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德經」 四十五章

大 成 若 缺 , 其 用 不 敝 . 大 盈 若 沖 , 其 用 不 窮 . 大 直 若 屈 , 大 巧 若 拙 , 大 辯 若 訥 . 躁 勝 寒 , 靜 勝 熱 , 清 靜 以 為天 下 正 .(今本)

大 成 若 缺 , 其 用 不 敝 . 大 盈 若 盅 , 其 用 不 窮 . 大 直 如 詘 , 大 巧 如 拙 , 大 贏 如 . 趮勝寒, 靚 勝 炅, 請 靚 可 以 爲 天 下 正. (帛書甲)

大 成 若 缺,其 用 不 幣。大 盈 若 盅,其 用 不 窮。大 巧 若 拙,大 贏 若 詘,大 直 若 屈。燥 勝 凔,清 勝 熱,清 靜 為 天 下 正  (郭店乙)

今本英譯ㄧ:

Great perfection seems incomplete, 完美都是看似缺憾的

But does not decay ;  但永遠不會衰敗   

Great abundance seems empty,  充裕都是看似虛空的

But does not fail.   但永不缺乏

Great truth seems contradictory; 真理都是看似矛盾的

Great cleverness seems stupid;   靈巧都是看似笨拙的

Great eloquence seems awkward. 雄辯都是看似口拙的 

As spring overcomes the cold,     春天戰勝寒

And autumn overcomes the heat, 秋天戰勝熱

So calm and quiet overcome the world 平靜與寧靜戰勝世界 

英譯二.

Great perfection seems flawed, yet functions without a hitch.  完美皆有瑕疵,然而總是順利無阻

Great fullness seems empty, yet functions without exhaustion. 充裕都是看似虛空的,但永不匱乏

Great straightness seems crooked, 最直的都看似彎曲

Great skill seems clumsy,      最靈巧的都看似笨拙

Great eloquence seems stammering. 雄辯都看似結巴 

 

Excitement overcomes cold,   躁動勝過冷酷

stillness overcomes heat.      寂靜勝過熱烈

Clarity and stillness set everything right.  清澈與寂靜使一切都正確

英譯三.

(Great or overflowing virtue)

Who thinks his great achievements poor

Shall find his vigour long endure.

Of greatest fulness, deemed a void,

Exhaustion never shall stem the tide.

Do thou what’s straight still crooked deem;

Thy greatest art still stupid seem,

And eloquence a stammering scream.

Constant action overcomes cold; being still overcomes heat. Purity and stillness give the correct law to all under heaven.

我不會翻譯第三個版本,很惹人厭的英文,有需要的朋友請自行參考。

此章有些字意義不明,雖然歷來也都有解釋,不過我始終存有疑惑。郭店乙,帛書甲與今本,三種版本對照,今本的「大 辯 若 訥」很顯然是後人竄改附加的。「大 直 若 屈」出現在最早的郭店乙與最晚的今本,但漢初的帛書甲卻用「大 直 如 詘」,因而細讀三版差異,使得「詘」,「」,「燥」三個字很難解。

「老子」有著大量的悖論一如此章,最大的其實是小,最快的其實是慢,最硬的其實是軟,簡言之,人都為表象所欺,事實往往與表象相反,這類的思辨除了挑戰我們的既定思維,也挑戰語言結構。若將「老子」視為哲學閱讀,這類的悖論確實堪稱是ㄧ種洞察,但若將「老子」的內容視為政治主張,則它們代表ㄧ種「弱者不弱」的立場。

「老子」對強者的敵意十分清晰地呈現在它精簡的文字裡,此章就是顯例。

「成」,或解為「盛」,器皿之意,或解為「成就」,在意義上兩者相去不遠,我認為解做「豐盛」對應「缺」字即可,英譯打破此字陳規,用「完美」讓人更容易理解。

「盈」即器滿,「盅」為器虛,此句至今已成為「大盈若虛」而為大眾所熟知。古意為器皿的狀態,所以後一句「其用不窮」,就容易理解了。永遠保持虛空的器皿,才能不斷盛物,也才是豐盛。

「大 辯 若 訥」一如英譯,容易理解,但帛書與郭店版是「大 贏 如 㶧」,「大 贏 若 詘」。高明解「贏」字為盈餘之意,「㶧」為虧損或不足之意。那麼「大 贏 如 㶧」即可理解為「最大的盈餘就是虧損」。尷尬的是,年代更早的郭店版偏偏是「大 贏 若 詘」,「詘」意為「屈服」,如此一來,「贏」就是輸贏的贏了,因而其實這話直白得很,「最大的勝利狀似屈服」……整死解經者。

「躁 勝 寒 , 靜 勝 熱 , 清 靜 以 為天 下 正 」這整段很難解,帛書版所不同者只有異體字如:「趮」,「靚」,「炅」,而意義相同。郭店版則差異較大。王弼的解釋「躁罷然後勝寒,靜無為以勝熱,以此推之,則清靜為天下正也。靜則全物之真,躁則犯物之性,故惟清靜,乃得如上諸大也」,看起來更令人迷惑。

「躁」解為急躁,原意為「擾動」,那為何勝寒呢?英譯的解法挺新鮮,「Spring」春天,「Excitement」興奮,「Constant action」持續不斷地動,總之就是「動起來可以克服寒冷」之意。「」在英譯裡解為「autumn」秋天,「stillness」寂靜,「being still」保持安靜。總之就是「安靜下來即可克服炙熱」。那麼「動起來可以克服寒冷,安靜下來即可克服炙熱」與「清 靜 以 為天 下 正」有什麼邏輯關係呢?

「靜」 勝 「熱」 勝 「寒」,所以「清 靜 以 為 天 下 正」。

此章以最古的郭店乙版翻譯。

大 成 若 缺,其 用 不 幣。大 盈 若 盅,其 用 不 窮。大 巧 若 拙,大 贏 若 詘,大 直 若 屈。燥 勝 凔,清 勝 熱,清 靜 為 天 下 正。

完美都是看似缺憾的,但能歷久彌新,充裕都是看似虛空的,但永不匱乏。真正的靈巧都是看似樸拙的,真正的勝利都是看似屈服的, 最直的都看似彎曲。動起來可以克服寒冷,安靜下來即可克服炙熱,所以只有保持清靜才是正道。

注:最後ㄧ段我並不滿意,但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解釋。

雁默 2015.8.20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老子的老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