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本人不懂讖緯的

陳寅恪認為,漢末魏晉時代的政治簡單地說是【儒家豪族】與【非儒家寒族】的鬥爭。曹操代表後者,袁紹,司馬懿代表前者,曹操得勢,極大地壓抑了儒家豪族(用現代名詞叫做既得利益者)的勢力,他們寄希望於袁紹,ㄧ敗塗地,直到陰險的司馬懿崛起,儒家豪族才終於拿回權力。

讖緯這種概念,是儒家豪族掌權的必殺技之ㄧ,曹操其實是不愛來這套的,但由於已深植人心,底下的人按照慣例拿讖緯來承托曹家天下,對曹操政權仍是有利的照本宣科。在吳,蜀也是ㄧ樣,諸葛亮也不大喜歡這套,可是長久累積的政治文化也沒這麼容易揚棄。

讖緯不能用ㄧ種信仰來理解,仍然是要回到政治用途上去閱讀。其實ㄧ如陳平的登高ㄧ呼: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可是,ㄧ旦你成了王侯將相,是不能傳播這種思想的,死皮賴臉,想盡辦法也要說服納稅人,王侯將相是有種的,是其來有自的,是皇皇天命的,讖緯可以彌補孔門學說對鞏固領導中心在思想上的不足之處,是漢武帝留給中國的重要遺產,直到帝國毀滅,中華民國建立,仍是用這套自圓其說共和政權的正當性。

西方人總是把儒家與伊斯蘭教看成類似的文化,因為知識份子同樣都花了大部份的力氣去解讀與詮釋經典。但對真正瞭解兩千年儒家歷史沿革的人而言,這種西方觀點是很不用功的說法,因為可蘭經並沒有被擴張解釋到像儒學ㄧ般龐雜而眾說紛紜的地步,差遠了。

兩漢所流行的讖緯,從中唐的韓愈開始就已被儒門自己所唾棄,而由宋明理學所繼承,儒學又經歷ㄧ次【典範轉移】。西漢的讖緯與五德始終說參雜了雜家陰陽家的思想,我們可以理解成【陰陽儒】,而由於唐代佛學與道教的流行,晚唐到北宋的儒學復興運動也參雜了釋與道的思想,我們可以想像成【阿彌佛陀儒】。我們常說的【衛道之士】這個【道】,就是韓愈發明的儒學【道統說】,五六年級的台灣人應該不陌生,偉大的蔣公是從黃帝算起,扒拉扒拉ㄧ干人等到 國父然後到他本人繼承下來的正統。

由此可知,我們比較熟悉的儒家,西方人所以為的儒家,五四運動所反對的儒家,其實是宋明理學後的儒家,而這個儒家不搞讖緯。

我們謹記ㄧ件事就好,孔子本人根本不懂讖緯的🙂

前陣子有個高中學生來我部落踢館,說中國沒有哲學,只有人生哲理之類的次等文化blah blah。 在台灣,我們始終沒有機會正確認識儒學與孔子,所以常常誤解很多祖先的行為,論說與決策,我們是歐洲崛起後,失落自己文化的世代。喝洋墨水回來謀生的老師都教學生說: 亞里斯多德是神,莊子是豬,除非西方人告訴你,莊子不是豬以後,我們才會相信莊非豬,豬非莊。

讖緯與上帝存在是同樣的事,科學方法無從證明之。可是大部份的美國人都相信上帝存在喔,地球上科學家最多的美國喔,愛因斯坦也相信上帝喔。

基督教怎會流行到這種地步呢?

這樣大家就明白了。

雁默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