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雲為何投靠公孫瓚?

5377562f7c2ae

趙雲的故鄉常山屬河北的冀州,屬先秦時代趙國故地,為漢帝國與烏桓,鮮卑,匈奴接壤的北境。匈奴式微後,舊地大多由鮮卑接收,與烏桓盤踞於幽,冀兩州北面,並於漢末的亂局裡騷擾邊境,趙雲的家鄉常山,便位於漢胡交錯之地。河北的胡,漢之間時和時戰,有貿易的往來,也有武力衝突,因而關係錯綜複雜,彼此間的友好與仇視,隨時而變化,隨地而不同。

自黃巾民變開始,陷入戰火的河北人有幾種選擇,其一,是入山為寇,其二,是歸附胡族,其三,是在河北軍閥中擇一效忠。大部份赤貧的庶民,只有成為盜匪一途,而經濟能力較為寬裕,或知識水平較高者,較易為胡族或漢族軍閥接納。年輕的趙雲當時擔任公職,他選擇了第三項,帶領一批吏民投靠幽州的軍閥公孫瓚,於此時結識劉備,並深受器重。

公孫瓚在漢末三國史裡可謂臭名昭著,劉備早年投靠他,一是因為同為河北幽州人,二是兩人均為盧植的門徒,有同窗之誼。但冀州人趙雲為何要投靠幽州的公孫瓚,而非袁紹,或是幽州刺史劉虞呢?

(趙)雲身長八尺,姿顏雄偉,為本郡所舉,將義從吏兵詣公孫瓚。時袁紹稱冀州牧,瓚深憂州人之從紹也,善雲來附,嘲雲曰:「聞貴州人皆願袁氏,君何獨迴心,迷而能反乎?」雲荅曰:「天下訩訩,未知孰是,民有倒縣之厄,鄙州論議,從仁政所在,不為忽袁公私明將軍也。」遂與瓚征討。(三國志-蜀書 趙雲傳 裴注引雲別傳)

根據趙雲自己的說法,州中議論,應依附施行仁政的政府,而非效忠哪個地方勢力,換言之,是選政策而不選人。什麼政策令趙雲與其同僚願意投靠公孫瓚呢?

前中山相張純私謂前太山太守張舉曰:「今烏桓旣畔,皆願為亂,…..此漢祚衰盡,天下有兩主之徵也。子若與吾共率烏桓之衆以起兵,庶幾可定大業。」舉因然之。四年,純等遂與烏桓大人共連盟,攻薊下,燔燒城郭,虜略百姓,殺護烏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劉政、遼東太守陽終等,衆至十餘萬,屯肥如。舉稱「天子」,純稱「彌天將軍安定王」,移書州郡,云舉當代漢,告天子避位,勑公卿奉迎。純又使烏桓峭王等步騎五萬,入青兾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殺害吏民。(後漢書-劉虞傳)

從「後漢書-劉虞傳」裡可知,張純與張舉聯合烏桓叛漢獨立,從幽州至青,徐兩州,燒殺擄掠,河北擾攘,趙雲的故鄉常山恐不可免,因而州中吏民對胡族懷有仇恨是很自然的。公孫瓚的崛起,就是討伐張純與烏桓,漢廷支援他與烏桓征戰了五,六年,但力不能敵,烏桓鐵騎踏遍青州,徐州,幽州,冀州,河北大亂,群盜蜂起。

後來漢廷派遣劉虞就任幽州牧,以安撫政策勸退了烏桓,成功平定了張純之亂。撫胡政策絕非經年討胡的公孫瓚所樂見,他曾被烏桓王丘力居圍城於故鄉遼西兩百多天,損失屬下士卒超過一半,極恨烏桓。所以始終在暗中阻撓劉虞的政策,即便此政策重建了幽州,讓百萬逃避黃巾民變的百姓往此樂土遷徙。

不久,董卓入京,袁紹逃到冀州,聯合關東各地勢力討董,冀州牧韓馥響應,眼看冀州又要陷入戰亂,趙雲便在此時面臨投靠哪一方的抉擇。

軻比能本小種鮮卑,以勇健,斷法平端,不貪財物,衆推以為大人。部落近塞,自袁紹據河北,中國人多亡叛歸之…(三國志-魏書 軻比能傳)

軻比能與其部眾原本勢力不大,所以稱「小種」,此族初期與中國較少衝突,袁紹征伐河北時,許多避戰亂的河北人便往北依附他,才使其部落逐漸壯大。由此可見,漢人躲避戰亂不見得要依附於哪個地方軍閥,彼此相安無事的胡族,也是一種選擇。我們稱「烏桓」與「鮮卑」,只是一個總稱,他們如羌族一樣,有著許多不同的種類,外人難以辨認,但與其為鄰的邊民如公孫瓚,趙雲自然能區分誰是敵誰是友。

漢末北方除了烏桓,鮮卑也不時擾邊,公孫瓚曾與百騎鮮卑狹路相逢,拼死殺出一條血路才得以保住性命,所以無論是烏桓還是鮮卑,都是公孫瓚仇視的對象。公孫瓚如此,許多與胡族接鄰的郡縣吏民亦如此,這應該便是趙雲與同僚選擇投靠公孫瓚的原因。對他們而言,袁紹,劉虞與胡族交好,等於養虎貽患,趙雲,劉備,公孫瓚這些幽,冀本地人與胡族有太多的恩怨。

因而,趙雲沒有選擇投靠劉虞,袁紹,軻比能,或許是胡族情結所致。

雁默

2016.2.2

16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16 responses to “趙雲為何投靠公孫瓚?

  1. 路人

    萬望別落俗套了

  2. 一轉眼十年就過去了,老香腸依舊寶刀未老。

    (..)

  3. 路人

    看到這篇被分類在亡命西蜀,心中五味雜陳。這篇推論知識夠深夠扎實,但終究是小題小做,放在不妨疑古比較適合。
    在我心中,亡命西蜀是雁默盡情揮灑才華的場地,通篇充滿著閃閃發光的生命力,或許在現在稍為老成的您看來有不嚴謹的地方,但是這種掙脫束縛的表現本身就像青春,充滿活力和無限可能性,這是我認為的魅力所在。
    三個英雄三個遺憾,精準和理性的分析固然需要,但是在內心的澎拜面前,兩者都可以忽略不計。
    實在很想見到當年的雁默疾書諸葛北伐,然而歲月總不饒人。再加上您興趣已經明顯轉向,當初的宏願一如殘破的隆中對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感情一旦改變了就變不回來,變不回那個暮年蒼涼的諸葛武侯。
    扯了兩句心裡話,就不跟您客套了,我想您肯定不會介意,嘿嘿。
    說些其他的,雁默怎樣看待取筆名這回事,是率性而為還是深思熟慮?雖然苦思冥想但是總覺自身思想淺薄,應該先從人生中汲取更多營養再來考慮動工,我想大概是要這樣子,您覺得呢?雖然現在心裡老有一句話打轉: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自己覺得合適就好。
    請不要笑我淺薄,笑在心中就好。

  4. 亡命西蜀這三個故事,我前年就完成了,只是沒有將諸葛亮的部分貼出來:)
    原因是,本想集結出書,但與出版社雙方想法迥異,也就作罷。後來想想,還好沒有出版,因為想法轉變。
    不過,今年,是一定會出書的,這三個故事我又重寫了,之前三個故事總共十五萬字,現在一個故事就十五萬字。所以今年會出關羽北伐的故事。

    亡命西蜀裡關羽北伐的部分,只有三萬字,要怎麼搞到十五萬字呢?一言以蔽,就是寫細節。以往的文章都是分析文,但既然要寫完整的故事,就得增添細節。這麼做的難度,比以往高出甚多,因而一年頂多完成一本。對於讀過亡命西蜀的朋友而言,別以為這本書是炒冷飯,而是有全新的面貌。

    目前進度,已在最後的校稿與封面設計。

    講到寫法,如您所言,以前的寫法已不能滿足於現在的我。亡命西蜀是批判式的分析文,這樣的文章,僅在於觀點的創新。人老了心也大,除了觀點,我更想好好地專注於故事本身的完整性,所以花了四個月的時間重新調製這故事。

    關於取名,沒什麼學問,就是一種自我期許,或是自我調侃,或是自我認知。為何有此一問?您覺得雁默二字不好?還是您想取筆名?

    雁默

  5. 路人

    筆名已經想好了,還是喜歡有點華麗的文字,只是不知道要放到哪天等我去投稿才用得上。提到這個,純粹只是想知道您是如何看待起筆名這件事。
    我已經開始睡不著覺了,趕快把書生出來吧。

  6. 現在我只是把部落格當成備份資料的倉庫在用。

    (..)

  7. 以前的朋友還會去你的臉書嗎?

    • 有是有,不過大多數也只是光按讚而已,很少有留言的。
      其實我覺得臉書這東西還挺悲哀的。
      以前流行部落格時,大家都會去找自己喜歡的部落格看文章,然後留言給作者。
      臉書則是流行用按讚來表達心情,這功能是很方便,但是也讓人變得更懶。
      也許你本來有話想說,但是因為有按讚功能,於是你想說我按讚就好,不用留言了。
      於是久而久之人就變得越來懶,到最後連回文的能力都喪失了,真的想留言的時候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
      時代確實是越來越進步,也越來越方便了,這一點無庸置疑。
      但是我總覺得在追求進步與方便的同時,我們似乎也失去了某些更重要的東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