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蘭生門 節錄2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3974

金石堂:http://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9854120&lid=book-new-every-catalog&actid=NewBooks

香港書城: https://www.hkbookcity.com/showbook2.php?serial_no=1223943

寫書,是另一段求知過程的開始,在本書中,有一些一般歷史書籍不會敘述的情節,我特別花了點時間學習新知,為的是提升整個故事的精緻度。然而這麼做的風險,便是這些梗會不會妨礙主要情節的推動?

喪禮,應該是沒人寫過的,那我來寫寫看。

兩漢生死觀,大略而言,就是人死後入地府,開始另一段「喪屍的人生」。因而,喪禮的一開始,活著的親屬必須要大聲告知地府,「我要送這死鬼下去了哈,勞煩你們接著!」。然後,便是驅鬼儀式,這是為生者所做的事。最後,便要下葬。正史對這類儀式的記載一律簡略,所以必須求得考古資料。中國古代的「送死」可能是世上最冗長的儀式,每一個細節都飽含文化,而其中許多部分甚至流傳至今,可說是歷史的活化石。

整個章節是要帶出潘濬這個角色,而在過程中最令我覺得驚豔的,是陸機的輓歌,三首中我選了一首既奇特又雅緻的詩歌。以下節錄這一小段:

……..

 

,由於費時已久,觀禮者皆有些許疲態。然而當會場響起送葬樂音,眾人又稍微振奮精神,因為喪禮已接近尾聲。只見六名面目清秀,英俊挺拔的少年挽郎,肩負著靈柩的繩索,一邊抬棺前進,一邊唱起輓歌♕。

悲風徽行軌,傾雲結流靄,振策指靈丘,駕言從此逝,重阜何崔嵬,玄廬竄其間。磅礡立四極,穹隆效蒼天。測聽陰溝湧,臥觀天井懸。壙宵何寥廓,大暮安可晨。人往有返歲,我行無歸年。昔居四民宅,今托萬鬼鄰。昔為七尺軀,今成灰與塵。金玉昔所佩,鴻毛今不振。豐肌饗螻蟻,妍骸永夷泯。壽堂延魑魅,虛無自相賓。螻蟻爾何怨?魑魅我何親?拊心痛荼毒,永嘆莫為陳。 ♕

六名挽郎聲音清亮,抑揚頓挫與行進步伐皆整齊劃一,顯然此前歷經無數次的排練,使得輓歌哀戚動人,全場肅然。家屬的悲泣隨著輓歌飄蕩,感染了所有觀禮者,並時而傳來令人鼻酸的嗚咽。

潘濬雖與魯肅素不相識,也不是第一次參加喪禮,但此場面卻是他見過最隆重莊嚴的告別儀式。正在專心注視挽郎抬棺時,突然聽見身邊的徐詳也唱了起來。

昔為七尺軀,今成灰與塵。金玉昔所佩,鴻毛今不振 ……

平常潘濬總是只見到徐詳的陰沈內斂,直到今天才見到了他感性的另一面。心中不免嘀咕,不知一個心中滿是秘密的人,對人生的感觸為何…………..(七. 輓歌—潘濬)。

這首詩歌的奇特之處,就是以死者的角度,唱輓歌給自己聽,「豐肌饗螻蟻,妍骸永夷泯」哀嘆自己昔日豐潤的七尺身軀,如今盡成了是螻蟻的食物。媽蛋!真悶!

陸機大家都知道是陸遜之孫,是個才華照人的知識份子,他的詩上承建安,正始,下啟南朝,華藻修辭的高手,這個時期的詩文,被稱為太康詩風。在本書後半部的說明裡,特別簡述了陸機,與他的文學詩作。

希望藉此也開拓讀者一片新的視野。

雁默
2016.8.14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芳蘭生門, 亡命西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