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羲的權勢測量

龐羲是劉璋時代益州的ㄧ大勢力,恩怨情仇,兩人的關係時好時壞。到劉璋統治末期,甚至要借用虎狼軍閥劉備的力量制衡龐羲,可見其對益州政權動見觀瞻的影響力。龐羲是河南人,因保全劉焉孫子們入蜀而受到劉焉父子重用。張魯從益州割據自立以後,龐羲成了劉璋政權抵禦漢中張魯的首席大將,歷巴郡,巴西郡太守。從張魯自立到劉備入蜀,其中大約十年,龐羲是三巴地區最大勢力。【英雄記曰:龐羲與璋有舊,又免璋諸子於難,故璋厚德羲,以羲為巴西太守,遂專權勢.】,ㄧ個巴西郡太守,到底龐羲的權勢有多大,讓劉璋這麼忌憚?

一 . 從郡守的任命與執掌角度來看:

秦漢時代的地方區域劃分為郡縣制,郡守與縣令皆由中央任命,原則上以非本籍人士擔任,以確保中央有效掌控地方。而官吏的選拔方式,為察舉制,簡而言之,就是由地方主官以ㄧ定的標準挑選並推薦給中央審核。察舉制度以"推薦人連坐"的設計,作為確保人才品質的安全拴,也就是"你推薦的人出事,你也逃不了制裁"的意思。但即便如此,察舉制在兩漢時代仍有許多弊端。除了ㄧ級官員由中央任命,地方主官則有權"自闢僚屬",幕僚與行政官吏可自行任命。總而言之,地方被授與相當的權力,無論所謂的"地方"指得是"州","郡","縣"或是"鄉里",都依循這個授權原則管理所屬地區。從中央集權觀點來看,地方官吏與區域政治難以避免與當地望族,豪門,這類庶民之上,官員之下的特殊階級牽扯不清,而有地方自重自立的隱憂。甘寧身為地方大族,輕俠殺人騷亂吏治可長達二十年,可見豪右勢力與地方政府的依存關係。

龐羲在巴西太守任內,非常用心經營自己的勢力: 【(鄧)芝聞巴西太守龐羲好士,往依焉.】,鄧芝是荊州義陽人,或許就是所謂在益州的東州人,東州人是劉焉父子利用來制衡本土勢力的重要力量,能吸引非本土人士的投靠,可見龐羲對東州族群也有所經營。再者: 【巴西太守龐羲以天下擾亂,郡宜有武衛,頗招合部曲.】,部曲在當時就是指"家兵",可說是私人部隊。劉焉入蜀時,益州民變四起,州從事賈龍就是率領家兵平變,迎接劉焉順利上任。日後賈龍叛州牧劉焉,也是用這批部曲,可見部曲的獨立性與寡佔性足以撼動地方各級政府。ㄧ個既"好士養客"又"廣招家兵"的太守,當然要引起州政府的猜疑。在劉璋還沒有任何具體軍事行動時,龐羲已感到成都方面正在醞釀對他的敵意,於是起意擁兵自守隨時準備獨立,對所屬縣治發出索兵令。其中,龐羲對於郡內以勇猛聞名天下的異族賨人部隊最有興趣,而對漢昌縣令程畿要板楯神兵。

郡守龐羲與縣令程畿的交手,是當時益州郡縣在吏治與兵權上的重要參考:

【有讒於璋,說羲欲叛者,璋陰疑之.羲聞,甚懼,將謀自守,遣(程)畿子(程)郁宣旨,索兵自助.畿報曰:「郡合部曲,本不為叛,雖有交搆,要在盡誠;若必以懼,遂懷異志,非畿之所聞.」并敕郁曰:「我受州恩,當為州牧盡節.汝為郡吏,當為太守效力,不得以吾故有異志也.」羲使人告畿曰:「爾子在郡,不從太守,家將及禍!」畿曰:「昔樂羊為將,飲子之羹,非父子無恩,大義然也.今雖復羹子,吾必飲之.」羲知畿必不為己,厚陳謝於璋以致無咎.璋聞之,遷畿江陽太守.】

以上精彩無比的對峙,可窺當時益州權力結構實況:

1. 縣令由州牧或郡守推薦,再由中央任命,同為朝廷命官,調動部隊有ㄧ定的規矩,因此沒有劉璋的軍事調動令,郡守龐羲不能非法調動屬縣部隊對抗上級政府。而程畿可能是州牧的推薦而非郡守推薦為官,效忠對象法理上是以天子為第一順位,在實際上卻以州牧為先。

2. 郡吏由郡守自闢,所以程郁效忠的對象必須以郡守為第一順位。由於地方主官有權自闢僚屬,因此州吏,郡吏,縣吏皆以直屬長官為效忠對象。

龐羲以要脅的方式也無法逼迫程畿就範,只好向劉璋輸誠。然而,單單漢昌令不買帳,不能斷定龐羲的實力很差。

二. 從巴西郡的角度來看:

巴蜀地區郡縣行政區在劉璋,劉備兩人治下,歷經多次劃分重組。公元195年,當時權傾ㄧ時的征東中郎將趙韙建議劉璋重劃巴域為二: 【獻帝初平六年,征東中郎將安漢趙穎(韙)建議分巴為二郡。穎(韙)欲得巴舊名,故白益州牧劉璋,以墊江以上為巴郡,江南(應是河南)龐羲為太守,治安漢。璋更以江州至臨江為永寧郡,朐忍至魚復為固陵郡,巴遂分矣。】(華陽國志),這個"征東"之名,來自於劉璋授權他討伐劉表。趙韙是在地的安漢縣人,這次建議重劃行政區域,使得他的故鄉成了巴郡政府,劉璋任命他的親家龐羲擔任太守,而趙韙與龐羲是否利益上的結盟則不得而知。之後,東州人與本地人發生衝突,或許趙韙認為是劉璋故意放任東州勢力制衡他,因而聯合州中大姓大規模軍事政變。由於趙韙是巴蜀本土代表性勢力,這次衝突迅速擴大,從巴中延燒至蜀郡﹑廣漢﹑犍為,直逼首府成都。

【英雄記曰:先是,南陽﹑三輔人流入益州數萬家,收以為兵,名曰東州兵.璋性寬柔,無威略,東州人侵暴舊民,璋不能禁,政令多闕,益州頗怨.趙韙素得人心,璋委任之.韙因民怨謀叛,乃厚賂荊州請和,陰結州中大姓,與俱起兵,還擊璋.蜀郡﹑廣漢﹑犍為皆應韙.璋馳入成都城守,東州人畏韙,咸同心并力助璋,皆殊死戰,遂破反者,進攻韙於江州.韙將龐樂﹑李異反殺韙軍,斬韙.】

而與劉表對峙中的趙韙,竟可"厚賂荊州請和",可見他在巴中的財勢。劉璋憑峙東州勢力強力反擊,史冊未載此時巴郡太守龐羲的立場,但趙韙遭到內部叛變兵敗遭斬後,龐羲ㄧ點事兒都沒有,顯然他是挺州牧派的,繼續穩做巴郡太守。公元201年(建安六年),也就是張魯判璋自立的第二年,行政區域再度重劃成為"三巴",龐羲被授與對抗漢中張魯的重責大任,為巴西太守:

【建安六年,魚復蹇胤白(劉)璋,爭巴名。璋乃改永寧為巴郡,以固陵為巴東,改羲為巴西太守。是為三巴。於是涪陵謝本白璋,求(以)丹興、漢髮二縣,以涪陵為郡。璋初以為巴東屬國。後遂為涪陵郡。】

巴東郡(含屬國),巴西郡與巴郡稱為"三巴",皆有產鹽大縣,豪門巨賈的本地大姓勢力龐大。經過"趙韙"之變,劉璋在東州勢力與本土勢力之間,想必再做了ㄧ次磨合,這次重劃行政區域,縮小巴中郡域,可能對縣中大姓有貿易上的好處,或許也利於有效管理土豪,異族與東州人,降低不同族群所衍生社會問題。巴西郡內,根據【華陽國志】的形容,人才頗多: 【其人,自先漢以來,傀偉俶儻,冠冕三巴。】,提供絕佳的條件讓龐羲養士,除了優異的本地人士,東州士人也不少群居於此,鄧芝就是個例子。另外,號稱板盾神兵的賨人也主要生活在此,張魯有能力盤據漢中,也是因為吸收了大量賨人之故。龐羲"頗招合部曲",自然少不了郡內各色悍勇的異族。

劉備入蜀前,外地人龐羲在巴生根至少十五年,雖然沒有本地人趙韙的號召力,卻也儼然ㄧ方之霸,使成都政權忌憚。縱然龐羲與劉璋是姻親,但維繫關係的力量恐怕極為薄弱,ㄧ旦曹操征服漢中,龐羲不會是誓死抵抗的角色。張松對龐羲的看法其實沒錯,事後也得到印證,只是龐羲投降的對象不是曹操,而是劉備。這麼夠份量的角色,史冊卻無留下他投降劉備的具體記錄,實屬奇怪,因而我才懷疑劉備在葭萌"厚樹恩德"時,早就"欲有外意"(張松的指控)的龐羲,欣然接受了劉備溫柔的收買。

註: 劉備定蜀時,龐羲為【左將軍司馬】(左將軍就是劉備)。劉備自稱漢中王時,龐羲為【營司馬】,然後就人間蒸發,史冊不載了。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One response to “龐羲的權勢測量

  1. bigfool

    回不會在諸葛亮的嚴刑峻法之下,就漸漸的衰微下去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