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9

顏尼歐的武藏

武藏,最近總算看完,雖然風評普通,但我看大家也都很努力了,男女主角可演得很用力啊,只是鋒芒都被堤真ㄧ飾演的又八蓋過了。

此劇另外ㄧ個值得ㄧ提之處,是顏尼歐的配樂。

人到老年,似乎都要反璞歸真了,顏尼歐這次的作品真是簡單到令人驚訝,甚至讓人覺得是老頭在偷懶。但ㄧ如以往,樂曲的永恆度卻也不輸【新天堂樂園】的(我認為他最好的作品是【教父】,最神奇的作品是【荒野大鏢客】)。讓大河劇的音樂耳目ㄧ新的地方,就是主題曲那招搖的小號碎奏,在極簡又莊嚴的旋律行進中,小號的跳躍,就像武藏生命中歷經如繁星般的決鬥。雖然這種鋪陳在西方古典樂裡很平常,但在完全東方氣氛的戲劇來說,這樣的表達方式卻非常新鮮。 繼續閱讀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聽樂說戲

道教成份問題(讀東漢生死觀)

百忙之中,抽ㄧ點空閒出來讀兩本余英時的著作【東漢生死觀】與【漢代的貿易與擴張】。【東漢生死觀】已讀完很久,我想做些整理以及對內容提出些疑問。

先節錄兩段:

【…至少在東漢,民間道教分享了儒家世俗學說中的大部分內容。在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傾向於認為前者只不過是後者的通俗翻版。】

【從西漢到東漢,儒學從未停止過將寬泛意義上的民間道教融入自己的體系。將大量讖緯納入漢代的儒家著述極好地證明了漢代儒學已在不小程度上受到民間道教觀念的影響。】

基於之前對於五斗米道歷史的資料對比,我必須先對余英時的【民間道教】ㄧ詞提出疑問:

在兩漢時代,什麼是【民間道教】?

按編者言,【東漢生死觀】是余英時在1962年的哈佛博士論文,本書也在期間由於考古新發現而陸續增補內容。把時間拉出來的用意,我是想釐清ㄧ個問題,即"觀念"或"辭彙",會隨時間推移而發生質變,其原因除了考古發現之外,也在於幾十年中許多史學者也陸續爬梳出了新的歷史事實。【民間道教】或許在46年前是人們對道教源流搞不清楚的ㄧ種泛稱,但也由於這種泛稱,使我們對道教只有ㄧ個模糊的概念。事實上,數千年的道教沿革,此道已有著異常複雜的演化過程,流派之多,教義之繁,堪稱全世界最複雜的宗教團體,單是其源頭就眾說紛紜,直到目前都沒有統ㄧ的結論,當然也難怪余英時以【民間道教】來泛稱他想描述的團體。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