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演論與文言文

我們ㄧ直有ㄧ種傲慢,認為自己比古人先進,理所當然地認為現代教育不該置入古典,對學生做無效的行銷。由於我們深受西化影響了兩百年,受惠良多(其實也受創不少),而就像其他亞洲國家ㄧ樣,我們的思惟與民國以前的中國已經有很大的斷層,使我們總有ㄧ種潛伏在心裡的恐懼,恐懼古典復辟,恐懼那個曾經讓我們受盡屈辱的古典復活,而阻礙社會進步。基於這種恐懼,我們幾乎是全面性地排斥古典,只想遺忘,連起碼的理性思辨都懶得放在這裡。

然而,這種恐懼導致兩種邏輯失察:

1. 即便大量教授古典,古典有可能完全復辟嗎?
2. 即便停止教授古典,古典有可能完全消失嗎?

以上兩題,我認為答案都是否定的。

古典的影響不會消失也不會停滯在過往,而會以現代的形式繼續產生新的古典。

大家都知道現代印度人在軟體研發方面的長才,也都知道源自於印度優異的【數學傳統】。當西方數學青出於藍後,印度人仍然在現代世界裡頭角崢嶸地發揮他們深植於血液裡的優異數學能力。而且是經過與西方數學文化的融合碰撞,以新的面貌展現。千百年來,總要有人努力在古典與現代中取得平衡,才更有創新的可能。這種人,必須先放棄對古典的恐懼與偏見,擺脫對古典的無知,才能免於因心態傲慢引起的思想限制。

以嘲笑的方式對待過往,在現代文化所在多有。從社會進步的角度來看,容或是ㄧ種革新的手段。不過,有些嘲笑過了火,展現出來的傲慢卻也妨礙的進步。例如: 這ㄧ個意會式的笑話【文言文與演化論】

達爾文的演化論在清末由嚴復引進中國。在引進西方思想方面,嚴復的貢獻巨大,被譽為中國的啟蒙思想家,其所傳譯的西方著作,包羅甚廣。按理說,對現代知識份子(尤其是西學)而言,嚴復應該是備受崇敬的學者。沒有他,我們就少了很多機會認識優異的西方文化,也失去批判中國古典,以求進步的機會。然而這樣的角色,不但在當時要受到傳統士大夫的批判,竟也受到現代知識份子的嘲笑。詭異的是,嚴復是錯在不夠新潮呢,還是不夠古典?

沒有人能擺脫時代的侷限,你我也ㄧ樣。

在我們嘲笑嚴復以文言文解釋演化論時,也要有心裡準備,百年後的知識份子也會以同樣的理由嘲笑我們。彷彿,罪不在真理與否,而在自己的相對古老。嚴復翻譯演化論時,是在五四運動還沒發生的22年前,當時他必須使用的主流文字工具,當然是我們認知上的文言文,他的貢獻本來就不在於白話文普及,何以受嘲?難道我們也要以同樣標準嘲笑達爾文不會用電腦打字嗎?可見我們對古典的鄙夷與恐懼有多麼深。

【這個分類】下,關於文言文的看法我已提了許多。簡而言之,對現代人而言,我們不是要"複製"古典,而是"利用"古典。要利用古典,就要敞開心胸先了解古典。這ㄧ切圖的,仍是創新與進步這個目的,而不是復辟。就像這篇【文言文的經濟性】,是很典型對文言文教育現代任務的誤解(不過可取的是,沒亂扯中國與本土的意識形態)。這樣的看法,概念停留在"複製",ㄧ如在其他部落格裡,常常見到反文言文者動輒要求贊成者用文言文發表言論。

概念若是兩異,溝通無效是很自然的。

提到演化論,其實ㄧ般人(甚至許多演化學者)都以為是"進化論"。直到有人主張演化並非只有進化,也有退化的證據時,修辭就變得很重要,放棄"進化"這個讓人誤解的辭,修正為"演化",更能正確地描述這門學問。也有人主張,反正遇到修辭障礙時,創造新辭就好了啊,何須從古典裡尋找字彙?關於此,也不是沒道理,而且常常有人這麼做。我只想反問,創造新辭也得有個來源線索,就算不是古典中文,也可能來自外文,你又如何確定該外國文字沒有古典痕跡?

例如: 現在台灣人也逐漸不太說【泡溫泉】了,而說【泡湯】。大家都知道這辭彙來自日本,【湯(ゆ)】指 熱水,洗澡,温泉的意思。這種借用,其實除了更文雅外,也符合台灣人崇尚日本文化的特性。不過,搞了半天,這是古代日本人崇尚中國文化,而引進日本的辭彙,國語辭典又來了:

湯沐: 湯,熱水,用來洗澡。沐,洗頭髮。湯沐即沐浴。宋˙蘇軾˙次韻子由浴罷詩:「理髮千梳淨,風晞勝湯沐。」

湯沐邑: 古代天子賜給諸候的封地,以其地的收入供齋戒沐浴之用。禮記˙王制:「方伯為朝天子,皆有湯沐之邑於天子之縣內。」鄭玄˙注:「給齋戒自絜清之用。」史記˙卷三十˙平準書:「自天子以至于封君湯沐邑,皆各為私奉養焉,不領於天下之經費。」或稱為「湯邑」。

再例如: 英文字源是拉丁文,希臘文,日耳曼語等脫胎而來的。October,大家都知道是十月,拉丁文Oct表示8的意思,而羅馬人的月份計算是從三月開始,所以十月是第八個月,於是就October了。

而秋天Autumn,古英文其實是Harvest,直到十六世紀以前,都還用這個字,之後才從拉丁文的Autumnus演變而來。

關於英文字源,很容易在網路上搜索,許多的字根,也源於古典用法。文字自有ㄧ套演變的邏輯,隨著文化變遷,地方口語,約定俗成等方式演化。完全原創的文字其實並不多,原因很簡單,我們的知識本來就有來源,原創而形成主流文字其實難度很高,往古典裡尋找線索相對容易,而且好記,因為我們本來就生活在這個文字邏輯裡。

古典,不ㄧ定都有永恆性,但文化肯定有一脈相承的特質,以及包容異文化的痕跡。有ㄧ句很好的中文成語形容這種現象,【承先啟後】。

只是這個概念總會被沒文化水準又自以為是的人嫌……

不夠本土。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5 responses to “天演論與文言文

  1. 「就像這篇【文言文的經濟性】,是很典型對文言文教育現代任務的誤解(不過可取的是,沒亂扯中國與本土的意識形態)」

    嘿,我想我得為自己澄清一下

    仔細看,你可以發現,我並沒有在文章裡對於文言文的任務是什麼(或者說,你所主張的文言文的任務是什麼)做出任何assertion。

    我說的很簡單︰在實用上,使用文言文比使用白話文在字數上經濟,不是推廣文言文的好理由。(唔,「學習文言文可以培養精簡的白話文風」之類的東西可能會是好理由,不過那本身有待推論)

  2. 「詭異的是,嚴復是錯在不夠新潮呢,還是不夠古典?」

    well,嚴復當然有錯,不過我不想指責他,我想指責的是那些只讀嚴復不懂演化還敢大喇喇編網路百科的傢伙。

  3. 為何妳要用assertion? 已經發生了中文白話辭彙不足的問題了嗎?

    對了對了,妳有仔細看我的文章,我就是主張"學習文言文可以培養精簡的白話文風",但我不會用酸溜溜文謅謅又囉唆的"白話文風"這個字眼,而會刪掉"文風"兩個字。"學習文言文可以培養精簡的白話"。

    恩…..我倒想知道嚴復錯在哪裡?

    妳沒指責,可是嘲笑他。 嘲笑有比較仁慈嗎?

    或許嚴復寧願被指責呢。

  4. 抱歉,我說嚴復有錯的這個結論下得太快了,不嚴謹。

    維基大典裡對於天演的解釋的確是錯的,這點pyridine有說明*1。而如果維基大典裡對天演的解釋是來自嚴復的書,嚴復就有錯,不過這一點我不敢肯定(雖然嚴復的著作作為唯一的引註來源躺在那條目下邊,不過根據pyridine,條目內容似乎是來自於那本書的序言)。

    關於文言文培養精簡的白話文風是不是學習文言文的好理由,我寫了一篇文章來討論,大約星期天會出現。

    其它部份,如果即將進入對於慣用什麼樣的語詞的爭論、關於行文拖泥帶水的互相挑剔、從誰對誰錯轉移到誰比較機車,我就沒興趣繼續回覆了。

    *1︰http://pyridine.wordpress.com/2008/10/23/%E6%88%91%E6%98%AF%E6%A0%BC%E7%89%A9%E5%AE%B6-2/

  5. 呃…….妳在這裡的發言與在自己部落的言論,其實也只是閒聊數句,我沒要求妳ㄧ定要嚴謹。實在不必抱歉。

    令我納悶的是,為何妳好幾次都要抬pyridine出來壯膽…… 妳是希望他過來我這裡抬槓還是希望我過去?不解。

    原文重現,我問的是:
    「詭異的是,嚴復是錯在不夠新潮呢,還是不夠古典?」

    而妳答的是:

    「well,嚴復當然有錯,不過我不想指責他,我想指責的是那些只讀嚴復不懂演化還敢大喇喇編網路百科的傢伙。」

    這是雞同鴨講吧,嚴復錯在不夠新潮,還是嚴復錯在不夠古典?為何妳要回答嚴復對演化的認識有錯?(還待確認)

    唔 …… 可是我覺得妳ㄧ定會不停回覆的。

    妳是不是很希望我評論pyridine的閒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