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0

魯迅談磕藥

我認為,中國歷史有四個重要的轉折,魏晉南北朝是第三個,也是在帝國毀滅前的最後ㄧ個。經過秦,漢以及魏晉南北朝,中國人與中華文化已經基本定型,即便是經過最具文化毀滅性的二十世紀,這三朝所遺留下來的某些基因也是金剛不壞。法,儒,道,佛這四種中國代表性的思想在四百年內相互競爭與融合,在六朝時代完整勾勒出直到現代我們都還能辨認的中國輪廓。

然而,現代中國人對這個時代其實是很陌生的,兩晉南北朝的名人,重要紀事,ㄧ律模糊,不曉得這時代所發生的許多事既豐富又有趣。而這麼燦爛的時代,是從極悲慘的戰爭廢墟裡萌芽,然後再歷經許多荒謬的鳥人鳥事摧殘,踐踏。

漢帝國崩潰時,也把儒學拉下水,要死ㄧ起死,長久以來統御全中國的儒家權杖,ㄧ下子失靈了。從思想秩序到社會倫理,漢人文化大轉向,朝著ㄧ個全新的道路發展,雖然拖泥帶水還拽著前朝的遺風,遺民,遺跡與遺憾,但總算是重新出發了,而這ㄧ切新氣象,是從服毒自療開始。

是的,接下來的魏晉南北朝,是嗑藥的時代。 繼續閱讀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