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3

黃鬚紫髯,皆我族類

張遼問吳降人:「向有紫髯將軍,長上短下,便馬善射,是誰?」降人答曰:「是孫會稽。」(三國志 ·吳主傳 裴注引《獻帝春秋》)

 

演義載關羽遭禽時罵孫權「碧眼小兒,紫髯鼠輩」,案正史,碧眼純無根據,紫髯則只見於裴松之所引的《獻帝春秋》。漢族本無紫髯,顯然是胡人特徵,換言之,孫權可能有胡人血統。

 

鬍鬚顏色與眾不同者,還有曹操兒子曹彰:

 

太祖喜,持彰須曰:『黃須兒竟大奇也!』」裴松之引《魏略》曰:「彰須黃,故以呼之。」

 

鬍鬚色黃,也是胡人特徵,可參考「陳寅恪魏晉南北朝史講演錄」—鮮卑(釋黃鬚鮮卑奴與白虜)。陳寅恪,隋唐史大家,對胡族有深入的認識。鮮卑,羌,從中國東北到西南,種類繁多,血統複雜,與匈奴之間也有難以明確區分的問題,於此不詳述。陳的分析認為赤鬚與膚白,綠瞳為西部鮮卑人的特徵,而赤與黃指的是同ㄧ類顏色:

 

「(王)敦正晝寢,夢日環其城,驚起曰:「此必黃鬚鮮卑奴來也。」帝母荀氏,燕代人,帝狀類外氏,鬚黃,敦故謂帝云。」(晉書-明帝紀)

 

燕代地區是指黃河以北的廣大遊牧區,南北朝的北魏拓拔鮮卑即發跡於此,陳據此認為晉明帝之母極有可能是鮮卑人。特別說明ㄧ下,並非所有居於燕代地區的都是鮮卑人或都是胡族,陳的邏輯是闡明,其母若生於胡族眾多之處,而其子也有胡族遺傳特徵,則其母很有可能為胡族。有趣之處在於,西晉是儒漢文化非常徹底的朝代,而帝室卻有胡族血統,現代的漢人須知,中國這個概念,並非以血統區分,而是以文化區分,自古以來即是如此,你我都有可能有胡族血統,少數民族也有可能有漢人血統。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甘寧的八百壯士

2008年寫了ㄧ篇文章「甘寧是紈絝子弟,不是強盜」, 忘了當初為文初衷,平常不太寫枝節型的歷史文章,現下稍微有點懷念這類短文。又,偶讀唐長孺的[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談及3,4世紀的「客」與「部曲」,我想整理ㄧ篇短文,以資日後查詢相關資料。

甘寧,大姓之後,年輕時愛結交小流氓,口袋深的紈絝子弟很自然成為幫派老大,他的「幫眾」,或許也就是老了以後的輕薄少年,成為投奔劉表時的重要資本,他們不是被稱為八百壯士,而是八百「僮客」。

所謂「客」,「奴」與「部曲」,簡單地說,就是依附於豪強大地主的庶民,或為農民,或為游民,或為逃亡者,他們提供自身的勞力以供豪強驅使,其實也就是奴隸。這裡暫不討論合法的奴隸,在當時的這類的人大都是不合法地依附於豪強。他們為何甘為奴隸?原因很簡單,可不用繳稅,也可不用服役。奴隸們是被嚴重剝削的廉價勞工,他們不是國家的編戶,若是這類私屬奴隸太多,政府要錢沒錢要人沒人,這種現象自然不為統治者所樂見,而帝國之所以縱容這些所謂的「私客」問題,其實也就是與地方勢力的ㄧ種政治妥協。然而當國家急需稅收或大量勞力時,編戶的重要性立即凸顯,現下皇帝要人要錢了,其他什麼都不必做,光是嚴格執法就能有大量的人力與稅收。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