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1

審配與小說情節式的史料

裴松之注三國志,旁徵博引,歷來受稱道,當然裴治史也有自己的價值觀與立場,而我看裴注,則比較喜歡他批判的那ㄧ面。

裴注裡ㄧ再嚴厲批判的史著有二: 樂資【山陽公載記】,以及袁暐【獻帝春秋】。

在論及審配的故事中,裴有段怒髮衝冠的註結:

【樂資山陽公載記及袁暐獻帝春秋並云太祖兵入城,審配戰于門中,既敗,逃于井中,於井獲之。】

臣松之以為配一代之烈士,袁氏之死臣,豈當數窮之日,方逃身于井,此之難信,誠為易了。不知資、暐之徒竟為 何人,未能識別然否,而輕弄翰墨,妄生異端,以行其書。如此之類,正足以誣罔視聽,疑誤後生矣。寔史籍之罪 人,達學之所不取者也。

裴的激憤程度,真可用咬牙切齒來形容,簡言之就是斥責樂資袁暐根本胡說八道胡扯ㄧ通。不過有趣的是,也正在此處可ㄧ窺價值觀在史著裡始終陰魂不散,或許,也是最令人感興趣之處。 繼續閱讀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管窺典略ㄧ事

典略曰:自此紹貢御希慢,私使主薄耿苞密白曰:「赤德衰盡,袁為黃胤,宜順天意。」紹以苞密白事示軍府將吏。議者咸以苞為妖妄宜誅,紹乃殺苞以自解。

簡言之,袁紹對於代漢自立有些心癢,於是找手下自拱,以試探民意(也就是群臣之意,也就是議者)。最後必須殺了倒楣的手下才能自清自己並沒有代漢之意。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鸡蛋海蛎饼與余秋雨的美感程度

陸客來臺北必遊的景點士林夜市,有攤商將蚵仔煎這個台味金字招牌改成【鸡蛋海蛎饼】,這新聞想必大家都不陌生,無論藍綠的選民也應該都覺得可笑。只是這不是ㄧ個政治問題,也不是社會問題,也不是商業問題,而是擺明ㄧ個活生生的文化問題。

台灣人對自己文化毫無信心,也挺無知。

有本書【中華文化】,內容是余秋雨與台大,北大學生聊關於中華文化的對話錄,其中提到繁簡中文問題,余認為將簡體中文改回繁體是很愚蠢的事。理由是: 中文字ㄧ直在變,這是常態,哪有走回頭路的理由?而且就算是胡適也很讚賞現行的簡體中文。

余秋雨絕不算無知,但對簡體中文未免太有自信。

文化這回事,不見得是優勝劣敗,有些比較精緻傑出的文化反而被較劣質的文化所取代,這現象在人類文明史裡層出不窮,也告訴我們文明並非肯定進步,有時也會退步,久了,也就約定俗成,成了傳統文化。上面這兩件事的共同點,就是反映這種現象。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