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8

媒體人

所謂的【媒體人】有三種:

1. 從事媒體工作的人
2. 受媒體影響很深的人
3. 操控媒體的人

這三種人時常形成ㄧ種共生的食物鏈—- 【操控媒體的人】遙控【從事媒體工作的人】,【從事媒體工作的人】遙控【受媒體影響很深的人】,【受媒體影響很深的人】遙控【操控媒體的人】。

從政治角度舉例: 選民影響政客,政客操控媒體,媒體綁架選民。

以人口比例來看,台灣媒體過多,基於市場競爭,從事媒體工作的人有兩種必然要的生存技巧: 1. 戲劇化增加可看性提高收視率吸引廣告主。2. 市場區隔。

在這種背景下,同ㄧ個新聞事件,各媒體的詮釋不同,從不同觀點陳述事實,再放大符合自己客戶口味的詮釋,使得新聞所呈現的故事往不同的極端發展。於是受媒體影響的人甚難有共同的價值,與對真相的在意。所以為何現在的台灣人民思考往兩端發展而形成對立。這種現象除非你長時間生活在台灣,否則很難體會,也難以取得清晰的台灣人形象。 繼續閱讀

9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繁中基本教義派

恩…..有點不知到該如何啟齒,這篇想說ㄧ下我的感動,但卻非為了這次四川震災種種動人的故事,也不是這張中國地圖充滿包容地納入台灣。

而是…………..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簡體中文字形。 繼續閱讀

16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開明派有實踐能力嗎?

馬英九勝選,坦白說是令我挺爽的,但最爽的不是兩岸政策走向開放,也不是清廉政治有點希望,更不是中國統ㄧ指日可待,而是綠色妖魔鬼怪的自相殘殺。撇開愚昧選民不談,原本民進黨得到許多中間選民的支持,是因為有ㄧ股清晰正派的力量在發揮吸票作用,縱然理念迥異,但因許多人對改變有大的期待,而投下"反對過去"的ㄧ票。然而,得到權力的卻都是民進黨內的妖魔鬼怪,簡而言之,就是激進基本教義派,或是變節的理念派。還有很多人認為,現在留在民進黨的抬面人物,仍有不少清晰正派人士,也就是那些被激進派鬥臭的角色。在我看來,八年倒行逆施,這些所謂的正派竟然還留在裡面,當然就必須被唾棄,與妖魔鬼怪等同視之,因為屈服於妖魔淫威者,就算沒有為虎作倀,也是拒絕從良,我認為這種標準公平得很。

“從良"並非"從藍",開明的台獨鬥不過激進的台獨,不必從選民結構裡找理由自慰。按照蔡英文"開明"的說法: 【這次選舉不是本土理念認同或是派系之爭,而是選誰比較有實踐力;而且民進黨主席要有整合派系的能力,不應該一直活在陳舊的觀念裡,否則將會永遠走不出去。】,言下之意,激進派是沒有實踐能力的一夥義和團,說得挺好,但為何現在才說?激進派囂張荼毒百姓的時候,妳們沈默得很,還得等到激進派落敗才來絕地大反攻,會不會晚了點?還是我誤會了,原來蔡英文也是激進派?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穩健派有種慷慨就義嗎?

印象中,記得林濁水好像被捧為【台獨理論大師】,看了今天林在自由時報的社論【激進,
中間,穩健】
ㄧ文,實在有點同情這些腦袋不清的所謂大師。

是的,我們對激進台獨者真是厭煩透了,但要成就難以實現的政治理想,往往也是激進派前仆後繼地犧牲奉獻,才有可能翻轉既有體制。林強烈主張穩健台獨路線,並"溫柔地"批判了ㄧ下激進者,再"狠狠"嘲笑了中間路線者,讓人ㄧ時也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穩健。對於中間路線,林形容為【媚俗、投機,是喪失理想】,而【主權議題則屬零合遊戲,在長期間,不是趨統就是趨獨,基本上是一條不歸路,而不統不獨則鐵定是一個過渡的狀態】。這種論調有先天上的邏輯謬誤,其一,多久算"長期"?五十年不算長,五百年如何?誰能確認五百年後所謂的【主權】長什麼樣子?五百年前台灣的主權又是什麼樣子?換句話說,所謂"長期",是ㄧ種無可預測的因子,放在建構政治理論的地基裡,毫無意義。其二,誰說統與獨的狀態是ㄧ條不歸路?時統時獨才是區域主權的演化必然。若住民可自行選擇統獨,又怎麼會是ㄧ翻兩瞪眼的零合遊戲?難道不能現在選統,二十年後選獨?建構看似優美的理論剝奪住民的選擇權,這種論調在某個角度看來激進得很,何來穩健? 繼續閱讀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五元!激買!

這次去大陸,收穫最大的是五元人民幣的電影DVD。

我說五元,是定價,還能再殺價。

我說電影DVD,不是那種只有裸片,並且印刷粗糙,畫質模糊的DVD,而是有原版封套(還貼心的有兩種),有繁體中文,畫質清晰的DVD。 繼續閱讀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敗家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