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出師表與李敖

關於「後出師表」的真偽問題,歷來談論頗多,其實這並非一個重要的歷史問題,是與不是諸葛亮所作,無關乎大局,亦無關乎葛侯人格。只是這個爭論,有一史學方法的問題,值得一說。

李敖曾在他的節目裡談此問題,雖然質疑其為偽作的人表列了諸多理由,李敖只取一項,便是趙雲的卒年後於「後出師表」,然表中指稱趙雲當時已「喪」,年代不符。

趙雲卒年與「後出師表」的矛盾,根本也無需什麼史學方法,是鐵一般的事實,按照科學治史的角度,「後出師表」當然是偽作。李敖的服膺的史學方法,就是傅斯年那一派的科學治史,講究證據證據證據,而他從早年頗為得意的個人風格,就是「不但罵你是混蛋,還拿出證據證明你混蛋」。那麼,既然證據這麼明確,為何李敖僅說「後出師表」是有爭議的,卻不直接了當說它是偽作呢?

因為李敖與大多數人一樣,在情感上希望這不是偽作。

前後兩出師表,名垂千古,寫得太感人,是形塑諸葛亮人格最重要的文獻,當我們想到諸葛亮,腦中就浮現前後出師表所顯露的丞相音容。而李敖本人就是情感外放的典型人物,自然在心裡也不願視後出師表為偽作,因而從俗,以「爭議」看待這個真偽問題。

史書不分中外,大都是以人為中心的著作,論人,則不能不基於情感。英雄主義也好,聖人價值也罷,都是情感的建構,再從情感中論述道理。史學方法百百種,不外就是「資料分析」之法,「論人」的歷史,自然也就得分析情感資料,往人的內心找資料建構所依憑的人性。在此點上,「後出師表」不折不扣就出於諸葛亮,偽與真根本無須花時間探究。

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在其政治環境裡沒有反對者,何況諸葛亮這樣大權在握的政治人。「後出師表」表現出的重點,毋寧說,就是諸葛亮對反對者(反戰者)的喊話,也就文中的「議者」。前後出師表兩次提到五月渡瀘,為什麼呢?諸葛亮旨在提醒反對者,他不是不會打仗,他可以有效控制軍方,而且也獲得了勝利,而這也代表劉備死後,一直有反對者懷疑諸葛亮是否撐得起這一隅天下。但是無奈,第一次北伐失敗了,而此次出其不意,最有機會有所斬獲,結果無功而返,迫使諸葛亮不得不斬愛將,自降三級,雖兵力損失不算太大,但對諸葛亮的個人威望挫傷甚深。這也是為什麼文中有「未解」六條,以塞反對者的悠悠之口,而這麼強烈的措辭,也是因為在第一次重挫的同年,他又想發動第二次戰役,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說詞。

夫難平者,事也………凡事如是,難可逆見…….

諸葛亮是個務求事前計畫周詳的龜毛男,但世事就是有偶然與意外,因而導致全局失控,所以他強調,再怎麼小心謹慎,往往不敵難可預料的發展,他能做的也就是「鞠躬盡力,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天也。

我認為「後出師表」並非偽作,原因即是此表內容十分深刻地說明了諸葛亮當時的處境,須知劉備集團本來就是外來者,在蜀紮根不深,對在地勢力而言,降曹可能還比較乾脆,也能保身家性命的安全,ㄧ如赤壁之戰前,東吳江左大姓的心思。孫權尚且要以外人魯肅,與軍頭周瑜的支持才能擋住反戰的聲音,反觀諸葛亮所能依憑的支持力量,絕不比孫權多。所以出師表一方面闡述正統之理,另一方面訴諸情感,成就了極為動人的政治演講,正說明了諸葛亮的處境艱難。

以此角度分析資料,「後出師表」的內容,本身就是堅強的證據,證明其出於諸葛亮,反倒是趙雲的卒年,可能有誤。眼前兩種證據,一是陳壽「三國志-趙雲傳」寫的趙雲卒年。另一是張儼「默記」才有的「後出師表」。誰說陳壽的記載比較可信呢?用什麼史學方法得出陳壽記載較為可信?張儼可是與諸葛亮同時代的人喔。所以裴松之盡責地說明此表的出處,以存疑,但絕不敢斥其為偽。

李敖講這題目,主要是講「漢賊不兩立」,曾多次被蔣介石所用,目的還是罵蔣,反正無論講什麼,他都能讓蔣連坐。製作人希望他別每集都罵蔣,偶而講講三國吧,李敖笑嘻嘻說好,心裡偷笑,傻子,講三國照樣能罵蔣,算盤打錯了你。

最近看到久不曾露面的李敖,因為他又出新書了,好友陳文茜邀請他來電視座談會,打書。李大師人已八十,講話都啞了也糊了,但整個人柔和了許多。面對台下的年輕人,李敖總算講了真心話,著作等身的他,自承他的書裡有許多偏見。確實,年輕人傾倒於其文才,但年齡漸長,見識多了,就會察覺李敖許多見解都挺偏頗,情緒主導理智,不過只要不是他的敵人,還是覺得李敖挺可愛,明明吹牛胡扯也可包容之。

大師你可得多活幾年。

雁默

2015.10.21

「後出師表」–諸葛亮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託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彊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託臣而弗疑也。

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偏全於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也,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於西,又務於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竝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後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計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聖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并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曹操智計殊絕於人,其用兵也,髣髴孫吳,然困於南陽,險於烏巢,危於祁連,偪於黎陽,幾敗伯山,殆死潼關,然後偽定一時爾,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駑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漢中,中間朞年耳,然喪趙雲、陽羣、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郃、鄧銅等,及曲長屯將七十餘人,突將無前。賨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餘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虛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於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以定。然後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後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力,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覩也。

5 則迴響

Filed under 李敖死前, 不妨疑古

5 responses to “後出師表與李敖

  1. 路人

    我不清楚這些奏章在當時會否公開,但是[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說這種滅自己威風的話真的恰當嗎,我的史學文學基礎相當薄弱,只是按常理去想,臨陣的宣言、給皇帝的奏章能這樣說嗎?

  2. 確實有種看法認為後出師表顯得小家子氣,充滿怨懟與自卑,因而不應是諸葛亮作品。只是如我所言,這表很明顯是針對反戰者的呼籲,說曹操軍神ㄧ隻,也是屢嘗敗績,因而若大家要以第一次北伐的失敗,作為反戰的理由,是不公平的。

    「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也是同理,而且多了一層因素,就是劉備集團以外來者的身份,要求本地人捐錢捐性命一起搞統一,本就有難度,更何況強人劉備已死,諸葛亮能否撐起ㄧ片天引起質疑,甚至背叛,所以五月渡廬他講了兩次,便是暗示反戰者,他有能力控制軍方。

    重點在於,我認為諸葛亮心知肚明,北伐成功,需要靠天時地利人和所創造得奇蹟才有可能性,但他不能停止軍事行動,因為ㄧ但鬆懈下來,反戰怯戰厭戰的力量會愈來愈大,這便叫作「坐而待亡」。

    後出師表對反戰者發聲,在當時是很合理的政治處境,因而其真實性我想是比趙雲的卒年還要高。

    雁默

  3. 路人

    在重頭看一遍前出師表,感覺就是在交代後事啊,有種淡淡的哀愁,以前從來未曾發現。
    後出師表的感覺還是不對,就我看來是有種現為自己開脫的味道。當然按您的見解這種開脫是必須的,但是,嗯,味道就是不對。

  4. 路人

    對了,請問您的新書怎樣了,如果要出版那就恭喜了,不然加在天知道apps裡也是極好的:)

  5. 我正在重寫,想到了一個新的方式敘述故事:)

    至於能不能放在App裡,我會第一個通知您

    雁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