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早就沒台獨了,只有舔日

台灣民政府

 

自從陳幸妤公主潑婦罵街,幹礁自己公公之後,什麼新聞我都覺得索然無味,匆匆數年,又變天了,「楊素珠辱罵老榮民」這事件應景而出,輸了輸了,公主輸了,素珠比妳辣。

第一次聽說「台灣民政府」這組織,稍微搜了下相關資訊。原來如此,看看此組織的主張與立場,不得不令人肅然起敬,原來所謂台獨,竟有一群人敢公開講真心話,不像一般猥瑣的深綠台獨,遮遮掩掩,囉囉唆唆,唧唧歪歪,拐彎抹角,欲語還羞,掛羊頭賣狗肉,明明舔日卻假裝台獨,以欺騙中間選民,和涉世未深又自以為是的小屁孩。

這部落格有些港澳同胞,常有人好奇台灣狀況,那麼,藉此事件,我簡單說一下台灣問題。

1. 台灣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新舊移民之間的鬥爭

2.台灣其實沒有台獨,只有舔日

新移民,就是日本戰敗後,國民黨從大陸帶來台灣者,舊移民,就是在日本殖民台灣前的住民。這只是最簡單的分法,事實上,舊移民之間也有新舊,閩南人較早,客家人稍晚,這兩個族群早也經過了長期鬥爭。國民黨自大陸撤退來台,台灣重新洗牌,讓許多舊移民,尤其是早來的閩南人失去了土地或既得利益,讓這些閩南人的處境比日本殖民時代還糟,所以他們特別恨國民黨。恨,恨,恨,卻不敢對兩蔣大小聲,只能長期憋在心裏,並以懷念日本天皇聊以自慰。直到岩里政男(也就是李登輝)在小蔣死後,擊潰了國民黨內這些新移民權貴,露出了日本面目,情勢開始逐漸翻轉,「國民黨去死去死團」才真正開始了他們的奪權長征,以台灣獨立為羊頭,掩飾其皇民的狗肉,新舊移民的鬥爭也正式揭幕,台灣進入族群撕裂的狀態。

講「皇民」,好像很老土,但卻很真實,被鬥垮的新移民權貴郝伯村這麼說時,大家都覺得此「老賊」過氣已久,連呼吸都是死亡氣息,言論偏頗太八股,連他那不爭氣的兒子郝龍斌都感到難為情。然而,當你看到這台灣民政府的主張與立場時,是不是可以相信郝「老賊」所言不虛了?

天皇保有台灣所有權。

這就是假台獨真舔日派心之所繫,夢之所寄的理想。

講到這裡,你可能還不信台獨都是假貨,可是仔細想想,主張台灣完全獨立,有什麼道理一遇到日本,雙膝就一軟,再軟,三軟,直到趴在地上舔日本腳?釣魚台明明就是台灣領土,為何台獨硬是要說那是日本領土?日本在公海強行扣押台灣漁民,連大陸人都替你抱不平,為何台獨又朝日本方向雙膝ㄧ跪,回頭反對台灣軍艦護漁?為何台獨聲稱慰安婦是自願的?台灣婦女很樂意給日本軍人姦嗎?

台獨哪裡是台灣人?這還不是舔日嗎?不是皇民嗎?

台獨是假,舔日是真,「天皇保有台灣所有權」啊。

可是不行,如果台獨暴露了皇民的嘴臉,中間選民就騙不到了,小屁孩們也可能要鬆動,所以「台灣民政府公民」楊素珠辱罵老榮民,為何讓舔日派這麼跳腳,舔日派互相早有默契,只能偷偷舔,不能明白說,而在他們的內心,楊素珠一點也沒說錯,錯的是她說了出來。

因而在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公開譴責後,蔡英文隨即跳出來唱和,便是這道理。而有趣的是,蔡英文可沒用太多篇幅批評「皇民欺凌中國難民」事件,只是用一貫華而不實的漂亮辭藻叨念了一下,然後轉貼洪秀柱的言論,唯有這麼做,才能滿足舔日派那欲語還羞的變態心理,也能敷衍習慣性不會深究真相的中間選民。確實是很聰明的危機處理,中間選民傻傻地忘記了撕裂族群的禍首,本來就是舔日的民進黨。

然而一個白痴國民黨朱立倫,公開讚揚蔡英文此舉,這一攪和,既幫政敵背書,又幫舔日派解套。朱立倫的軟弱,愚蠢和偽善,就是國民黨潰敗的主因。

朱立倫已經忘記,民進黨可以囂張到明明自己已經完全執政,還要求馬英九特赦陳水扁,以免自己形象受損,而對外公開的理由是「藍綠和解」。一方面丟出冠冕當皇的橄欖枝,同時間,雷厲風行開始清算國民黨,追殺馬英九,擺明就是要割喉割到斷。這種現象實在令人覺得可笑,國民黨你要不要自行解散算了?真是蠢到嚇死寶寶了。

政治的本質就是鬥爭,就是拚勝負,民主制度尤其如此。

然而我們的社會充滿了偽善,要堅持中道,要溫和理性,不要政黨惡鬥,舔日派早看透了這點,中道理性只能拿來騙選民,不能當真這麼搞,不惡鬥要怎麼贏?國民黨因此丟了政權,還有馬政府官員要國民黨在野時不要「冤冤相報」,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社論要求國民黨保持君子之風問政,是是,強盜闖進你家,刀架在你老婆脖子上,最好你還不溫不火地對他道德勸說。

洪秀柱在事件後立即慰問受辱的老榮民,並講了ㄧ句讓人動容的話:

「真的很抱歉,讓你們受這樣的羞辱,國民黨沒做好,讓老百姓不了解歷史。」

講得多麼真誠而有智慧,相形之下,朱立倫站在洪秀柱旁邊,真是渺小。

舔日派聰明得很,怕國民黨利用此事件絕地反攻,馬上堵住你所有可能的進攻路徑,在偽善的大和解氣氛中,以此為機會反擊藍營,化弱勢為強勢,朱立倫你最好多講點蠢話。

這麼看來,楊素珠比那些將國中生推上前線砲擊教育部,自己躲起來的舔日老師,有種多了。

台灣的知識份子常常掛在嘴上,宣稱台灣的自由民主可以為華人典範,可改變大陸。事實剛好相反,台灣在自由民主下活生生的沈淪,剛好為共產黨所警惕,千萬別搞這些洋貨惹禍上身。

於此,我想對香港佔中的朋友說,台灣的經驗只能告訴我們,自由民主是一個綿長而痛苦的過程,從管理的角度來看,這是最難駕馭的制度,人民以為自己可以決定領袖,錯誤,是領袖讓你以為有所選擇。即便是民主的典範美國,川普現象已經說明,民眾是可以操控的,而且,並不是那麼難。你們遇到什麼問題,我不是很清楚,但煽動仇恨的語言,台灣人是熟到不能熟了,哪一天當香港也出現了一個「楊素珠」時,代表問題已然很嚴重,很多事已經無法挽救,只能等再一個五十年,讓時間去消化仇恨。

補記: 台灣民政府其實與舔日台獨早就不對盤,原因並非舔日程度不同,而是舔的方式各有差異,簡單說,台民公開舔日,太笨,偷偷舔才聰明,才能達到欺騙選民,仇中以建國的目的。這是皇民之間的路線之爭。

補記二: 真台獨其實沒那麼仇中,他們向前看,只希望台灣國際上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然而,這些真台獨早被向後看的舔日假台獨鬥爭掉了,所謂舔日派,就是民進黨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p.s. 想幹礁我的請隨意,我若有時間興致才會回應喔。

p.s.2 想按讚的這裡沒有讚可按,您得打打字。

p.s.3 潛水的最好您永遠不要浮出來。

雁默

2016/6/13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