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蘭生門 節錄ㄧ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23974

金石堂:http://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9854120&lid=book-new-every-catalog&actid=NewBooks

香港書城: https://www.hkbookcity.com/showbook2.php?serial_no=1223943

 

聽一個黑道大哥說的,每個人的痛感都不一樣,有些人就是不怕痛,有些人相反。他年輕時為了出人頭地,受命刺殺敵對陣營的大角頭,好幾顆子彈往對方身上招呼,叵料中槍者還能行動自如,並衝著他笑……….。從此,這回憶刻畫在他腦海,並得出結論,每個人痛感不同。

最後一槍打死了該角頭,而其人卻是笑著嚥下最後一口氣的。

聽了這故事,心想也對,有多痛其實只有自己才知道,不怕痛,倒很適合混黑道。好幾天後,我才想到關羽刮骨療傷這檔事,於是著手將此情節安排在徐晃和關羽最後ㄧ次促膝長談時的回憶裡。以及,設計在戰場上關羽戰鬥時,關平片刻不離地護衛,為得是怕關羽因低痛感而無法留意自己失血過多的問題。

以下節錄相關的兩節故事:

…………  關羽和徐晃在展開對決以前,約了個時間會面,不以敵人的立場,而以老友的身份敘舊。

徐晃,河東楊人,在關羽效命於曹操那段時間裡,兩人由於是大同鄉,個性也合得來,所以雖時間不長,卻也累積了同袍情誼。在關羽眼裏,徐晃是一個純粹的武人,對政治沒有多大興趣,個性沈穩而拘謹,但在戰場上勇猛無匹,智計百出,是武人的典範。徐晃為曹操東征西討,歷經無數戰役,十戰九勝,是一員名符其實的良將,比起關羽,他有更多的機會馳騁於戰場,因而論實戰經驗,遠勝於關羽。他是關羽所尊敬的人,也是夢寐以求的敵手,關羽生平看得上眼的武人沒有幾人,在魏國除了徐晃,就是張遼而已。

在徐晃眼裡,關羽是好友,也是一可敬的敵手,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關羽這個人沒有痛感。

關羽在萬人之中,如入無人之境擊斬顏良,為人所樂道,當時徐晃也在場,對於他人的嘖嘖稱奇,徐晃不禁在心裡暗笑。

 


關羽曾經苦於手臂上的箭傷舊創,請醫者為他治療,當時關羽正和數名好友餐敘,相談甚歡,徐晃便是其中之ㄧ。當醫者♕說明必須刮骨去毒時,眾人還不以為意,武人於戰場受創司空見慣,多少也曾中過毒箭,療法便是割開皮肉除去骨頭上的毒。當關羽告訴醫者不必上麻藥時,在座諸人心裡都打了一個突,不上麻藥?那還不痛暈?醫者還以為關羽只是說笑,伸手要去拿麻藥,卻被關羽按住了手,再重複說了一次,不上麻藥。醫者見他是認真的,便遲疑了起來,但關羽堅持當場治療,醫者無奈只好動刀。接下來的驚悚場面,眾人與徐晃ㄧ生都忘不了。醫者割肉的速度很快,只見關羽手臂鮮血淋漓,直割到見骨,醫者便換了器具,仔細地在臂骨上嘎,嘎,嘎地來回刮。眾人都是堂堂的一方之將,誰也不願在這場面上顯露一絲怯意,每個人都強自鎮定裝沒事,但徐晃確信自己有聽到鄰座的人發出了ㄧ”嘔”聲,所幸沒嘔吐出來。整個過程,關羽都言笑自若,照常喝酒吃肉。

就是好勝不是嗎?徐晃當時用家鄉話揶揄了關羽幾句,關羽聽了哈哈大笑。所以徐晃認為關羽在生理上沒有什麼痛感,或痛感遠低於人,因而在戰場上廝殺時特別英勇,被砍也不甚痛之故。至於為什麼骨痛要人醫,刮骨卻不痛,徐晃也懶得追究了。

好勝之心人人有,關羽特別多,徐晃當時就想,若日後不得不和關羽兵戎相見,得好好利用他這項弱點。

這刮骨療傷的往事距今已近二十年,如今的關羽雖兩鬢如霜,臉面滿是歲月的刻畫,但好勝之氣依舊,驕態不改。也不知為什麼,這些他人視為人格缺陷的特質,徐晃反而感到親近,或許是因為他所認識的關羽很單純,喜怒哀樂都擺臉上,直來直往沒心機。徐晃不愛與人交往,便是為了避開口蜜腹劍的政客與充滿心計的政治環境。

歷經二十年的滄桑,徐晃和關羽久別重逢,聊的盡是分別後各自的生活瑣事,公事一句不提。或許是因為兩人心裡都感到,無論這場較勁的結果如何,現下的對話可能是最後一次,所以特別珍惜這悲喜的片刻。少時的輕狂,如何經過歲月的沈澱而成了如今的模樣,兩人以家鄉話暢快地互訴衷情,時而歡笑,時而落淚,渾然忘卻自己身處戰場,而他們就要以性命相搏。

得關雲長頭,賞金千斤!

兩人閒聊告一段落後,徐晃回過了神,大聲向營中下令,誰能取得關羽的項上人頭,便重賞誰。關羽聽徐晃這聲令下,吃了一驚,但徐晃這人ㄧ向公私分明,念及此,當即也就釋懷了。

兩人沈默對望了ㄧ會兒,互相點了點頭,”駕”地一聲,策馬往相反方向奔馳而去………………….(第十七章- 鼎折足 )

……………….  關羽意識到中計時,已然太晚,他搏殺得起勁,卻見不到徐晃的主力旌旗,這便意味著徐晃至少還有後續的一波突擊行動。關羽不能讓主力在此消耗殆盡,因而一感到戰況不利,便急撤而回。叵料,徐晃的主力突然從側翼殺出,關羽且戰且退,而只要晃軍緊咬不放,鹿角在關羽入圍以前,便不能恢復防禦狀態。如此一來,因關羽不能不入圍,卻連帶也為徐晃開了一條突圍的坦道。鹿角開了一條缺口,徐晃所督數萬部隊便一湧而上,羽軍不敵,也開始潰散,大量士兵紛紛投漢水而死。

晃軍如潮水般殺來,關羽身受三創血流不止,但他渾然未覺,仍是掄刀力戰。手起刀落,無論砍退了多少敵兵,欲取他項上人頭者前仆後繼地上前挑戰,危及之中,卻見養子關平自無數的敵軍中斜殺而來,與關羽並肩殺敵。由於關羽沒有痛感,受創甚深而不知,關平的任務便是提醒關羽,他已重傷不能再戰。

退!

關羽聽關平這麼一喊,便知他已流血過多,必須在力竭以前停止搏鬥,衝出敵圍。

又經過一番拚殺,父子二人總算順利脫險,關羽率領殘軍奔回漢水上的船艦,徐晃的部隊才終於止住了攻勢 …………………..   (第十七章- 鼎折足 )

雁默
2016.7.30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芳蘭生門, 亡命西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