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試閱版連載三

二.董仲舒的地反攻

 

思想是理想,政治是實,寄希望於政治,學術就得適政治,取得發言,才有機會改變實。儒學到了武帝時代的董仲舒,總算找到了適之路,這才發問題出在孔學不夠用。漢初黃老學確實住了政治局面,宮廷里君尊臣卑,宮廷外法制明,盡量不擾民,盡量不與侯及匈奴過不去, 造就了「文景之治」。儒者這時已經不得不真考慮轉型,否與政治無勢發展下去,再也沒人肯學這個沒前途的學了。直到國充盈,野心勃勃的武帝時代揭幕,了壓制侯,反匈奴,就得戰,就得擾民,擾民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理由需要正義的述,於是黃老學就有點不夠力了。武帝下要求民間知分子提出新的治國辦法,被採用有重,董仲舒的「天人三策」登,改變儒學命運的時刻

 

於儒者得勢是否確在武帝時代,董仲舒的實際政治地位,「天人三策」的真實性,由於無宏旨,此處不詳論。董仲舒的重要性,在于思想上對兩漢知識階層的影響,從而往上蔓延到政治,成菁英文化的大統(Great tradition),往下滲透到民間,成通俗文化的小統(Little tradition)。他所建立的思想體系,言之就是「天人哲學」,將孔子「人的哲學」與當時所盛行的宇宙論結合,使得儒者在述人間範時,有了形上的哲學依據。情況類似十八世的歐洲哲學家以當時風行的自然科學依據,建立新的哲學體系ㄧ樣,是知發展的自然演。孔子學依據的是周禮周政,以及他個人的崇高理想,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儒者已被視不合時宜的理想主義者,經董仲舒這麼ㄧ和,儒學時尚了起,後的儒者在唱高調時不再那麼心虛理虛,他可是ㄧ個明的啓發者,對儒學而言,是ㄧ種戲劇性的變。

 

不如,與時具吧。

 

緯」與董仲舒所掀起的時代思潮,有著外在與內在的聯。外在的部分,是於「天命」,「天人感」,「災異告」這類「物理回人理」的明白宣稱,人在討論現實的人間事時,蒙上了ㄧ神秘的外。不言天,就不能解決人的重大問題,使得「言」成了合理的存在。內在的部分,是於經典重新詮釋的方法,使人不知不中適了「自」甚至「無中生有」的思考習慣,而所言」,就極人類這種思考方式才得以流

 

三.猜,春王正月

 

「公羊春秋」的第一句,「元年,春王正月」。歷不知有多少知分子精竭在研究這幾個字,眾說紛紜,蔚,自然不免穿附會。後人動用了甲骨卜辭,三統曆法,「王」字疏義,「論語」,宗法制度,金文,「尚」,卻始無定。 孔子再世,第一個要痛哭的,就是徒子徒孫們在這個鳥問題上浪以估的精力與時間,真是應驗了他完成「春秋」後的感「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孔子根據史所作的「春秋」,是年體的史,由於文字極,儒者都認為孔子將自己真實想法示在文字的選與排列上,也藏在他刻意不寫的史實里,也就是,不白,但你應該懂。「筆削」,「微言大義」,「春秋筆法」指的就是這種情況。言,並非文學上的技法,而是道德上的褒,於是此後中國史的寫作基本都是春秋式的,文學手法雖有差異,但春秋褒式的敘史基調卻ㄧ致。不過,因孔子「削」太多了,不經詮釋就看不懂,反而了後代儒者很大的操作空間。漢初,從戰國時代流的春秋注主要有三種版本,公羊春秋,谷梁春秋與左氏春秋,稱「春秋三」。春秋三的原作者都是傳說,分別戰國時期的齊人公羊高,人谷梁赤,以及春秋末期的左丘明,歷代學者對三的作者真有不同意見,但無如何,作者是儒者,並對春秋做了不盡相同的解,這是沒有爭的。三各有支持的學者,先後形成三種學派,各自都認為自己的解才是孔子的真意。

 

董仲舒,便是「公羊春秋」的家。

 

借由解「元年,春王正月」(或是「「元年春,王正月」」),我可以稍微感受ㄧ下「公羊」學者如何建構他的孔子留言。

 

元年,春,王正月。曰: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之始也。王者孰文王也。曷先言王而後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統也。(公羊春秋)

 

元年,就是君主(魯隱公)即位的第一年。春,當然是春天,ㄧ年始的季。正月,ㄧ月。 若這ㄧ整句是「元年春,正月」,那就是單純編時而已,但偏偏有個「王」字卡在中間是甚麼意思?「公羊」如是:  王,指的是周文王。甚麼要「王」要放在「正月」的前面?。周朝國君王周武王,但ㄧ般都尊他父親周文王第一個周朝君王,王正月就是周文王改朝代後所定的首月,商朝以夏曆的十二月正月,周朝以夏曆的十一月正月,「王正月」,「大ㄧ統」的意思就是尊周政唯一的正統,因此侯國的年遇到正月時,習慣性要加上「王正月」,代表這個正月是周朝所定的正月。「王正月」也出多周代鐘鼎文里,明是當時的習慣性用法。「春秋」只是遵循這個常例而已,公羊的解並無不恰當之處,「谷梁」,「左」沒有特別解這ㄧ點,認為這個習慣性用法沒有必要特別解。而董仲舒在「春王正月」上,卻發表了獨特的看法,後面再

 

然後「公羊」繼續孔子刻意不寫的部分: 何春秋不寫「公即位」呢?原了成全公的心意,甚麼心意呢?原公想把國家治理好以後,把國君的位置還桓公。桓公年幼,地位尊公年長,地位卑下,國人卻沒搞清楚。公年長而明,所以大夫都擁立他,若是此時公推辭,日後桓公恐怕也做不了國君,而且桓公即使年幼即位,恐怕也得不到大夫的真心佐。所以公即位完全是了桓公著想。那麼公如此明,卻不宜國君呢?因嫡長子才有,即便其他嫡子比較賢明。而也只有嫡子才有優先,庶子即使是長子也不能位。桓公之所以尊,是因母親尊,是正室,所以母親尊,兒子就尊—– 公只是代理國君,而非正式國君,所以公羊認為這是何孔子不寫公即位的故。三對於「春秋」不寫公即位的法基本ㄧ致,「左得最乾脆: 不即位,也。 公是代理君主,所以孔子不願用正式寫國君的筆法史,以彰君臣秩序的「正名」思想。

 

ㄧ句看似平常的文字,竟然藏了這麼意義深又感人的故事,你ㄧ定也的孔子「削」太多了。「春秋就是這麼ㄧ部外表含蓄,內心彭湃的著作」,孔子門徒這麼。然而,孔子的原意是如此? 不可考。

 

六個字就需這麼多解,ㄧ部春秋多好發也就可想而知。在我恍然大悟,何孔子思想那麼容易被曲解,被放大,被造,被以訛傳訛,因是他自己不清楚惹的。「罪我者,其惟春秋乎」,確實如此,「春秋」遮遮掩掩,「大義」也只能隨人解了。雖然這種情況也發生在哲學思想,甚至科學理中,但很少有甚麼學比「春秋」所的巧門還多,根本沒寫的部分,有心造者都能振振有,因聖人作「春秋」的真意,就在於那沒寫的部分啊。

 

董仲舒就是有心人。

 

案春秋之文,求王道之端,得之於正。正次王,王次春。春者,天之所也;正者,王之所也。其意曰,上承天之所,而下以正其所,正王道之端雲爾  (天人三策)

 

老歌重新曲變新歌叫做Re-Mix,董仲舒是儒學里的Re-Mix大師,其成名作「良對策」第一策: 我從「春秋」里悟到,所「王道」就是「正道」,「春王正月」,正字在王字下面,王字在春字下面,「春季」是天的行生的果,相對的,「正」是王者的行生的果,意思就是,王者,就是受上天的行,以「正」行動綱領統治萬民啊!

 

「春王正月」這首古典就這麼被重成流行曲。

這不是「無中生有」,甚麼才是「無中生有」?

附會的思考模式,就是如此。

而相信你也注意到,「天」出了。

 

 

…待續

7 則迴響

Filed under 未分類

7 responses to “「天知道」試閱版連載三

  1. 路人

    什麼時候可以下載得到呢,停不下來了

  2. 免費版已上架
    https://itunes.apple.com/us/app/han-shi-nian-biao/id877242350?l=zh&ls=1&mt=8

    完整付費版還在審核。

    雖然比較希望您可購買完整付費版,不過急的話,免費版也可購買整本書的完整內容。

    感激囉

  3. 結果您無法買整本書嗎?

  4. 那就殘念了,我若再花時間弄Android 就沒時間寫書了。
    建議您情況允許的話,iPad要有ㄧ台。
    電腦不能看App內容的。

    我將「誰殺了關二爺」重寫,會放在同ㄧ個App裡讓人下載。

    還是感激您的支持

  5. 訪客

    這種大作沒andriod版本,殘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