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不妨疑古

本區主要為長篇故事需要,做些歷史考證的功課

聊復爾耳 – 字眼,史實與吳下阿蒙

讀史之要,必先瞭解作者之背景,創作之意圖,著作之目的與方法。沒做過這等功課,即便窮經皓首,最終也只能是誤讀,又誤讀,在三誤讀。於此不能詳論,僅一例說明珠璣之所在。

建安末期,吳國戰略為何從「抗曹」,轉變至「擊劉」?

此題細究甚為複雜,然而也可一句概括:

抗曹徒勞無功耳。

誰是讓孫權轉變戰略的關鍵人物?

1. 劉備 2.呂蒙

劉備詐騙在先,呂蒙順勢倒戈在後。(倒盟國的戈)

劉備取蜀在此不談,僅關心呂蒙之心態即可。

全據長江的戰略,是吳下阿蒙讀了書以後才領悟的道理嗎? 

我認為不是。

呂蒙讀了書,仍是武人一名,其心思視野或加深或拔高,他的主要人生經驗還是來自於戰場,因而他始終並未具備魯肅的氣量與遠見。呂蒙的戰略總不脫武人之見,即是明證。文人懂得吃虧有時是佔便宜,以戰功為人生進階的武人,很難說服他明明可不用讓步,卻必須吃虧的道理。換言之,書中知識與現實經驗的背離感一旦出現,武人會毫不猶豫相信經驗。

抗曹徒勞無功,加劇了呂蒙對盟蜀的不滿,而此心態,普遍也發生在青壯年的吳國將領身上,因而同盟派的支柱魯肅一死,呂蒙便趁機倡議改變北伐戰略,兵峰向西。

魯肅死,孫權必須找接班人,接班者維持舊政策已無法解決他對劉備的恨意,因而在此關鍵時刻,呂蒙襲荊之計才會那麼醒腦。

然而,魯肅的舊政策有它的道理,當時孫權才會接納,魯肅死後,呂蒙雖然拿出周瑜的初始概念加以改造,要吳國整個轉向走回頭路,絕非易事。重點在於,是什麼讓孫權接納了呂蒙之計?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歷史隨筆, 不妨疑古

趙雲為何投靠公孫瓚?

5377562f7c2ae

趙雲的故鄉常山屬河北的冀州,屬先秦時代趙國故地,為漢帝國與烏桓,鮮卑,匈奴接壤的北境。匈奴式微後,舊地大多由鮮卑接收,與烏桓盤踞於幽,冀兩州北面,並於漢末的亂局裡騷擾邊境,趙雲的家鄉常山,便位於漢胡交錯之地。河北的胡,漢之間時和時戰,有貿易的往來,也有武力衝突,因而關係錯綜複雜,彼此間的友好與仇視,隨時而變化,隨地而不同。

自黃巾民變開始,陷入戰火的河北人有幾種選擇,其一,是入山為寇,其二,是歸附胡族,其三,是在河北軍閥中擇一效忠。大部份赤貧的庶民,只有成為盜匪一途,而經濟能力較為寬裕,或知識水平較高者,較易為胡族或漢族軍閥接納。年輕的趙雲當時擔任公職,他選擇了第三項,帶領一批吏民投靠幽州的軍閥公孫瓚,於此時結識劉備,並深受器重。

公孫瓚在漢末三國史裡可謂臭名昭著,劉備早年投靠他,一是因為同為河北幽州人,二是兩人均為盧植的門徒,有同窗之誼。但冀州人趙雲為何要投靠幽州的公孫瓚,而非袁紹,或是幽州刺史劉虞呢?

(趙)雲身長八尺,姿顏雄偉,為本郡所舉,將義從吏兵詣公孫瓚。時袁紹稱冀州牧,瓚深憂州人之從紹也,善雲來附,嘲雲曰:「聞貴州人皆願袁氏,君何獨迴心,迷而能反乎?」雲荅曰:「天下訩訩,未知孰是,民有倒縣之厄,鄙州論議,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遂與瓚征討。(三國志-蜀書 趙雲傳 裴注引雲別傳)

根據趙雲自己的說法,州中議論,應依附施行仁政的政府,而非效忠哪個地方勢力,換言之,是選政策而不選人。什麼政策令趙雲與其同僚願意投靠公孫瓚呢?

繼續閱讀

16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虞翻的斷頭卦

䷻ —> ䷒

 

虞翻是史上赫赫有名的易學專家,他為孫權做的易占在正史裡原文如下:

關羽旣敗,權使翻筮之,得兌下坎上,節,五爻變之臨,翻曰:「不出二日,必當斷頭。」果如翻言。(三國志-吳書.虞翻傳)

一般不懂易之人,對於「兌下坎上,節,五爻變之,臨」這種敘述肯定無法理解,然而陳壽將之敘述出來,說明漢晉的知識份子,對於易學至少具有入門知識。須知易學為儒學五經之首,當時的知識份子普遍懂一點易,這是漢儒必須具備的基本常識。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是一般中國人都會背的口訣。兩儀便是陰與陽,四象在易經裡是指太陽,太陰,少陽,少陰。八卦則是乾,坤,震,離,巽,坎,艮,兌。另外,每一卦都有其對應的自然現象:

乾(天),坤(地),震(雷),離(火),巽(風),坎(水),艮(山),兌(澤)。

八卦的對應符號稱為卦象,分別為:

☰ 乾,☷坤,☳震,☲離,☴巽,☵坎,☶艮,☱兌。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忌馬超

01-29-49-54

由於關羽的形象隨時代演進而超凡入聖,干擾了我們對關羽真實性格的認知,即便是信史「三國志」言之鑿鑿的事,總會有論者想辦法將關羽往關聖的位置挪移。

南懷瑾曾對時論關羽「徐州依曹之玷,計較馬超之忌,拒絕孫吳之執,以及荊州之失」這些人格上的缺點,ㄧㄧ說明自己的看法,為關羽緩頰。其餘不論,關於「忌馬超」一事,南懷瑾的解釋挺為新穎,原文摘錄於下:

壽傳又曰:聞馬超來降,舊非故人,羽書與諸葛亮,問超人才,可誰比類?亮知羽護前。乃答之曰:「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傑,黔、彭之徒,當與益德並趨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也。」羽美須髯,故亮謂之髯。羽省書大悅,以示賓客。

後之論者,據傳所謂「亮知羽護前」一語,謂公有忌才之嫌。復以「省書大悅,以示賓客」,量其器度之不廣。殊不知公與劉先主,崛起草莽,世途之辛苦艱難,人情誠偽莫測,備嘗備知。方其獨當一面,威負重鎮,乍聞西陲降將,而又非創業故舊,衡之國策,豈可不有此一問,以定全面戰略之機,何忌之有?至於傳稱「亮知羽護前」者,蓋謂諸葛亮深知公情重故舊,嫌疑新降之意,故以老友輕鬆遊戲之筆,以釋其疑。書稱「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也」。足以見諸葛孔明與公情誼之親切,故出之於戲言之句,因之而有公之「省書大悅,以示賓客」之舉。實非器局狹小之態,洵為君臣朋友相得無間之情事。倘徒依文解義,不究其微言之妙,則其誣也,固亦當然矣!  (武聖關壯繆遺跡圖志。序 )

大意是說,關羽寫信向諸葛亮詢問「馬超這人如何」,並非忌才,而是以劉備集團元勳的立場,關心馬超這降將可不可靠?能力如何?用以作為全面戰略上的參考。而另外,諸葛亮的回覆也不是拍關羽馬屁,而是以好友的立場,以戲言向關羽釋疑。至於關羽看了回信大悅,也不是因為諸葛亮吹捧他,而是被好友的戲言所逗樂。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沉白馬

沉白馬

Fluid-cinnamon-cooney-painting-horse-underwater-swimming

關於曹仁沉白馬堅守樊城之事,初讀此節腦裡不禁浮現白馬在水中奔馳的浪漫畫面,然後才納悶為何要沉白馬?為什麼不能沈黑馬?為什麼只沈馬不沈別的動物?

演義裡並無沉白馬的情節,取而代之的是曹仁感激滿寵的建言後「騎白馬上城」。

滿寵諫曰:「不可。山水驟至,豈能長存?不旬日即當自退。關公雖未攻城,已遣別將往郟下……..願將軍固守此城,以為保障。」仁拱手稱謝曰:「非伯寧之教,幾誤大事。」乃騎白馬上城,聚眾將發誓曰:「吾受魏王命,保守此城;但有言棄城而走者斬!」(三國演義-七十四回)

羅貫中將沈白馬轉換為騎白馬,也就直接省略了一段精彩的情節。事實上知道為什麼沉白馬者似乎甚少,有一種解釋比較常見,即「沉白馬盟誓是古代最嚴肅的見證」。如此這般,也就一筆帶過了這段重要情節。按照演義的說法,有人建議曹仁棄城遁逃,滿寵反對,曹仁認為滿寵之諫有理,當即決定死守,並騎上自己的白馬上城,並下令諸將誓死守城。

繼續閱讀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什麼鬼?什麼道?什麼鬼道?「黃老道與老子的神化」

「黃老道與老子的神化」

所謂「黃老」,為黃帝與老子的共稱。老子之道,現代人或多或少知其一二,黃帝之道,則少人知之。因為老子有「道德經」流傳於世以至於今,也有繼承其思想的門徒,黃帝則否,所以老學至今流傳,黃學則已失傳。事實上,黃帝為傳說人物,其事蹟已不可考,甚至可能根本是虛構之人,而既然是神話人物,其名便常被利用來附會某些學說,姑且稱之為黃學。

在「漢書-藝文志」裡,偽托黃帝之名的著作被歸類在:

道家學說:「黃帝四經」,「黃帝銘」,「黃帝君臣」,「雜黃帝」。

陰陽家學說:「黃帝泰素」。

小說家:「黃帝說」。

兵陰陽家:「黃帝」。

天文家:「黃帝雜子氣」。

歷譜家:「黃帝雜子氣」。

五行家:「黃帝陰陽」,「黃帝諸子論陰陽」

雜占家:「黃帝長柳占夢」

醫家:「黃帝內經」

經方家(藥學):「泰始黃帝扁鵲俞拊方」,「神農黃帝食禁」

房中(術)家:「黃帝三王養陽方」

神仙家:「黃帝雜子步引」,「黃帝岐伯按摩」,「黃帝雜子芝菌」,「黃帝雜子十九家方」

這麼多不同類別的學說偽托黃帝,真可謂包羅萬象。而「黃老」連稱,在西漢初,講統治之術,在東漢末,則是方士之術。可見老子思想隨時間推移,而愈來愈虛幻,黃帝之學則一開始就博雜,或者說,根本沒有一種所謂的黃學,只是一具各方人士藉以混水摸魚的大鍋子。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勾勒中國, 不妨疑古

後出師表與李敖

關於「後出師表」的真偽問題,歷來談論頗多,其實這並非一個重要的歷史問題,是與不是諸葛亮所作,無關乎大局,亦無關乎葛侯人格。只是這個爭論,有一史學方法的問題,值得一說。

李敖曾在他的節目裡談此問題,雖然質疑其為偽作的人表列了諸多理由,李敖只取一項,便是趙雲的卒年後於「後出師表」,然表中指稱趙雲當時已「喪」,年代不符。

趙雲卒年與「後出師表」的矛盾,根本也無需什麼史學方法,是鐵一般的事實,按照科學治史的角度,「後出師表」當然是偽作。李敖的服膺的史學方法,就是傅斯年那一派的科學治史,講究證據證據證據,而他從早年頗為得意的個人風格,就是「不但罵你是混蛋,還拿出證據證明你混蛋」。那麼,既然證據這麼明確,為何李敖僅說「後出師表」是有爭議的,卻不直接了當說它是偽作呢?

因為李敖與大多數人一樣,在情感上希望這不是偽作。

繼續閱讀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李敖死前, 不妨疑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