖身為民意代表,但當黨意與民意打架時,毫不猶豫站在黨的立場胡扯,幹譙,踐踏民意,學甲人看清楚你們愛戴的舔日黨嘴臉吧。

邱莉莉怎樣胡扯呢?

1. 國民黨及特定團體長期以來刻意誤導民眾:「綠色執政後與大陸關係不佳」,富含政治動機。

是,原來綠色執政後與大陸關係很好。是全台灣的人與全大陸的人都誤會了。國民黨該死,應該騙人民現在舔日黨與共產黨關係很好才對。

2. 政府發公文不是阻擋虱目魚契作,而是要約束「政治性內容」。

是,大議員請您直面回答漁民一直在問的,什麼是「政治性內容」?他們去北京回來怎樣才不會受罰?

3. 和大陸契作有高度政經風險

是……….咦? 不對啊,你不是上一秒才說「政府發公文不是阻擋虱目魚契作」嗎?既然有「高度政經風險」,為何不阻止虱目魚契作呢?

4. 演出燒黨證戲碼,明顯是政治操作,挑撥漁民對政府的仇恨。

王文宗你聽到這句了哈,你是不是聯合國民黨政治操作,挑撥漁民啊?踹共踹共。

邱莉莉是蔡英文的獠牙,還是賴清德獠牙,不知道,反正是舔日黨的獠牙之一,她發言的身份是台南市民進黨部發言人,也就是說,你們燒黨證他們很不爽啦。他們很不爽又不知道怎麼處理,所以只好怪國民黨。

靠夭,現在誰執政啊?

舔日黨造謠抹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已內化成黨性,在此黨內想要出頭,可不能不會睜眼說瞎話。

觀光業不振,農漁業損失,按照邱莉莉的說法,都不是事實喔,大家日子都很好過喔,你們撒潑燒什麼黨證?

學甲漁民們和王文宗,我又要對你們說了: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學甲崩壞

學甲漁民是麻糬還是鐵支?

104374459

赴陸契作案遭阻 南市虱目魚養殖協會怒燒民進黨黨證  (台灣。好新聞報)

 

台南漁民轟蔡政府公然恐嚇 拒座談拂袖離去   (中國評論新聞網)

 

赴陸爭取虱目魚契作受阻 台南漁民燒民進黨證 (美麗島電子報)

 

赴陸談契作受阻 台南漁民怒丟虱目魚、燒黨證  (聯合新聞網)

 

原本以為學甲漁民九月十九要北上至農委會抗議,昨日新聞出來才知道原來在台南議員的建議下,陸委會和農委會漁業署受邀先至台南辦座談會。

舔日黨政府原有機會在九月初擺平這件事,然而根據虱目魚養殖協會會長王文宗所言,從政府發公文嚇阻「千歲團」上北京以後,ㄧ個月都沒搭理他們。現在,座談會由政府主導議題,又讓漁民火冒三丈,感覺上當。

0901-1

在多家媒體裡,只有「中評網」有完整揭露王文宗的抗議聲明。

在此聲明裡,有幾個重點:

1. 魚塭大多是租來的,漁民無論上不上北京,要的是一個清楚的答案,簡單說,就是這生意還做不做得下去。如果現在就告知其做不下去,那也可早點因應。

你們學甲人選出來的是空心蔡,現在還沒搞清楚嗎?

蔡英文哪裡可能會說清楚講明白?繼續抱持這種想法,只有拖死自己而已。

2. 北京,漁民不敢去,因為政府發了恫嚇公文,怕被秋後算帳。

坦白說,我認為你們在等舔日黨來摸頭,而且還沒料到政府連摸你們的頭都懶。你們太綠,人數太少,唧唧歪歪的聲音也太小,蔡政府正全力備戰大條的軍公教以及觀光業。

3. 吳郭魚已迪破20元,虱目魚即將在10,11月盛產。

換言之,學甲漁民從頭到尾,就是想逼舔日黨「處理」今年的虱目魚,這些都是早在契作停止前下了重本的。

4. 座談會由政府設定議題。

換言之,只能談政府想談的,不想談的漁民請閉嘴。亦即,政府現在對今年的虱目魚,只能兩手一攤,閉談,冷處理,裝睡。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學甲崩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