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當然是以攻為守

網路上頗有些不無見地的看法,認為諸葛亮「以攻為守」是錯誤的,由於我一向持此論點,因而想特別說ㄧ下這個問題。結論說在前面: 諸葛亮當然是「以攻為守」。

反對的意見,主要論點如下列: ㄧ. 諸葛亮北伐以前,魏國有主動伐蜀,或諸葛亮北伐以後,魏國再無伐蜀之舉,是證明諸葛亮「以攻為守」的前提。二. 往例,從未曾有過弱國向強國挑戰,以攻擊的態勢作為防守的目的。三. 蜀國自法正時,便以固守自保為下策,若不出兵則不能削弱敵方,也無法吸引投誠者。四. 費禕曾對姜維說,「丞相猶不能定中夏」,可証諸葛亮確有逐鹿中原的企圖。五.採取守勢,則無需在叢山峻嶺間空勞師旅,大費周章. 六. 蜀漢的攻擊不但不能遏止魏國進犯,反而令原本全力伐吳的魏軍,兵鋒向蜀,「以攻為守」卻得到反效果。

那麼,以往做過的論述,扼要重申於下,並加以補充。

「以攻為守」,是以政治思想為架構,落實在軍事戰略的概念,換言之,本質是政治問題,只是以軍事為手段實現。這個概念的產生,來自於ㄧ個難以撼動的事實: 蜀國消滅魏國的機會渺茫。因而,從劉備到諸葛亮,從建立成都政權到五丈原丞相吐血三升而亡,從曹操到曹叡,魏,蜀兩國各方面的強弱態勢,從未改變。這是現實,而傑出的政治人物,必然俱備認清現實的基本能力,劉備,諸葛亮心裡都清楚得不得了,因而,他們為了政權的延續,必然要務實地思考如何生存。「以攻為守」在當時蜀國的處境下,是最佳方案,若非以此為大戰略,劉備與諸葛亮只能淪為泛泛之輩。

「以攻為守」戰略,必須從「對內」與「對外」同時進行瞭解,因為古今中外,沒有一個掌握實權的政治人物,在政權內部沒有政敵或論敵的,所以僅是對魏蜀兩國的情勢看此戰略,自然是不夠,敵人不是只有魏國,劉備與諸葛亮也都必須解決國內反戰的聲音,這聲音自然也隱含了對劉備集團的反感。

一般順序,先安內後攘外,對敵國擺出作戰態勢,能夠合理地強化政權賴以為存的軍隊,一支效忠於中央的軍隊(包含情報系統),而此軍隊,又是恫嚇國內政敵最有效的力量。劉備的前輩劉焉便是最好的例證,當漢政權中央威信掃地,軍事實力又弱的時候,地方勢力當然是不歡迎中央指派的外人來統治他們的,因而「號稱」益州牧的劉焉,最初不得其門而入,爾後又得靠「外力」作為傭兵逼地方勢力就範,同樣作為外來者,劉備處境又何嘗不是如此?差別僅在於,劉備一開始就取得了巴蜀部分地方勢力的支持,才得以趕走劉璋。而劉璋政權之所以產生內賊,正是因為擺不平境內不同勢力的鬥爭。支持劉備的地方勢力,自然也有政敵,劉備選擇的方式,便是一面妥協,一面打擊,諸葛亮以嚴法治蜀,正是規整境內不同的實力者,以免重蹈劉璋之覆轍。

安內的工作,絕非ㄧ朝ㄧ夕所能完成,在國內粗安後,劉備便積極強化「中央軍」與宿敵曹操爭勝,而一切為攘外做的準備,反過來也能恫嚇國內不太合作的政敵,諸葛亮所承接的劉氏企業,便是如此背景。換言之,「以攻為守」是自劉備時代即已開始的政治措施,也是劉備政權得以在巴蜀生根的原因。

關於法正著名的論述,爭漢中的上中下三種好處,「上可以傾覆寇敵,尊獎王室,中可以蠶食雍、涼,廣拓境土,下可以固守要害,為持久之計」,也即是蜀國日後的三種生存模式,而劉備與諸葛亮,都選擇了第二種,「蠶食雍、涼,廣拓境土」,正是「以攻為守」思想下的決定。以當時蜀國處境,直搗黃龍於曹魏核心,是一種奢談,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構成的奇蹟,方能完成。閉境固守,偏安於巴蜀,對麾下主戰又追隨多年的老戰友如何交代?也填不滿劉備那個大心臟。那麼,一步一步來,一塊一塊敲下魏國城牆,既能滿足爭勝之癮,又不致賭太大,再者又能在內部鞏固政權,當然是最佳方案。於是在奇蹟還未發生的時候,諸葛亮接下了這一棒,繼續往前跑。

也就是說,「蠶食雍、涼」是「守」,以攻擊的方式,推進蜀國的防線。

攻擊是最佳的防禦。

如此才能理解劉備的「方圖涼州」,與諸葛亮否決子午谷直取長安的用心。鏡頭切到東吳,當初呂蒙勸孫權暫緩攻略徐州,先搞定荊州關羽,主要的論點在於徐州「地勢陸通,驍騎所騁,至尊今日得徐州,操後旬必來爭,雖以七八萬人守之,猶當懷憂」。魏國有些勢必力爭的防線,就算一時取得,魏國也立馬就全力奪回,就算以重兵防守也難以確保,因為該地區是魏國部隊主場。徐州如此,關中亦如此,魏延以軍事角度主張直搗長安,有了關中,雍涼地區即是囊中之物,理論上是正確的。但諸葛亮除了是戰場指揮官,也是政治首腦,他必須考慮到魏國將不惜一切代價奪回關中,蜀國很難撐得住強國之攻勢,此其ㄧ。徐州尚且要七八萬人固守,還不一定守得住,鎮守關中的兵員數目自然不少於此,且佔據關中,漢中也是不能不放重兵固守,蜀國有那麼多兵嗎?又有幾個將領守得住?此其二。此兩點,都是拿下長安後,必然要立即有對策的重點,而諸葛亮解決不了。魏延率萬人孤軍於深險之通道,部隊安危還是小問題,大問題是取得長安後如何。子午谷計劃對諸葛亮而言,在「以攻為守」的指導原則上,牛頭不對馬嘴。

那麼,既然「蠶食雍涼」是守,諸葛亮也就不需要以「魏國先攻擊蜀國」為前提進行北伐。而「以攻為守」當然要付出代價,所以也不存在空勞師旅,大費周章的問題,若不是以防禦作為攻擊目的,代價將遠超過空勞師旅。另外,挑釁魏國,反而引起反撲而造成反效果的問題,答案在「後出師表」裡。諸葛亮的千古名言,「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我是打不過,但打不過也得咬牙打,因為不打最終也是滅亡,不如打,總比等死好。換言之,諸葛亮認為蜀國不伐魏,最終也只是等死,但我弱敵強贏不了,最佳生存之道,便是以攻擊為防禦。所以,魏國反撲是預期效果,而非反效果。

談此問題,很容易忽略ㄧ個重要的人,那便是孫權。談此問題,也很容易忽略一種角度,那便是「能不能不攻」。蜀漢的處境,說穿了就是不「以攻為守」也不行,即便諸葛亮只想守不想攻,也不可得。排除諸葛亮自己的信念,野心或慾望不談,除了主戰的自己人,反戰的本土人,諸葛亮還要顧慮虎視眈眈的孫權。孫權最可怕的ㄧ點,就是他隨時會變,今天是朋友,明天就難說,諸葛亮若不讓自己積極備戰,第一個打他的,恐怕是孫權。這是為什麼劉備死後,諸葛亮要花費諾大的心思,恢復蜀吳關係。在招待吳使張溫時,他使出渾身解數,文臣武將ㄧ字排開,目的不為別的,就為了讓孫權相信,蜀國是有實力,有意志作戰的,我的麾下除了人才濟濟,還獲得益州本土人士的支持,這便是為什麼「丞相亮領益州牧,選迎皆妙簡舊德」。劉備死後,魏國的態度是嘗試收編諸葛亮,孫權則是另一番心思,若諸葛亮擺不平新的政治情勢,顯然他就要出手取蜀。換言之,即便魏國冷處理征蜀事業,蜀國也難以偏安,當初失荊州劉備征吳,按鐵板神算劉曄之言,目的之ㄧ便是「用衆以示有餘」,顯示在孫權面前展現怯懦或發懶,就要倒大霉,而諸葛亮的處境,又比劉備當時更為艱難,更形孤立。

因而無論如何,攻擊的態勢是ㄧ定要擺出來的。

至於往例有沒有弱國為了自保而挑戰強國,實在不是重點,如上所述,蜀國之處境,與劉備集團的處境,還得分開看待,劉備政權的利益與益州本土勢力的利益,必須有解決方案,不能簡單地用化約的弱國往例作為類比。另外,「蠶食雍涼」也具有收編魏國投誠者的效果,更不必提那些對魏國原本就沒有忠誠基礎的胡漢地方勢力了。因而,「以攻為守」的戰略非但沒有貶低蜀漢小國,反而印證了劉備與諸葛亮的傑出與務實。

我想,反對者最不能忍受的,應該是「諸葛亮只想偏安」這個「以攻為守」可能內藏的意涵。諸葛亮這個人經過長久以來的歷史建構,為報答君恩,為復興漢室鞠躬盡瘁的形象深入人心,「再怎麼說,都不應該是個偏安的懦夫吧」,人們很自然會這麼想。不過,這只是詞語引發的不當聯想,試問,足球比賽,某方以攻擊為防禦,你會覺得是懦夫行為嗎?相反地,這是在弱勢時的ㄧ種積極表現,ㄧ種不放棄的精神,與力挽狂瀾的策略。

這也是歷史建構的問題。

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注吳國張儼「默記」—–「孔明起巴、蜀之地,蹈一州之土…….抗對北敵,至使耕戰有伍,刑法整齊,提步卒數萬,長驅祁山,慨然有飲馬河、洛之志」。

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注—-「袁子曰: …亮治實而不治名,志大而所欲遠…」。

晉書-宣帝紀,連司馬懿都說「(諸葛)亮志大而不見機」。

史冊有許多指稱諸葛亮「志大」的例證,怎麼看他都與「偏安」沒緣。所謂「偏安」是指不圖收復失土,只求於故土的ㄧ隅坐享安逸,因而,既然是「偏安」,就不會費心費力「以攻為守」,自然也與諸葛亮的「志大」並不衝突。再者,有逐鹿中原的積極意志,不代表諸葛亮應該昧於現實,瞻前不顧後。只是因為諸葛亮被歷史建構得「太積極」,以至人們無法忍受有一丁點消極嫌疑的論點,破壞這個形象。

看歷史人物與事件,不如回歸現實吧。

最後,諸葛亮的北伐,有沒有達到凝聚蜀國民心的目的?這個問題與「北伐的目的之ㄧ,是凝聚蜀民恢復漢室」並沒有衝突。一個是企圖,ㄧ個是結果,並不能以「結果」推論「企圖」的有無。有趣的是,後世的人紛紛對諸葛亮北伐大業按了千千萬萬個贊,反對者卻舉了例證證明當時蜀民不買賬,這不是反而說明了諸葛亮必須「以攻為守」嗎?為守而戰,蜀民尚且苦不堪言,為攻而戰,蜀民還不反嗎?

政治往往有些問題,不是一個世代可以解決的,諸葛亮的以攻為守,是向現實妥協的無奈選擇,並寄希望於下ㄧ代。隆中對是北伐前二十年的事了,天下仍未有變,形勢上從未產生諸葛亮期待的變數,大志歸大志,做不到卻也就是做不到,以臥龍之智,只能以攻為守,求仁得仁。

丞相心思,在「後出師表」裡,再清楚不過。

雁默

2015/4/4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2 responses to “諸葛亮當然是以攻為守

  1. 路人

    反對者好奇怪,一件事件的發生永遠不會只有一個原因。
    丞相是有大志的,但跟以攻為守不相矛盾。揮兵北伐可以得到團結蜀民的效果,此其一。在北伐中尋找戰機,甚至因此而牽引出魏國內部的破綻,此其二。
    此兩者,相輔相承,武侯北定中原,還於舊都是目的。以攻為守,穩住政權也是其目的。

  2. 若您有興趣,原文如下,寫得是不錯的。
    http://tieba.baidu.com/p/305424409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