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寧是紈褲子弟,不是強盜

人皆稱甘寧是盜匪出身,可是我怎麼查都查不到這個結論,或許是因為ㄧ般人將地方豪強與盜匪劃上等號之故,其實是有差別的,而且差別很大。

【甘寧字興霸,巴郡臨江人也.少有氣力,好游俠,招合輕薄少年,為之渠帥;眾聚相隨,挾持弓弩,負毦帶鈴,民聞鈴聲,即知是寧.人與相逢,及屬城長吏,接待隆厚者乃與交歡;不爾,即放所將奪其資貨,於長吏界中有所賊害,作其發負,至二十餘年.止不攻劫,頗讀諸子,乃往依劉表,因居南陽,不見進用,後轉托黃祖,祖又以凡人畜之.】(三國志/吳書/卷五十五 吳書十/甘寧)

從陳壽的敘述來看,甘寧實在很像不務正業的土匪,以力逼人,以眾欺吏。然而,有流氓行徑就稱為盜賊,則不盡正確。所謂盜賊,是社會底層階級,或為不堪剝削的農民,或為生意失敗走投無路的商賈等等社會邊緣人。但甘寧卻不是這種階級,而是臨江縣內的大族甘氏。

臨江縣是巴郡重要的產鹽縣份,甚至有人論證所謂"臨江"就是"鹽江"的意思,因古人稱"鹽"為"臨"。【有鹽官,在監塗二溪,一郡所仰。其豪門亦家有鹽井。】(華陽國志),豪門通常都是縣內大姓,以幾近壟斷的方式把持地方特產對內對外的【生產,運輸,銷售】。這也是為什麼地方大姓能形成與官府抗衡的勢力,甚至地方官吏很多其實就是被酬庸的大姓,而甘寧其實也做過地方官:

【吳書曰:寧本南陽人,其先客於巴郡.寧為吏舉計掾,補蜀郡丞,頃之,棄官歸家.】

“計掾"屬於郡屬吏,其執掌簡而言之,就是統計上繳的稅收,類似現在的"主計官"。而補"郡丞"缺,則是郡屬吏更高ㄧ階的"郡佐官"。甘寧既然能被察舉為地方官吏,自然不會是社會底層階級,而地方望族有官不作到處耍流氓,甘寧比較像紈褲子弟,而非盜匪。且就算不做官,甘寧過得還是極優渥的生活:

【吳書曰:寧輕俠殺人,藏舍亡命,聞於郡中.其出入,步則陳車騎,水則連輕舟,侍從被文繡,所如光道路,住止常以繒錦維舟,去或割棄,以示奢也.】

無論用什麼時代的眼光來看,甘寧這種到處作惡的貴族子弟,是比盜匪還令人不齒的社會敗類。而且作惡鄉里長達二十年,可說是令人髮指了。至於甘寧是否劫富濟貧,則不可考。同樣為臨江縣大族(嚴、甘、文、楊、杜)的嚴顏,則是官至巴郡太守,看來是做了ㄧ輩子的地方官。

甘寧為禍郡縣二十年後,想來應是年紀大了,玩膩了,竟然"頗讀諸子"求起學問來,浪子回頭的第一步,就是遠走他鄉打拼。找劉表時又可見甘寧的貴族氣派: 【吳書曰:寧將僮客八百人就劉表.】。請注意,是八百僮客,不是嘍嘍,也不是兄弟,也不是爪牙,也不是換帖,也不是賊夥。

然而在離開巴蜀前,甘寧可是劉璋部將:

【英雄記曰:焉死,子璋代為刺史.會長安拜潁川扈瑁為刺史,入漢中.荊州別駕劉闔,璋將沈彌﹑婁發﹑甘寧反,擊璋不勝,走入荊州.璋使趙韙進攻荊州,屯朐忍.】

甘寧反叛劉璋時,大約是劉焉死,趙韙與其他州中大姓擁立劉璋時的興平元年(公元194年),盜賊的官方經歷實在不可能這麼豐富。投奔劉表卻不受重用,甘寧看來沈潛了幾年,歸吳時竟然已可論述ㄧ番不遜於隆中對的戰略方針:

【今漢祚日微,曹操彌憍,終為篡盜.南荊之地.山陵形便,江川流通,誠是國之西勢也.寧已觀劉表,慮既不遠,兒子又劣,非能承業傳基者也.至尊當早規之,不可後操.圖之之計,宜先取黃祖.祖今年老,昏耄已甚,財穀並乏,左右欺弄,務於貨利,侵求吏士,吏士心怨,舟船戰具,頓廢不脩,怠於耕農,軍無法伍.至尊今往,其破可必.一破祖軍,鼓行而西,西據楚關,大勢彌廣,即可漸規巴蜀.」】

甘寧在巴作惡二十年,可以受舉為官,可以聚眾欺吏,可以輕俠殺人,還能變成正規將領,可見益州地方豪強的勢力多麼根深蒂固。即便像劉焉這等強勢的州牧,都要依賴多方勢力才能勉強壓制豪右,則劉璋竟能統治益州二十年,其權力結構令人玩味。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One response to “甘寧是紈褲子弟,不是強盜

  1. DarkMessiah

    講的是甘寧

    貼張姜維做什麼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