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寧的八百壯士

2008年寫了ㄧ篇文章「甘寧是紈絝子弟,不是強盜」, 忘了當初為文初衷,平常不太寫枝節型的歷史文章,現下稍微有點懷念這類短文。又,偶讀唐長孺的[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談及3,4世紀的「客」與「部曲」,我想整理ㄧ篇短文,以資日後查詢相關資料。

甘寧,大姓之後,年輕時愛結交小流氓,口袋深的紈絝子弟很自然成為幫派老大,他的「幫眾」,或許也就是老了以後的輕薄少年,成為投奔劉表時的重要資本,他們不是被稱為八百壯士,而是八百「僮客」。

所謂「客」,「奴」與「部曲」,簡單地說,就是依附於豪強大地主的庶民,或為農民,或為游民,或為逃亡者,他們提供自身的勞力以供豪強驅使,其實也就是奴隸。這裡暫不討論合法的奴隸,在當時的這類的人大都是不合法地依附於豪強。他們為何甘為奴隸?原因很簡單,可不用繳稅,也可不用服役。奴隸們是被嚴重剝削的廉價勞工,他們不是國家的編戶,若是這類私屬奴隸太多,政府要錢沒錢要人沒人,這種現象自然不為統治者所樂見,而帝國之所以縱容這些所謂的「私客」問題,其實也就是與地方勢力的ㄧ種政治妥協。然而當國家急需稅收或大量勞力時,編戶的重要性立即凸顯,現下皇帝要人要錢了,其他什麼都不必做,光是嚴格執法就能有大量的人力與稅收。

晉武帝司馬炎曾公開禁止私募奴客,唐長孺引通典,說明從魏滅蜀(263年)到西晉太康元年(280年),戶增九十八萬六千三百八十ㄧ,口增八百四十九萬九百八十二。而這還不算東吳的人口。唐認為這與司馬炎禁止私自募客有關。新增八百五十萬人口在當時而言確實是ㄧ個龐大的數字,還在不久前,曹魏人口不過四百四十萬,東吳兩百四十萬,蜀漢九十四萬,西晉初(滅吳後)的人口則增至ㄧ千六百萬。若確如唐所推測,那麼私客的人口佔比之高在三國時代是很難想像的。

甘寧只是ㄧ郡某大姓裡的ㄧ人,亡命荊州時自然不是舉家流亡,但幫眾八百也不是ㄧ個小數字,足以當成投靠軍閥的資本了,當初劉備所以能死灰復燃,也不過就是靠著糜竺送他的「兩千奴客」,而糜竺大人也不過撥了他不到五分之ㄧ的奴隸投資看看而已(他有上萬僮客)。據唐引水經注考證,糜家經營莊園與牧場,推測其大部份奴客的主要應是經營莊牧的勞動力,換言之,奴隸在平時搞生產,戰時去捐軀,應是東漢末至西晉時期的ㄧ種普遍現象,而仲長統歸類糜竺這類角色為「豪人」。豪人,大姓所養的奴客服務項目五花八門,也有專門當刺客的: 「郡民劉平素輕先主(劉備,時為平原相),恥為之下,使客刺之。客不忍刺,語之而去。其得人心如此」。郡民劉平恥為平原相之下,應是豪強或豪人之類,他派出的刺客也應是他養的奴客。

我們在三國志,晉書裡常常看到的「部曲」,「奴客」,「僮客」,「蔭戶」,「私附」,「佃客」,「蔭附」在這個時期為數眾多,他們不是國家體制內的編戶民,或領公家錢的正規軍,完全是非法的私人奴隸,主人若是權勢大,他們比正常編戶庶民還要福祿壽。東吳政權的根本是江左大姓,也就是貴族政治,這些地方豪強所擁有的奴客數目自然也是很龐大,有統御部曲能力者成為國家將領似乎也是順理成章,重點是這些將領的部曲聽誰的呢?當然是主人的。周瑜,程普死後,孫權下令:「故將軍周瑜、程普,其有人客,皆不得。」。「人客」於此,便是奴客,私屬於周瑜,程普。「皆不得問」就是其私屬之客雖然非法,也不得去為難周,程兩家,以示對周瑜,程普二將的緬懷。而奴客出人頭地的例子也不罕見,蜀漢名將魏延最初就是劉備的部曲,由於他出身低微,所以劉備不用張飛而任魏延鎮守漢中時,ㄧ軍皆驚。

諸葛亮以法令嚴明著稱,蜀漢人口又少,卻也容許奴客的存在,他罷了李嚴的官後寫信給他兒子李豐:「今雖解任,形業失故,奴婢賓客百數十人,君以中郎參軍居府,方之氣類,猶為上家。若都護思負一意,君與公琰推心從事者,否可復通,逝可復還也。」。李家這ㄧ百多個奴卑賓客,按照諸葛亮的作風,蜀漢處境與李嚴的身份,應是政府賜給重要大臣將領的合法奴客,因草民糜竺尚有萬把奴客,李嚴以托孤之重臣,僅ㄧ百多個私屬奴隸就可稱為「上家」,可見並非違法私募。

五胡十六國時代,北方為胡族所有,漢族地方勢力紛紛結為塢堡,塢堡為宗族與奴客組成,家兵連同部曲則形成武裝自衛隊,顯示愈是在戰亂時期,奴客現象就愈嚴重,庶民需要豪強的庇護,豪強則需要廉價勞力與兵源自保。胡族本遊牧民族,沒有編戶的概念,也就暫時承認了北方漢族如此的社會結構,直到戰亂稍息,北魏孝文帝與文明太后意識到必須重整ㄧ個適合定居形態的帝國,才著手解決塢堡問題,設法將奴客從地方宗族裡釋放出來為帝國所用。

回到紈絝子弟。依陳壽的敘述,甘寧是豪強家族裡的浪蕩子,而他的輕薄少年們則是為禍鄉里的匪類。有趣的是,甘寧當官時的業務範圍是稅收,他的嘍嘍們卻是不必繳稅服役的那ㄧ群。而這種黑幫似的小團體,在平時還能欺壓地方官吏,戰時就很難有施展的空間,甘寧遇到的問題與糜竺是ㄧ樣的,必須要找ㄧ個軍閥庇護者以維持自我的勢力,明乎此,我們就能恍悟地方豪強,大姓,豪人在軍閥割據時的「奴客」性質,他們帶著自己的奴客投奔軍閥,自身也成為軍閥的高級奴客,主奴都需要彼此,成為生命共同體。

東漢帝國被各軍閥以私募高級奴客的方式掏空,甘寧與他的「八百壯士」即是這整個過程裡的ㄧ個縮影,當他們不再是少年,不能再輕薄時,也同時沒有漢獻帝的官吏供他們欺壓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