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同性戀族群受傷的,必然是蔡英文

v2-de37a233001b094e83c6df5249bcb780_b

那麼,我怎麼會不知道年輕世代有龐大的挺同族群呢?

但是,就看不慣蔡英文這種挑起世代鬥爭的方式,鞏固年輕族群的票源,也看不慣為求業績與虛榮,草率處理重大社會政策,所以我們這種懷疑論者,不能默不作聲。

同婚平權議題,在台灣亦已發展到兩種意識型態的對決,雙方都已情緒化,極度壓縮了理性對話的空間,最後只比誰得拳頭大,誰能搞定『立法院』誰就贏。跟統獨意識形態的發展,一模一樣。這一篇我想告訴同志朋友,整個事件的荒謬性,以及將如何傷害了同性戀族群。

無論同婚平權是否能入民法,同志同胞們,我認為你們受到的傷害會最大。

「順序應該是什麼?」

台灣社會雖然仍普遍歧視同性戀者,然而經過長久下來同志形象的提升,年輕世代包含中年族群已轉向對此族群同情的理解,歧視的現象正在緩步消滅,今天與20年前,已有很大的改變。這樣的改變,是同性戀資訊透過影視平台,透過挺同者在知識教育界的努力,才有今天的成果,並累積了令人側目的支持群眾。

正向的發展應該是,1. 傳播正確知識促進社會理解,2. 消弭歧視,3. 與異性戀族群展開對話,探討平權的可能,4. 進入立法的階段。

目前台灣的現況,在年輕世代中第二階段接近完成,但在普羅大眾層面,第一階段都還沒完成。大眾連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都還搞不清楚,事實上,在科學界亦無定論。故而,讓社會對同志寬容以對,難度並不高,但是要與異性戀者平權,則言之過早。

不幸的是: 喔,這裡有選票。

政客如同鯊魚聞到血,湊過來了。

這下順序就亂了。

當政治介入,為了選票對同志族群開出輕率的選舉支票,原來正向而緩步的發展就開始失速與變質。

v2-29daa44392ce8f80539da1342e003589_b

「無上限討好年輕人」

如果是真心為同性婚姻平權好,政治人物該做的,應該是撥出預算,從第一個階段開始教育大眾,讓社會瞭解同志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並成立相關行政單位,以及對較為急迫的權利問題展開行政救濟。然後才是宣導反歧視,讓立法單位開公聽會,廣邀民間學者與兩造社運團體,實質進入公民權利的探討。

有了足夠的對話,才是進入實質立法的階段。如此按部就班,才能避免社會對立,避免雙方在彼此誤解的情境里,肆意攻擊對方。

可是蔡英文好大喜功,支票開很快,執政後草率行事,想一步到位,強行展開最後的立法階段。為什麼呢?因為她早計劃好這四年就是大力高舉年輕世代,從各個層面討好年輕族群,並不惜挑起世代對立。從年金制度就可看出,蔡政府拙於在經濟面開疆辟土,只好從中老年人身上刮肉,去進補年輕世代,並以污名化的手段,讓年輕人將所得過低的怨懟,指向自己的父母輩。

而同性婚姻平權,也是「擁小鬥老」以鞏固下屆選舉票源的政治算計。

如果按照前述的步驟,太慢了,無法累積政治能量,搞這麼大,結果是8年後的執政者接收果實,當然不划算。

一定要快快快,趁風向好,衝亞洲第一個同志島。

同志社運團體還以為真好,有大咖相挺,我們終於出頭天了。

真的好嗎?

「無端興起千層浪」

或許挺同者認為,被利用也沒什麼不好,終歸是我受益。

是嗎?

原來你聽都沒聽過的民間團體,不是出來抗爭包圍『立院』了嗎?

民眾收到的第一個相關資訊,就是反同團體發出的懶人包,寫上滿滿的質疑,與危言聳聽。

如此一來,便驚動了原本沒有特別反對同性平權的大眾…….夫妻改配偶?現在是演哪出?

而這絕不是反同團體的最後一波攻勢,當挺同者浩浩蕩蕩十萬人壓馬路時,反對者正在研擬下一波反制。

當你看到媒體偏袒同志的現象後,那緩緩挺進的反對聲音,也在滲透媒體。

當反同團體讓步支持立「特別法」保障同志權益時,這事本來結束了,如果你們同意的話。

10月同志大遊行,蔡英文高喊「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權」。

被蔡英文壯了膽的同志團體也大聲了,硬要入民法,挑戰既有倫理價值,那麼就沒完沒了了。

請注意,此時的蔡英文並未松口,他支持同婚應入民法或立特別法。

反正火先點下去,看火勢怎麼走再說。

一如她處理其他重大議題的輕挑。

「火勢燎原」

蔡英文喊愈大聲,反同團體愈怒,更不用說那些本來就反綠也反同的族群了。而且,這個議題不分藍綠,連綠營自己都感受強大的選民壓力,反對同婚破壞家庭價值。

挺同團體不甘受阻,又一次發動二十萬人大遊行,兩造衝突的結果,反同團體勉為同意立特別法保障同志權益,但挺同團體不買帳,認為這還是歧視,硬要修民法。一方主張區別對待,另一方執意衝撞既定倫理價值。

1211日,蔡英文呈現龜縮之勢,發出三點呼籲,拜託各界理性對話,停止謾罵,甚至肢體攻擊。並要求執政團隊開始與不同主張的團體進行溝通,希望為不同立場間爭取理性對話的可能。然後又是一堆漂亮的空話。

看到了嗎,現在才開始「與不同主張的團體進行溝通」? 大家都殺紅了眼才知道,原來這事前應該做的溝通你沒做啊?負責任的政治人物如果真為你們設想,這件事就應該先做,而不是等大家都受傷了,才開始學包扎,不是嗎?

同志同胞們,你們的靠山吆喝你們衝入火場,然後在場外講風涼話,還叫不醒你們嗎?

在此之前,你們曾受到這麼劇烈的反對嗎?

v2-bae64361d2be7933632dafa09e9d8205_b

「又來了,空心菜打折」

修民法(挺同主張)與立特別法(反同主張)兩造互不相讓,1215日,果然空心菜又打折,放出風聲走中間路線,『府方』又不願證實。也就是用耳語的方式釋放蔡的意向,但不公開承認。

根據媒體揭露,蔡英文傾向修民法,但轉向折衷方案,不更動民法972條「一夫一妻」條文,而是增訂「同性婚姻應由雙方當事人自行訂定」,與異性婚姻並列合法。同性婚姻的相關規定則有主關機關另訂辦法。

啥意思呢?

就是民法里放置特別法。

請問同志們,這難道就不歧視了嗎?

此前提案『立委』尤美女主張修民法,批評立特別法猶如美國黑人取得「假平權」時,雖然終於可以坐公車,卻只能待在特定區域,以與白人區隔開來。那麼蔡英文在民法里「劃一個區域」放置特別辦法,是不是也是一樣意思?

有沒有想到剛剛才難看落幕的「周休二日打折成一例一休」呢?

如果你還不滿,那蔡英文只有兩手一攤「我很痛苦」,「同志是我心中最軟的那一塊」

v2-9a791499928d636822fbc3b99e112b8a_b

v2-81e299e1986fd9a3e99f404462a7b943_b

v2-4dda10fa84f1c25b0d9dc429c5853403_b

這便是推行政策前急就章,想一步到位,草率立法的活樣板,充滿投機與不負責任。蔡英文從頭到尾,都在沒有進行社會調查研究的狀況下亂搞,說穿了,就是想拿亞洲第一同婚平權的桂冠。

那麼,怎麼說整件事就是草率不負責呢?

「民意代表推政策,行政機構跟進」

正常狀況下,政策由行政機構擬定計劃,其基本動作,必為蒐集分析專業資料,邀集民間不同團體對談,尋找共識,再由專責行政官員通盤檢討後,向『立法院』提案。『立委』則根據行政機構的詳細計劃進行審核。

然而,蔡英文上台後,已顯示許多重大議案,並非由行政機構提案,而是由『立委』各別提案修法。這次同婚平權案便是如此,三名不同黨籍的立委分別提案不同的版本,而三個版本雖各異,卻都主張修民法,求速效。在遭到反同團體抗議後,行政機關『法務部』悄悄另外規劃特別法,但不敢拿出來,因為此案由『立院』先提,所以讓立委先行調整法案,看後續發展如何再說。

試問,單一『立委』在提案前有下功夫蒐集分析資料,廣邀民間學者團體參與討論嗎?一個民意代表的能力與資源,能夠比得上整個專責的行政單位嗎?

民進黨籍尤美女是法律系與政治系雙學士,投入婦女運動30年,2012年推動性別平等納入『國發會』組織。國民黨籍許毓仁,英語文學士。2016年為不分區『立委』,此前並無任何相關學經歷。

許毓仁是國民黨內極少數堅決修民法,反對立特別法的人,並公開批判立特別法是歧視同性戀。與尤美女二人都是政黨保障名額,而非選舉產生的『立委』。也就是說,提案人既非專業官員,亦非人民選出的民意代表。尤美女尚學法,有女權運動經歷能沾上邊,許毓仁則根本無相關學經歷。

為什麼這種敏感的重大議案,是由幾個有狀況外嫌疑的人在主導?而專責行政單位是跟進?

蔡英文讓重大議案由『立委』領軍帶頭衝,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荒謬行為。反正出事了,她的政府可置身事外,說這是『立委』搞的。而『立委』在提案前,又是否有與將來的執行單位『行政院部會』做溝通?

恐怕沒有,我們看尤美女對媒體質疑為何如此急促立法的回答:

「我是覺得是社會的氛圍啦!所以我一直在強調就是說,你今天法要過,社會氛圍沒有出來,法是過不了的。」

許毓仁又怎麼說?

「這個會期沒有通過的話,接下來又快要到選舉了,每次選舉這個議題都會被操作成政治議題,那就更不可能通過……。」

有聽懂嗎?

1. 覺得有fu就搞。

2. 趁選舉還沒到,趁大家不注意快點搞。

這不是兒戲,什麼是兒戲?

v2-e35e97cd2ea9134eeb3d72040cf6c6d8_b

「蓄勢待發的反撲」

挺同者高舉北歐與法國的同婚平權,這些國家都將此議題入民法,以示絕對的平等。然而,你們心裡也明白,這些國家一直以來就是性行為與倫理觀最開放的地區。在中華文化圈內,是這樣嗎?

想一步登天做亞洲第一個同婚平權的台灣,其實還有最守舊的通姦罪,而且不是賠錢了事的民法,是刑法,要被關的。

「刑法239條,有配偶而與人通姦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

在南韓將通姦除罪化後,全世界僅剩伊斯蘭國家與台灣還還保留通姦罪。雖然島內不時有呼聲要除罪,但總是引起反彈聲浪,認為是為性解放脫罪,或是妨害家庭倫理。你知道誰提議廢除通姦罪嗎?就是尤美女,這便是為何反同團體高呼同婚平權通過的下一步,就是通姦除罪,因為尤小姐早被保守勢力盯上了。那麼尤美女想當然爾在同婚平權的案子上,根本沒有找反同者溝通,她早上了破壞家庭的黑名單。

在性與倫理上,台灣根本就還是一個保守社會。

這麼大的保守力量,能讓同性戀者好過嗎?

昨日新聞「性平教育同志化?家長怒吼:我們玩不起」。

十幾個家長團體今召開「沒有家長的認可,性平(性別平等)教材不能進入校園」記者會,質疑許多性平教材成為情慾教材,家長卻無法把關….. 全國家長會長聯盟抨擊,現在許多國高中教材都提供「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網站連結,但連結上去會發現,上面竟然有「非典親密關係座談——第一次多P就上手」等內容」……..(轉載自聯合報)

「部長,我們玩不起,教科書竟有這種網站。」陳鐵虎表示,如此教育恐變成「同志養成教育」。他也質疑,出現在許多教材的「異性戀霸權」、「性別光譜」、「恐同症」等字眼,恐誤導性別認同。團體並帶來十幾本教材,強調他們所言都有所本。……..(轉載自聯合報)

家長們要求,『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現在家長代表只有兩名太少(總共21席),應該增加名額。這便表示近日的同婚平權運動,激起了反作用,反同團體意識到自己在相關單位的實力太小,所以在各個層面開始反撲。台灣連合法的性產業都沒有,保守人士哪可能忍受青少年的教科書內埋有「第一次多P就上手」的地雷?

這便是為什麼我說,在普羅大眾層面,同性運動的第一階段都還沒完成,無論正反勢力內部,都充斥著不正確的資訊與留言,在激化誤導各自的目標族群。在這種狀況下,就算同婚平權入了民法,必然後患無窮,因為反同者絕不會善罷乾休。

而蔡英文扮演的角色正是麻煩製造者,唯恐天下不亂。

她為原本對同志族群正向的發展,創造了層層的反制力量。

v2-4eebcd6b1d73a4e1946abe80cf569f13_b

「結語」

挺同者不能不心生警惕,政客推法案首重「業績」,他們有任期限制,所以對於需要長時間醖釀的社會議題,他們總想快速解決。像尤美女這種想一步到位的做法,往往要碰一鼻子灰,而且還到處樹敵,最終壞事,通姦除罪是如此,同婚平權亦如此。

聰明的做法,應該是先解決同志最迫切的需要權利,無論是特別法或臨時法,先救急,拿到手才是真的。然後持續努力做社會溝通,再緩步爭取更多的權利。現在的發展,若蔡英文用打折扣的方式強行讓同婚平權入民法,那麼未來想要再進一步,肯定困難重重,因為她大可說,自己已經頂了莫大的壓力走到這一步,你們別不知足了。

而且而且,通過後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

一般沒有特別立場的民眾,不反對同婚平權的主因,恐怕是無知。不知道它將帶來什麼改變,也以「僥倖」的心理認為,不會發生在他的生活周遭。然而,一旦父母輩發現,他必須面對如何介紹自己的男性媳婦給朋友時,那種尷尬與不快,最終傷到的還是同志自己。

再者,女性是否有權拒絕男同性戀進女廁?男性又是否有權拒絕男同性戀進男廁?如果無權拒絕,男性女性如何辨識其為男同性戀?難道要同志帶識別證嗎?這不是歧視嗎?政府應該花公帑為同志族群特設公廁嗎?目前身障者的公廁也是設在在男女廁之內,若特別設立同志公廁,對身障者公平嗎?

另外,領養問題亦然,同志家庭就算有了領養孩子的權利,關鍵卻在審核單位執行時,讓不讓你通過。畢竟,審核者必然站在孩子的利益著想,而同性家庭的孩子,將面對多少社會壓力,與異性家庭比起來,肯定吃虧。一如單身者也有權利領養,但通過的比例極低。也就是說,在急就章下取得的法律平權,並不代表歧視與誤解的消失,同志渴望的許多權利,依然甚難在執行面得到解決。

諸如此類的問題,將在社會尚未取得足夠資訊的狀況下,產生反同情緒。

就因為政府沒有將基礎打好,便倉促推動平權。

無論結果如何,我認為台灣的同志族群已然受到傷害,多年來建立的好形象,正逐步被挑戰。未來因未取得社會共識而造成的衝突必然加劇,你取得權利的同時,又燃起了新一波的歧視。而同婚平權事件,可能將變成負面教材,讓其他國家引以為戒。

你們自己想想,蔡英文是否才是讓同志受傷最重的禍首?

最後重申,我不反對同性婚姻,但要一步到位平權,台灣社會真的還沒準備好。

廣告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未分類

One response to “讓同性戀族群受傷的,必然是蔡英文

  1. 引用通告: 蔡英文別想強迫我「認同」同性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