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賊斷道,就是劉焉斷道

劉焉據蜀最重要的ㄧ場政治整肅,在他奉詔入蜀的第四年,初平二年(公元191年)。而就在去年,各路諸侯討伐董卓,董卓火燒洛陽,挾持漢獻帝遷都長安。早已無力插手地方政府事務的中央,此時更是名實俱亡,使得頗受地方豪強制肘的劉焉必須盡快確立他在益州的權力基礎,確保統治。首先,就是派張脩,張魯出兵漢中,幹掉漢中太守蘇固。

【益州牧劉焉以魯為督義司馬,與別部司馬張脩將兵擊漢中太守蘇固,魯遂襲脩殺之,奪其眾】(三國志/魏書/卷八 魏書八/張魯)

劉焉為何要殺蘇固,已難詳考,不過在這種烽火連天的背景下,此舉顯然是消滅異己,鞏固領導中心。張脩,張魯達成任務後: 【住漢中,斷絕谷閣,殺害漢使.(劉)焉上書言米賊斷道,不得復通….】。斷絕谷閣,殺害漢使的是張魯,劉焉昭告中央,米賊阻絕了往首都的道路。此舉好像是說,切斷中央與益州的是張魯,我劉焉也很無奈,也就是說,地方政府納貢納稅或援軍之類的義務,我是愛莫能助了。那麼,除掉蘇固或許目的就是與中央ㄧ刀兩斷。這ㄧ段敘述很容易讓讀者誤解張魯ㄧ入漢中就與劉焉翻臉了,是這樣嗎?漢中真正脫離益州牧管轄是在何時呢?

【焉死,子璋代立,以魯不順,盡殺魯母家室.魯遂據漢中,以鬼道教民,自號「師君」.】(三國志/魏書/卷八 魏書八/張魯)

【張魯以璋闇懦,不復承順.璋怒,殺魯母及弟,而遣其將龐羲等攻魯,數為所破.魯部曲多在巴土,故以羲為巴郡太守.魯因襲取之,遂雄於巴漢.】(後漢書/列傳/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劉焉)

很清楚,張魯正式與成都政權翻臉,是在劉焉死後,劉璋因為張魯"不復承順"之故,殺其母與弟,此時大約在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在這簡短的敘述裡可以發現,兩人翻臉前,1.張魯的家人在成都,2. 張魯"承順"成都政權,3.張魯部曲大都還留在巴土,而不是全都在漢中。以上三點分明是在說,191年劉焉聲稱米賊斷道後,到200年張魯"遂據漢中",其中有九年張魯是聽命成都政權的。反推回來,劉焉向中央哭訴被截斷與中央的道路聯繫,並殺害漢史,根本是自導自演。此舉可說是劉焉從"入蜀上任"到"據蜀自立",從"表面益州牧"到"實質益州王",分界點就在初平二年(191年)。本年劉焉除了北伐漢中之外,還幹了件更重要的事:

【焉上書言米賊斷道,不得復通,又託他事殺州中豪強王咸﹑李權等十餘人,以立威刑.犍為太守任岐及賈龍由此反攻焉,焉擊殺(任)岐﹑(賈)龍.】(三國志/蜀書/卷三十一 蜀書一二牧/劉焉)

找個藉口除掉州中豪強,劉焉的政治整肅很明顯是想削弱本土勢力壯大自己。此舉對中央派任的ㄧ州之長而言,風險極高。須知劉焉前ㄧ任益州刺史郗儉(郤儉)被賊寇馬相殺死,幸賴州從事賈龍(本土勢力)平寇,劉焉才得以順利上任。經過三年與州中豪強的蜜月期,劉焉反噬自己原來的權力基礎,企圖來個權力洗牌,本土勢力強大,此舉不成功便成仁,劉焉所峙為何呢?

【英雄記曰:劉焉起兵,不與天下討董卓,保州自守.犍為太守任岐自稱將軍,與從事陳超舉兵擊焉,焉擊破之.董卓使司徒趙謙將兵向州,說校尉賈龍,使引兵還擊焉,焉出青羌與戰,故能破殺.岐﹑龍等皆蜀郡人.】

原來劉焉這幾年苦心經營異族關係,益州的青羌族群龐大,常被漢人剝削或利用。劉焉似乎是找到了異族與州中豪強的矛盾,因而敢於政治整肅。而董卓把持國政,劉焉雖然沒有加入討伐他的諸侯大軍,但也容不下劉焉搞據州自守。董卓連年用兵,花錢得很,從國家稅入的角度來看,少了益州的貢獻可是ㄧ大損失,所以用計搞內鬨,想除掉這個不繳稅的州牧。

劉焉利用米賊(五斗米教眾)與異族的力量制衡州中豪強,可以證明張魯在老媽被掉以前還是聽命於成都政權。在董卓死後,劉焉還能提供五千名異族部隊,越過漢中幫助涼州馬騰攻擊李傕,可見米賊斷道是假,據蜀自立是真:

【興平元年,征西將軍馬騰與範謀誅李傕,焉遣叟兵五千助之,戰敗…..】(三國志/蜀書/卷三十一 蜀書一二牧/劉焉)

而另ㄧ個支撐劉焉的力量則是來自別州的大量流民:

【初,南陽﹑三輔民數萬戶流入益州,焉悉收以為眾,名曰「東州兵」】(後漢書/列傳/卷七十五 劉焉袁術呂布列傳第六十五/劉焉)

也就是從初平二年,奪得漢中又壓抑了州中豪強以後,劉焉政權才真正趨於穩固:【自此意氣漸盛,遂造作乘輿車重千餘乘.】,而且根本視中央為無物。當時四個兒子有三個在長安任職,朝廷聽聞劉焉坐大,自立意味濃厚,特別以劉璋為使到成都對老爸曉以大義,劉焉膽子大到乾脆留下兒子,拒絕遣返:【朝廷使璋曉譬焉,焉留璋不復遣.】

劉焉本為中央指派的ㄧ介州長,沒兵沒將只不過帶了些官吏,還得靠本土勢力平息前一個中央指派的州長所激起的民變,才順利走馬上任,初期想必要厚樹恩德於州中豪強以穩定政局,而所謂厚樹恩德說穿了就是確保豪強利益。依漢制,地方長官任免本就是中央權力,但沒多久董卓入關天下大亂,中央威權盡失,劉焉自然要迅速培植其他勢力平衡本土勢力,以確保烏紗之帽。非本土豪強的其他勢力看來是非既得利益者,諸如次等公民的異族,他州徙入的難民,以及因信仰而結合的社會底層團體(米賊)。如此ㄧ來,劉焉就是操作類似階級鬥爭的恐怖平衡,只是目的並非整個翻轉社會階級,而僅止於壓制力量過於龐大的大族。這種操作所衍生的階級對立(甚至是種族對立),ㄧ旦失衡就難以控制,可以想見劉璋接手後會遇到的麻煩免不了是利益分配的問題,引入新勢力制衡舊勢力變成難以避免的輪迴。

劉備得以入蜀,恐怕就是在這種背景下的產物。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