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白馬

沉白馬

Fluid-cinnamon-cooney-painting-horse-underwater-swimming

關於曹仁沉白馬堅守樊城之事,初讀此節腦裡不禁浮現白馬在水中奔馳的浪漫畫面,然後才納悶為何要沉白馬?為什麼不能沈黑馬?為什麼只沈馬不沈別的動物?

演義裡並無沉白馬的情節,取而代之的是曹仁感激滿寵的建言後「騎白馬上城」。

滿寵諫曰:「不可。山水驟至,豈能長存?不旬日即當自退。關公雖未攻城,已遣別將往郟下……..願將軍固守此城,以為保障。」仁拱手稱謝曰:「非伯寧之教,幾誤大事。」乃騎白馬上城,聚眾將發誓曰:「吾受魏王命,保守此城;但有言棄城而走者斬!」(三國演義-七十四回)

羅貫中將沈白馬轉換為騎白馬,也就直接省略了一段精彩的情節。事實上知道為什麼沉白馬者似乎甚少,有一種解釋比較常見,即「沉白馬盟誓是古代最嚴肅的見證」。如此這般,也就一筆帶過了這段重要情節。按照演義的說法,有人建議曹仁棄城遁逃,滿寵反對,曹仁認為滿寵之諫有理,當即決定死守,並騎上自己的白馬上城,並下令諸將誓死守城。

曹仁守樊城,其情勢的危急若非身歷其境是很難想像的。城外數萬大軍傾刻遭大水淹沒,幾處城垣也隨即遭水沖毀,水高數丈等於將城也浸在水裡。看過日本海嘯的新聞畫面吧?大自然的力量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摧毀一切,當時的樊城,便是類似的恐怖景象。而曹仁手下只有將數名,兵數千,得守ㄧ遭惡水襲擊的破城,而關羽根本是以艦隊圍城,此情此景,縱然是身經百戰的猛將,也未曾見過。城內之人的膽寒,也就能略微領會一二了。

所以,建議曹仁逃命是正常反應。大軍圍城,等援軍到達並不算太久,但當時大水毫無退卻的跡象,關羽不可怕,可怕的是沛然莫之能禦的江水。那麼若你是曹仁,首要敵人是誰呢?對,不是關羽,而是水。

與水為敵,要怎麼做?那便要看誰管水。古代人以為水是誰管的呢?

河伯是也。

要怎麼拜託河伯將惡水收回呢?

對,就是沉白馬,以饗河伯。

沉白馬是一種古老的巫祝儀式,將白馬(殺馬取血後投河,而非投活馬)沈入水中獻祭給河伯,以祈禳消除水災。主祭者通常是地方主官,率領吏民臨河而祭,其證如下:

1. 《史記》曰:元光中,河決於瓠子,於是天子已用事萬里沙,則還臨決河,沉白馬玉璧於河,令群臣從官,自將軍以下,皆負薪填決河,而取淇園之竹以為揵,天子既臨河決,悼功之不成,乃作瓠子之歌。(藝文類聚.河水)

2. 《水經注》曰:涿郡王尊,自益州刺史遷東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尊躬率吏民,投沉白馬祈水神河伯,親執圭璧,請身填堤,廬居其上,吏民皆走,尊立不動,水齊足而止,公私壯其勇節。(太平御覽.堤)

此祭河伯的儀式,並非只是民間習俗而已,還是官方活動。天子尚沉白馬玉璧祈禱消除水災,那地方官自不待言。東郡郡守王尊,因河水決堤,親率吏民沉白馬祭河伯,還以身體擋在決堤之處,以示父母官以生命保護百姓的決心。

官方因天災而率先以巫祝祭祀,在漢代是普遍的現象,甚至是地方官責無旁貸的工作。古代丞相的職責是「上佐天子理陰陽,順四時」,因天人合一,天災便是天怒,天怒代表政治有問題,消怒之法一要修理政治,二要祝禱祭天。現代人將此僅僅視為迷信,便失去了了解古人的機會。

而力主死守的滿寵是郡守,遇到天災時,本就有率吏民祭祝的責任與經驗,加上沉白馬一事也是記載於他的本傳裡,因而此祭自然就是他的主張。

後來蘇東坡有首詩:

君不見西漢元光,元封間,河決瓠子二十年。鉅野東傾淮泗滿,楚人恣食黃河。萬裏沙回封禪罷,初遣越巫沈白馬。河公未許人力窮,薪芻萬計隨流下。吾君仁聖如帝堯,百神受職河神驕。帝遣風師下約束,北流夜起澶州橋。東風吹凍收微淥,神功不用淇園竹。楚人種麥滿河淤,仰看浮槎棲古木。

並於其詩序裡說明,在他的時代,熙寧十年,河決澶淵,彭門城下水高二丈八尺,肆虐七十餘日不退。後來惡水終於退去,河水總算回到原本的水道,他欣喜之餘,便做了以上的詩,名曰「河復」。詩中除了提到漢代越巫沉白馬,也提到當代皇帝「遣風師下約束」,這些都是以巫祝求風,止水的史實。

彭門城水淹二丈八尺,已經叫苦連天,樊城水淹五,六丈,可見曹仁與城內遭困之人心裡的恐懼。

曹仁決定堅守樊城對日後的影響甚鉅,此城換作意志不堅的守將,早給猛獸般的江水嚇跑。而一如滿寵所言,襄樊ㄧ失,北荊州恐怕都要不保,北荊州不保,天子所在的許都立即便在敵前。面對無可抗拒的水患,諸將的怯意可以理解,因為隨之而來的便是疫病,那將是另一波恐怖的災難。所以演義的故事少了分危機感,當時的樊城,絕非曹仁慷慨激昂的一番演講就能消散軍民的驚恐,而必須搭配沉白馬的儀式,才能比較有效地,「暫時」消解城內的不安。此役的勝敗,正是取決於曹仁能守多久,多守一日恐怕就能逆轉情勢,所以沉白馬以安軍心,便可能是讓樊城多撐一段時日的關鍵。

黑貓白貓,能抓老鼠便是好貓,管他是不是迷信呢?

曹仁心裏必定這麼想。

雁默

2016.1.2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亡命西蜀

4 responses to “沉白馬

  1. 路人

    新的一年馬上看到好文,今年一定有好運氣!
    謝謝雁默!

  2. 路人

    我認為,除了史有明載,主張人亡魂散的學者外,一般古人的腦袋中應該沒有迷信這兩個字。
    大環境如此

  3. 畢竟歷史是情感的建構,而非理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