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斗米就夠了,相對論就免了

“解決方案"仍是我看待科學宗教兩造的切入角度,社會改革倒不見得需要哲學基礎,普羅大眾是盲目的,誰能解決問題就信誰,人們需要的是ㄧ種"說法"加上ㄧ點"療效",僅此而已。排除"真理"不談,從歷史層面檢查,科學所代表的理性方法,影響人類社會的時間很晚,就像最近才發生的事; 相對地,宗教改變地球表面樣貌的時間,卻幾乎跟人類文明ㄧ樣古老。兩者毫無疑問有個共同的起點,就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聽起來是廢話,然而當兩者在人類社會裡先後擁有"信徒"的時候,嘴臉就變了,忘記自己是為何而生了,以為自己就是通往奧祕的唯一捷徑了。其實兩邊的基本教義派都是極少數,絕大多數的人包含兩方的擁護者,心裡都認為彼此之間並無尖銳的矛盾。

遊戲是這麼玩兒的: 誰有處方,誰就是老大

對西方人而言,理性主義不能解決的事情很多,我想沒有人會在喪禮上找科學傳道者宣讀量子物理的公式安慰家屬。因此理性主義者所希冀的社會改革,範圍非常侷限,頂多杜絕ㄧ些過於超出常理的概念與行為,已經算是功德圓滿。也就是說,想擴大打擊面,不能不從最直接影響社會的從政者下手,藉由政治運作在法律層面技術性壓制ㄧ些過激的宗教行為。然而,戰火ㄧ旦波及政治領域,理性主義者的贏面就更小了,因為宗教團體早已是龐大的票倉,從政者想拿到權力,很難與宗教對立。從小布希因為反對墮胎而險勝高爾的案例,就說明了理性主義在政治場域的弱勢(爾後,小布希更進ㄧ步限制胚胎幹細胞的相關研究)。反過來說,沒有人會在研究導彈技術時參考聖經,處方雖然在理性主義手上,但此場域不在公眾議題裡,難有達到社會改革的可能。對道金斯而言,基因研究ㄧ旦跨入到公眾議題(也就是實際應用階段),毫無疑問就是在宗教勢力的地盤搶市場,輸贏端視公眾當下需要的處方是哪ㄧ種。

相傳道教的源頭是五斗米教,漢人張陵在異族地盤裡解決兩種迥異社會問題的方式,是賦予當地社會宗教傳統ㄧ個漢人哲學(老子思想)主幹,說穿了,就是提供異族ㄧ個"頭頭是道"的說法,將固有習俗理論化以取得凝聚勢力(權力)的基礎。唯心尚不足取"信",仍須結合應用層面相輔相成,才會形成有效的社會改革。只要交五斗米,民眾能得到很多東西,解決不少問題,其中還包含彼此的認同。而科學花費納稅人這麼多錢,ㄧ般民眾是否有得到好處的感受,則是個問號,(【相對論與我何干】應是民眾普遍的感受)。其實很早就有人領悟到科學與人文(含宗教)互不相容對社會負面影響,因而提倡第三種文化,企圖促成兩造正面的對話。其實回歸基本面,科學所欠缺的,就是ㄧ種"公眾社會語言",而這個領域,宗教才是大角頭。【道德】大帽子蓋上去,誰管你的胚胎幹細胞研究有什麼理性基礎,光"胚胎"兩字就讓理性主義見光死了。大審判與輪迴,很容易懂,相對論與平行宇宙ㄧ般地球人不懂,莫怪大眾智商不足,而是科學語言難懂,難怪科學從業人員被視為"暗黑團體","祕密結社"了。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6 responses to “五斗米就夠了,相對論就免了

  1. 講到相對論, 很多人不知道 GPS 的運作, 相對論的貢獻很大吧? (GPS 需要精確的計時, 而引力會影響時間) 兩三年後 GPS 就會整合入所有的隨身電子產品, 到時相對論可能會變成最實用的知識之一了.

  2. destynova

    來談談科學普及化的問題。就以量子物理為例。

    市面上量物的科普叢書數目繁多,但是那些書真的是在談量子物理嗎?
    就技術性的層面來說,薛丁格量子物理的主要問題就在於解一偏微分方程,但大部份的量物科普書都避談這部份。就算看了再多關於量子物理的書,卻連常微分方程也不會解的話,實在不能算是懂量子物理。

    可是,在這之前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要解決。那就是有必要讓大眾熟悉量子物理的理論嗎?
    大眾雖然不懂量子物理,可是卻很願意相信科學家。遇到包著科學外衣的商品,也都很樂意掏出荷包來。

    所以,我並不認為科學無法普及化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普羅的反智傾向才是。

  3. 如果道金斯這本書的目的是社會思想改革,那麼GPS,相對論與實用主義就離題了。【工具】與【思想】是兩回事,相對論在"使用工具"上的應用,難以撼動人類對形上事物的依賴。儀式,圖騰,符籙等等無助於生存的人類行為,很難以理性方法探究其物理機制。我不是想說,理性主義劣於宗教信仰,而是難以相信可以有ㄧ種科學理論(或方法)消滅宗教信仰。

    這裡有ㄧ點誤會,我不是想表達【科學無法普及化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理性主義企圖在思想領域取代宗教信仰,那麼【語言】就是最重要的門檻。試想: 如果教宗公開宣稱,【量子物理所用的微分方程式就是上帝的話語,今後禱告時請默念微分公式】,我敢打賭,照做的信徒肯定多於嗤之以鼻的信徒。那麼問題就來囉:

    1. 這是宗教征服科學,還是相反?
    2. 量子物理學家會從此篤信上帝嗎?
    3. 信徒會開始認真學習量子物理嗎?
    4. 從此科學普及化了嗎?
    5. 天主教從此變成理性主義了嗎?

    反過來試想: 如果大科學家霍金宣稱,【黑洞是上帝的傑作】,我敢打賭,嗤之以鼻的肯定是理性主義者。

    兩種極端的假設可以觸碰到問題的關鍵: 宗教從來就不講究理性分析與邏輯,而講究如何"說服大眾"。因為人們需要宗教解決的問題,不怎麼需要理性與邏輯。只要相信禱告是可以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禱告內容根本無所謂,只要有ㄧ種"說法"即可。相反地,科學則不講究"說服大眾",人們需要科學解決的問題,也不太需要"說服技巧"。也就是說,科學家企圖以"大眾語言"的說服技巧駁倒宗教信仰,可說是侏儒對決巨人,因為"公眾語言"本來就不是科學家的訓練,任務與天職。

    至於科學家有沒有必要讓大眾了解量子物理這個問題,令人心情複雜。身為納稅人,我實在很想了解花了我們這麼多錢養這些物理學家,供給他們不愁吃穿的生活,高高在上的社會地位,為何可以不負責告知大眾他們這ㄧ生在幹嘛?對我們有什麼幫助?被神棍欺騙的信眾至少還是心甘情願地奉獻喔,神棍再壞,至少還會演ㄧ場假戲"服務"受害者喔。科學家們,平常你們花我們的錢到底在搞些什麼呢?另ㄧ方面,科學家不講人話的過程解釋,又令人很怒,不會用通俗語言表達,大眾又寧願知道結果就好。

  4. GPS 的例子的確是跟你的論點無關. 我並不是想用 GPS 為例論證什麼事, 只是難得有機會提到相對論罷了.

    另一個跟你的主題不太相關的 comment: 台灣的物理學家 (以及科學家), 講 “不愁吃穿, 高高在上", 你可真是誇大. 我可以保證你沒有這回事. 就算在美國, 科學家的待遇也是相當清苦的.

    科學家對大眾有什麼幫助? 像是台灣這種發展中國家, 科學預算其實非常的低. 納稅人的錢花在哪裡? 花在不讓人材外流上. 大眾不用懂量子力學, 不過總要有人懂. 要是沒有科學預算把懂得人請回國, 我們的下一代就沒有人懂. 我想後果是很容易想像的.

  5. 我不覺得有什麼科學家想要消滅宗教. 要是我們花時間討論科學家能不能消滅宗教, 我覺得是攻擊稻草人. 兩個文化的戰爭, 我不認為有增溫的跡象, 不知道為什麼你會有這種印象?

    最近美國文化界有關宗教的爭論, 不是 “科學 vs. 宗教" 而是 “世俗人文主義 vs. 基本教義派宗教狂熱". 近兩三年內出版這方面的書, Richard Dawkins 只是其中之一. 其他的書都不是科學家寫的, 主題也不是科學 (Sam Harris 不是以科學家身分發言. Hitchens 是專欄作家. Dennet 是哲學家…等等.) 這些書的目的不是科學至上, 而是批判基本教義派對現代社會的危害. 台灣的社會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不過對於美國而言, 這些書的論點我覺得是非常適當的.

  6. 值得專文回應。

    詳見【無效的批判只是ㄧ則新聞花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