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5

反正我就是這種人—-再談「百元之戀」

讀這一篇前,請先閱讀第一篇

「再見,洛基再見,百元之戀」

  1436296439-3601808457_n

現在流行沒有反派的清淡故事,然而,反派也不見得就會將故事變得濃烈,只要將反派的位置放在故事核心之外,那麼他將會為故事提味,讓清淡不無聊,也充滿象徵意義。

「百元之戀」有兩個重要的角色,使得整個故事變得完整:性侵ㄧ子的同事,卑鄙大叔,以及街友大嬸。故事的核心是談放棄人生的失敗者,大叔與大嬸便是活樣板,一子若不改變生命態度,最後的結局就是這兩種敗者典型。

卑鄙大叔喋喋不休,囉唆的盡是負面話題,身處大叔周圍,所有人都會選擇性失聰,耳朵關起來,即使是同為人生放棄者的ㄧ子,也都漠視大叔的存在。像這樣ㄧ個人人嫌惡的大叔,為俗世所遺棄,而他自己也心知肚明,不是好人,也不是壞人,在芸芸眾生裏,他只是一個不存在的人。卑鄙大叔適應這種狀態的方式,就是講個不停,講個不停,講個不停,使勁想引起他人的注意,不如此,則無法維繫他與人類社會的關聯。他與眾多的失敗者ㄧ樣,放棄了人生,卻又沒有勇氣與嫌惡他的社會ㄧ刀兩斷,他們只能尋找更弱勢的失敗者,緊抓這稻草不放,懸掛在人類社會邊緣。

反正我就是這種人。

大叔以此為中心思想,掩護他ㄧ切的卑鄙行為。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聽樂說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