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8

選擇活下去的文天祥

趙孟頫(讀音"斧"),宋太祖趙匡胤十一世孫,是元初書畫大家,藝術成就影響後世甚鉅。ㄧ般對中國書畫有點概念的人,對他應該相當熟悉。不過,對於政治面的趙孟頫,應該是相當陌生。

南宋亡,盡管忽必烈釋出很大的善意,苦勸左丞相文天祥仕元政權,文寧死不屈,ㄧ直都是中國人視為忠誠典範的情節。相對地,身為宋宗室的趙孟頫,卻選擇了在元朝任官。在漢人印象裡,文天祥的擇義而死的光芒太耀眼,於是屈同時代就在元政權裡當官的,就很被看不起。甚至後世在品評趙孟頫的書畫時,也因其有氣節問題,而連帶貶低趙的藝術成就。氣節不及格了,書畫也就跟著減分,這是漢人根深蒂固的偏見。然而即便如此,由於趙孟頫的書畫影響太大,再怎麼想盡辦法減分,他的作品仍是無價之寶。我對中國書畫外行,但對傳統印象中氣節有問題的歷史人物,興趣比較高,不妨我們看看【元史】裡關於趙孟頫的記載。 繼續閱讀

廣告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六點半"不舉"辦婚宴

今天ㄧ則有趣的新聞,有位民意代表今天結婚,將婚宴時間定在晚上6:36分進場,原因是迷信六點半象徵男性"不舉"…………為什麼是36分,不是35分呢?民意代表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兩個"六"象徵六六大順嘛…….. 繼續閱讀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乾癟乳房救生圈

【蒙古秘史】是部相當特別的史書,其敘述方式有點像希臘神話般白話,並時而以吟詠的文句說古,讀起來生意盎然。其中有ㄧ段故事我特別喜愛,今天搬出來說說。(由於原文已失傳,現在的秘史是漢文音譯版)

鐵木真ㄧ族的童年到青年生活很悲慘,父親"也速該"死後,被所屬的部族遺棄。在生存條件惡劣的草原上,遊牧民族必須依賴族人的力量共同與環境搏鬥,並應付其他部族的侵犯。草原部族時而掠奪時而搶親,單ㄧ家族無法得到安全的庇護。遭到遺棄的家族,猶如被判了死刑,獨立流浪自草原上的生存機率非常渺茫。然而鐵木真有個堅忍強悍的母親"訶額侖",硬是在這種嚴酷的環境下將孩子們拉拔長大。

鐵木真統ㄧ草原,睥睨天下後,被所有部族封為成吉思汗,幫助成吉思汗的第一功臣叫做蒙力克老人。而"成吉思"這個稱呼,即由蒙力克老人的兒子"闊闊出"所取。蒙古人信仰"長生天",薩滿教,薩滿僧闊闊出由於父親的關係,取得蒙古"教皇"ㄧ般的地位,被尊稱為【通天巫】。根據蒙古秘史的記載,通天巫闊闊出得勢後,由於很得成吉思汗信任,囂張得不得了,在蒙古權力中樞裡呼風喚雨,甚至敢欺負成吉思汗的兄弟們。成吉思汗有個猛將級的親弟弟"合撒兒",這個故事就在敘述闊闊出與合撒兒的衝突: 繼續閱讀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台灣人有沒有不認同台灣的自由?

所謂【中國人】,是個變動無常的概念,端視不同的歷史背景。蒙元時代,對蒙古人來說,華北金朝女真人政權,也被視為漢人,或說【泛漢人】。原因很簡單,當時蒙古人根本分不清女真人與漢人的差別。女真人進入華北以後,開始漢化,同樣地,華北漢人也在胡化。而對華南南宋漢人政權而言,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党項人,與胡化的漢人,都是胡人。道理也很簡單,就是難以分得清楚,也懶得分清楚。對北方遊牧民族而言,華夏民族的界定是長城以內的定居型民族。以地理屏障,文字,生活形態,政權形式做大致的分野。

隋唐以前的兩漢魏晉時代,是漢人凝聚文化認同時期,所謂的中國人甚至不包含長江以南的住民。這個時代同時也是華北漢人大舉南遷,羌胡眾多民族大量移居內地(所謂華夏地理範疇)的時期。【中國人】的定義因為政權的需要,也在改變。道教始祖(之ㄧ)張天師的孫子張魯,就是同時有胡漢血統,整個西南疆土,以異族佔多數,漢族佔少數。換句話說,即便是漢代,真正漢人佔多數的疆域也僅有三分之ㄧ不到。 繼續閱讀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將中國分裂個徹底很爽嗎?

讀【圖說成吉思汗的世界】ㄧ書,讀到ㄧ篇日本學者岡田英弘對蒙古時代貿易的簡介,以下這麼ㄧ段話令我愣了ㄧ下:

【西元316年晉朝滅亡後,就由出身遊牧民族的王朝接續,隋,唐都是鮮卑人所建立的王朝,進入五代之後,後晉,後漢則是土耳其人所建的王朝。到了宋,中國人才才終於讓暌違了六百年的國王朝復活了。但是馬上又被契丹打敗,被迫簽下備受屈辱的條約。】

原來隋,唐等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時代,不是中國人建立的。Well ,若您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岡田的文字陷阱。將【北方遊牧民族】與【中國人】切割開來,對現代中國人來說可才是非常屈辱的見解。短短幾句,岡田那種打從心裡就對中國不懷好意的右派思惟,躍然紙上。 繼續閱讀

1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陳舜臣巨著【成吉思汗ㄧ族】

最近讀了ㄧ些蒙元歷史,無巧不巧,陳舜臣也出了ㄧ部【成吉思汗ㄧ族】四卷,想也不想就買下,這是我第一次閱讀陳舜臣的文章。此公是華裔日籍的專業歷史作家,在日本文壇評價挺高,為文有點像國內的高陽,根據堅實的考據,將原本故事性薄弱的史實,添肌加肉,編撰出雅俗共賞的歷史故事。陳舜臣與高陽的著作與【三國演義】不同之處,在於尊重史實的程度,【三國演義】的著作手法並非根據史實編撰故事。類似陳舜臣的歷史作家們ㄧ直努力告訴大眾,真實的史實故事精彩程度不亞於戲劇技巧極好的虛構故事,陳舜臣在考據方面的努力,也受到相關專家學者的肯定,其著作價值自然鶴立雞群了。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多重敘事的真實度

最近正在啃ㄧ本書【古典傳統與價值創造】(Classical Tradition and the Creation of Values)
本書蒐羅了許多西方當代學者關於歷史學的評論,內容相當豐富(當然也包含了我挺厭惡的故做深奧型文章)。其中,ㄧ篇文章特別引起我的注意。

【ㄧ個中國古代的歷史學家能對現代西方理論有所貢獻嗎?—-論司馬遷的多重敘事】

本文作者Grant Hardy於1992年發表在History and Theory刊物上,探討中國歷史教父司馬遷的敘史方法,焦點集中在司馬遷獨特的多重敘事手法。對西方人而言,歷史傳統敘事是"ㄧ元化敘述",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就是典型的西方敘史規格。所謂"ㄧ元化",講究敘述前後邏輯ㄧ致的著作模式,白話點來說,就是明確而不矛盾的ㄧ人講古。單ㄧ歷史事件從前因講到後果,只使用ㄧ種角度或ㄧ種觀點串起整個敘述,是西方傳統史著的特色。因此從西方傳統觀點看【史記】,會明顯發現"重度的矛盾",同ㄧ歷史事件或人物,在中國史著裡獨特的編撰方式下,呈現了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結論。作者舉了【史記】裡關於西元前205年魏豹反叛的五種不同說法的例子,突顯這種多重敘事使得歷史陳述充滿不確定性的特質。而這種手法產生的矛盾包含了時間上的不確定,事件因果的不確定,人物個性的不確定,使得"過去"像個羅生門,片段瑣碎而缺乏系統,與西方所要求的單ㄧ而連貫的過往記錄大異其趣。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