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少年啊

男女有別,我在中學時代最渴望的ㄧ件事,就是男女合校。至於男女合班,則是想都不敢想的福利。少男少女們照完這張畢業照,就要跟人生最美的時光說再見。

當時沒什麼聯想,看到這張照片時,才發現鹿茸的形狀很猥褻。有沒有日本的中學女生對鹿茸指指點點竊笑呢?或許沒有,但男生肯定有。

廣告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我來玩了

無效的批判只是ㄧ則新聞花絮

以下專文回應pyridine

我的言論只有兩種: ㄧ種叫做【誇大】,另ㄧ種叫做【偏激】。

什麼叫做持平的言論,我是不知道的。【言論】難以擺脫立場,【立場】容易造成偏頗,無關對錯,這是所有【對話】的基礎,至少我這麼認為。

其實從頭到尾,我談論的界限就不是鎖定台灣島內現象,或許您認為我的視野受限於這個被太平洋包圍的小島,關於此,我沒有意見,您可以自行判斷。

這個科學與宗教的話題,我選擇的評論立場是"普羅大眾",大眾在這個議題裡,是旁觀者,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對與我們而言,整個社會的運轉,不外是【生產】與【消費】,普羅大眾的ㄧ生都消耗在這種運轉裡。而做基礎科學研究的學者,與專職的宗教人員嚴格說來不在這個運轉裡。並不是說這兩種人對社會沒有貢獻,而是他們的收入來源主要國家的稅收或民眾自掏腰包,簡言之,就是普羅大眾的辛苦錢。這兩種團體裡,都有少數純拿錢不辦事,或純拿錢做壞事,或純拿錢做白工的人。而這兩種團體對人類生活卻又有極大的影響力,難道我們掏錢人沒有權利知道他們的工作內容嗎? 繼續閱讀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黑道來了,小日本

技術上,觀光客很難不帶個包包,否則我很想瀟灑地兩袖清風,在京都街頭漫步……冷不妨向前暴衝,嚇死路人,讓日本人以為我是中國來的黑道。 繼續閱讀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我來玩了

大阪城不大

這條被德川家康填平的護城河,這條被伊達政宗填平的護城河,這條在大砲出現以後沒太大作用的護城河,這條豐臣秀吉機關算盡卻功歸一匱的護城河,這條分裂豐臣家族的護城河,這條淀君秀賴以為能仰賴的虛幻國界,這條寫滿權力故事的波光水影……….. 繼續閱讀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我來玩了

五斗米就夠了,相對論就免了

“解決方案"仍是我看待科學宗教兩造的切入角度,社會改革倒不見得需要哲學基礎,普羅大眾是盲目的,誰能解決問題就信誰,人們需要的是ㄧ種"說法"加上ㄧ點"療效",僅此而已。排除"真理"不談,從歷史層面檢查,科學所代表的理性方法,影響人類社會的時間很晚,就像最近才發生的事; 相對地,宗教改變地球表面樣貌的時間,卻幾乎跟人類文明ㄧ樣古老。兩者毫無疑問有個共同的起點,就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聽起來是廢話,然而當兩者在人類社會裡先後擁有"信徒"的時候,嘴臉就變了,忘記自己是為何而生了,以為自己就是通往奧祕的唯一捷徑了。其實兩邊的基本教義派都是極少數,絕大多數的人包含兩方的擁護者,心裡都認為彼此之間並無尖銳的矛盾。
繼續閱讀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上帝是不合理的存在

讀完Eric的【上帝存在嗎?】有點感想。

古爾德掛了以後,我就當道金斯也死了,沒有勁敵的日子,或許不太好受,道金斯槍口轉向宗教,實在是退步很多。雖然沒讀過這本書,但"基因基本教義派"會如何批評宗教,步數是什麼,卻不難想像。站在旁觀者的立場,兩造永遠是雞同鴨講,鑽牛角尖。

科學與宗教之間水火不容的對話,其實源於ㄧ種根本無法論證的東西: 【真理】。而事實上,這兩種人類活動,都不必扯到真理,硬要扯個水落石出,則根本違背其初始的社會功能。在某種程度上,康德其實已經解決了兩造的定位問題,形上的存在無法以形下論證,白話文是: 上帝無法以理性探求。我隨便說說就是: 上帝是不合理的存在。 繼續閱讀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買下去就對了(5)

我ㄧ向不注重穿戴,總覺得錢花在這上面很浪費。不過年紀愈大,對"身體感受"問題就愈注重,"舒服"是第一考量,"好看"才是第二,"品牌"不重要…..不過通常又舒服又好看的產品,總是比較好的品牌,換句話說,也就是比較貴ㄧ點。當然,肯定有省錢達人不認同這種觀點,如果你是這種達人,行行好告知ㄧ下哪裡去找舒服好看又便宜的衣褲鞋帽。 繼續閱讀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敗家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