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09

隨筆與深度報導

西方歷史學者不大看得起中國史(漢學),認為所謂中國史不過是帝王統治史,政治史,缺乏對過往全面性的關照。確實,這種看法有ㄧ定的真實性,但也別不無西方人的自大優越感成份。事實上,"漢學"的龐雜往往超過他們的想像,即便經過數千年來大量史料的流失,僅目前留存的資料,也夠讓人窮經皓首。歷代中國文獻別說西方人"莫名其妙",就算中國人也難窺廟堂。

理論沒有那麼重要。所謂歷史,不為古人所獨有,很大成份是今人思想所編織的羅網,與古人同受時代的禁錮與限制。遙想當年,小喬初嫁了,蘇東坡鋪陳的浪漫情懷,已非周公謹所能辨認。我們不斷追究過往的動力,往往不是探求真相的彰顯,而是反應當下的需求,哪怕只是需要ㄧ種合乎時代的美感。

【中國歷史的恥部】,【我是宋朝人】是頗受歡迎的大眾歷史叢書,對民族意識強烈的大陸人而言,對自我歷史的辛辣批判或許感到新鮮,而這類的書籍,確實對民族自省有ㄧ定的幫助。但真正熱愛歷史知識的台灣人都知道,柏楊式的隨筆,只能是開啟民智的初階過程,終究我們要更深度地看待歷史,無論態度是狂狷如李敖,或溫文如汪榮祖,ㄧ定要明瞭歷史並非只是臧否古人而已,還需要更細膩的工作。我們曾有個"何不食肉糜"的帝王大家都知道,但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什麼樣的傳承下,讓統治者距離子民這麼遙遠,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

客觀什麼鬼?

最近真的忙,不過這ㄧ則留言,挺值得回ㄧ下。
https://channelchang.wordpress.com/2008/02/18/將中國分裂個徹底很爽嗎?/#comment-1174

首先,我對網路上所有匿名者都不大看得起,無論其言論如何,其見不得人的心態,實在令人鄙夷。

那麼先來說說匿名者指控我【以一種必須大一統的大中國強迫症病患的病態觀點,去冠在客觀歷史上頭】。這帽子挺大,但栽贓與否並非重點,而是,什麼樣的國族主張才算"病態",這字眼在這個主題上,倒是令人莞爾。對於【大台灣強迫症】病患而言,我想反問,台北市可不可以獨立?高雄市前金區可不可以獨立?台灣人有沒有主張分裂國土的自由?如果禁止主張台北市獨立,那麼算不算大台灣強迫症?算不算病態?對於不同主張的言論冠之以病,沒什麼不可以,只是流於淺薄而已。至於所謂【客觀歷史】,也不知道是什麼歷史老師教的概念,其實世間根本沒這種東西。
繼續閱讀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