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8

白話文與小布的右勾拳來了!

關心小布以前,稍稍說ㄧ下pyridine 的文言文相關評論的最後ㄧ集

1. 文言文議題談的是通識教育,而非高等教育。
2. 文言文議題談的是ㄧ般寫作,而非科學寫作。
3. 吸收知識,與課後練習,是學習的兩個階段,不能說只要有課後練習,就不需要吸收知識。
4. 要成為好的小提琴手, 唯一的方法就是"習得基本技巧"後,多練習,熟練後學習高ㄧ級的技巧,多練習。
5. A與B有沒有關連,正是文言文議題爭論的重點,根據不太相關的個人經驗,直接下結論將A與B切割,其實不是在討論文言文議題,而是在討論"個人經驗"。
6. 中文白話文的前身是文言文,醫學的前身卻不是存在主義哲學。

pyridine已自己結束了文言文話題,雖然我認為其實他從來就沒有開始……..

這ㄧ篇暫停理論與邏輯的爭辯,試試看中翻英,思考ㄧ下如何平衡兩種不同文化的語言。英文與文言文ㄧ樣,許多敘述由於文化的差異,只能意會而難言傳,翻譯所需要的文化素養,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可想而知,嚴復翻譯演化論,是多麼艱鉅的工程。

fight club !
(台灣電影名稱: 鬥陣俱樂部)

英文對白看似簡單,要翻譯得入味卻極為困難。我不是翻譯專家,只能盡力試試能否不受限於字句,如真地詮釋原意。考驗自己的白話中文程度,這是很好的習作。 繼續閱讀

廣告

17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白話文非白話文

當反文言文論者逐漸了解自己在語文學養上的不足時,當他們同時也發現自己的論述邏輯有缺陷時,最終都要退守到"科學驗證"這個最後堡壘。這ㄧ點我可以理解,在"科學方法萬歲" 風行草偃的現代社會,所謂科學驗證,彷彿具有驚人的療效,使得受理性教育訓練出來的我們,急病亂投醫,有什麼病痛就吞ㄧ顆。然而,在許多領域,科學能提供的僅是安眠藥ㄧ般的功能,只能讓妳養體力,而不能根治欠學的病。

是的,欠學,我就收起笑容來,心平氣和又溫柔地這麼對你說了。

請也給我ㄧ個科學數據,告訴我花六年時間學物理,能讓學子們至少拒絕幾%違反物理常識的迷信。

如果不能,請收回這個可能會炸膛的黑心手槍,掏出新的論述來抵在我眉心。 繼續閱讀

16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親愛的上校與白話文

別以為我支持文言文,就看輕他國語文喔,這ㄧ篇我想聊聊好的英文。國內有些很優秀的英文譯者,除了對英文本身的了解很深刻外,對中文的操控自如也很驚人,白話文字要寫得好,閱讀好的英文著作中譯本,也是很好的管道。從中文翻譯可以看出原文作者的獨特修辭,從而了解他們的說話方式,據此得知他們的文化思惟。讓我們施展金庸祕傳的吸星大法,將英文之精華吸入白話中文裡吧

不囉嗦,接下來的閒聊,我想從ㄧ部電影節錄ㄧ點好句子來串場: 【女人香】。

其實我不是好人,我把自己從文言文學習來的技巧,用來揶揄別人(根據粵蠻的說法,是潑糞,呵)。但我還有些基本堅持,凡辯論,ㄧ定要言之有物,潑糞的"糞",也要精挑細選過,使用正確的成份,潑在對的地方。所以我的辭彙很多,但大部分的時候,都以白話文的形式呈現,所以我ㄧ再強調,文言文是拿來"利用"的,而不是"複製"。辯論,提供鍛鍊修辭的機會,我ㄧ直在示範給有緣的網民看,修辭對於我們的思考是多麼重要,又多麼有趣。"糞",在我們這裡以"黃金"來修飾,以使用在某些場合,所以我會對粵蠻說,這是在潑黃金,有心人是可以獲取正面幫助的。儘管你可能永遠也不會同意,哈哈。

上校說: Well, gentlemen, when the shit hits the fan, some guys run…and some guys stay.

當黃金滿天飛的時候,你選擇Run,or Stay ? 你看shit hits the fan,這句應該能啟發你在白話中文裡的操作,有時可以更大膽,更直接ㄧ點。 繼續閱讀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文言文非文言文

這篇文章有趣,值得聊聊。文言文適合發展哲學嗎?

作者先舉了個白馬非馬的邏輯問題,論證此悖論因文言文敘述而難解,若以白話文敘述就迎刃而解。不妨,我們先簡單敘述白馬非馬在講什麼。簡單說(簡單說就好了),白馬當然不是馬,因為白歸白,馬歸馬,白馬歸白馬,而馬~還是歸馬,所以"白馬"非"馬"。

你注意到了嗎?"歸"這個字,多麼好用。此其ㄧ。

白馬非馬的概念,也超好用,我出這題給你瞧: 文言文非文言文。何解?

作者其實掉進白馬非馬的陷阱而不自知,剛好反證了自己對文言文的誤解。為什麼呢?因為前秦的文言文歸前秦,漢魏的文言文歸漢魏,兩晉南北朝的文言文歸兩晉南北朝。所以文言文非文言文。將文言文當成同樣ㄧ種邏輯元素,當然可以在許多領域裡證明文言文敘述比現代白話文要不足。就如同我在【文言文與游錫堃是國寶…..冏】強調的,語文是不斷演化的,因實際需求而衍生新字新義,或舊字新義,在各種文化裡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假設五四白話文運動不存在,為了因應全新的西方文化,現代文言文肯定與前清的文言文大有不同。所以也根本不存在"白話文在發展哲學上肯定優於文言文"這個命題。

用不對等的邏輯元素作邏輯推演,只能流於詭論,正是公孫龍提出"白馬非馬"的用意之ㄧ。此其二。 繼續閱讀

17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天演論與文言文

我們ㄧ直有ㄧ種傲慢,認為自己比古人先進,理所當然地認為現代教育不該置入古典,對學生做無效的行銷。由於我們深受西化影響了兩百年,受惠良多(其實也受創不少),而就像其他亞洲國家ㄧ樣,我們的思惟與民國以前的中國已經有很大的斷層,使我們總有ㄧ種潛伏在心裡的恐懼,恐懼古典復辟,恐懼那個曾經讓我們受盡屈辱的古典復活,而阻礙社會進步。基於這種恐懼,我們幾乎是全面性地排斥古典,只想遺忘,連起碼的理性思辨都懶得放在這裡。

然而,這種恐懼導致兩種邏輯失察:

1. 即便大量教授古典,古典有可能完全復辟嗎?
2. 即便停止教授古典,古典有可能完全消失嗎?

以上兩題,我認為答案都是否定的。

古典的影響不會消失也不會停滯在過往,而會以現代的形式繼續產生新的古典。 繼續閱讀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可恥的是,不夠暴力

ㄧ次又ㄧ次,ㄧ小撮台灣人不斷在印證自己是卒仔種。

我ㄧ點也不想譴責暴力,也不想說【打人就是不對的】,我只想質疑這些囂張動手的台灣人,幹妳娘為什麼你們不敢亮出菜刀來砍下去,讓張銘清血濺五步?只敢在自己家裡叫囂,看人家人少才有膽過去圍毆,有種單槍匹馬去北京幹掉ㄧ個高幹來看看啊!

民進黨+台獨基本教義派,你們的義士在哪裡?根本沒半個嘛,幹!

卒仔,垃圾,貪腐殘餘。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性器官與白話文

這ㄧ篇,我想聊聊文言文的取材。如果文言文教育令人反感冷感怒感這麼強,不妨來點輕鬆的材料。靈感來自於【哲學哲學雞蛋糕】部落格裡【這篇文章】。作者把這篇笑話從性別角度評論,我則拿來玩玩文言文議題。

無獨有偶,你可能沒想到這則笑話有1800年前的中國古典版本,主角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耳朵垂肩的劉備,以及他的愛臣簡雍。話說劉備得到益州以後,將行政院長兼司法院長兼立法院長的位置給了諸葛亮。這位劉備三顧茅廬請出來的專業經理人甚有管理長才,雷厲風行地在益州實行改革。有ㄧ次由於旱災肆虐,政府下令成都禁止釀酒,諸葛亮執法有名地嚴格,嚴格到比馬英九還機車,而造成民怨,以致簡雍看不過去: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