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6

蔡英文別想強迫我「認同」同性戀

v2-a77c669cc67de4f65a3c83ae2f53b234_b.jpg

補充一下:兩個月前我就在大陸網站發表這篇了:

讓同性戀族群受傷的,必然是蔡英文

現在你們同志自己看,蔡英文是不是轉彎了?

——————————————————————————————————–

我不反對同性婚姻,但反對入民法。

同性平權問題在島內擾擾嚷嚷了一段時間,贊成者與反對者皆大量聚眾上街頭抗爭,一時覺得,這是同志島嗎?

有人問我對同性戀的看法,老實說,這群人很少出現在我的生活里,所以無所謂看法,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樣,對同性戀不排斥,但也很難說得上認同。畢竟身為異性戀者,平常不可能體會同性戀在社會上所遭受的歧視,所以這議題本來我是無感的。

但有兩件事讓我突然想噴:

1. 惹人嫌的蔡英文選前承諾「同性婚姻平權」

2.媒體偏袒支持「同性婚姻平權」的一方,聲音太吵。

天生反骨的我,眾人皆曰可殺的,我就反射性懷疑。

那麼就說下。

「文化里的同性戀問題」

在我們中華文化里,一向沒有對同性戀抱持強烈的敵意,至少相對於基督教文明而言,溫和許多。「斷袖之癖」這成語來自西漢哀帝這個同志皇帝,他寵愛董賢,一次兩人相擁而睡,哀帝先醒了,發現董賢的頭壓著他的袖子,為了不驚擾仍在熟睡的愛人,索性將衣袖割斷。這是個浪漫的故事,並不因兩人是同性戀而讓中國人起而圍剿。

而我們自古以來的宗教,佛道兩教向來就是溫和取向,不似西方基督教將同性戀激烈地視為罪惡。事實上,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同性戀也很普遍,多的是同志帝王將相,也未見大家撻伐這個族群。台灣主流的宗教信徒與主流社會的非信徒,對同性戀問題秉承傳統,不否認也不承認,不排斥也不認同。基督教徒則因信仰之故而積極反對同性戀,但在台灣此族群就是5%左右。

這一場意外的戰爭,可說是由選前蔡英文挑起,選後基督徒發難,以致延燒起來。

v2-9f1f229b1bcce4899fc86701ff79972d_b.jpg

「一頭霧水的民眾」

同志在這十幾年來形象並不差,除了美日影視里被美化的同志形象,台灣藝人蔡康永,香港藝人張國榮都有助於民眾親近同志。對於生活里沒有同志親友的人而言,這個族群的真實面事實上並未被瞭解,當然談不上真正同情的理解。

因而做到不排斥不歧視,並不難。

然而,不歧視不排斥是一回事,認同是另一回事。

民眾在這次的波瀾里,先是看到基督徒藝人發難,激昂地表示反對同性戀,然後才上演兩方針鋒相對的攻擊,並且迅速理盲化,公開反對同性婚姻的藝人被輿論圍攻,有些反對者被網民肉搜,並在網上加以批鬥。然後是反同者包圍立院,阻止修法,最後是號稱二十萬挺同者上街頭遊行示威,媒體則明顯站在挺同的一邊,大肆報導各名流挺同言論。

對同志本無惡感的民眾,其實一頭霧水,並沒有真正搞清楚兩方在爭什麼。

直到挺同者強悍要求同性婚姻要入「民法」,批判另立「特別法」是歧視。

本來一頭霧水,不反對同性婚姻的我,就不太爽了。

繼續閱讀

廣告

4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低級搶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