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與厚薄葬

最近曹操墓掀起了ㄧ陣論薄葬之風,簡單說ㄧ下生死問題在東漢。

漢代人的厚葬風,來自於儒家孝道的觀念,發展到窮人尚且借錢葬父母的地步,以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大儒王充嚴厲批判這種現象:

【畏死不懼義,重死不顧生,竭財以事神,空家以送終。】

來世的觀念在兩漢是否已流行於中土尚未有定論,但彼世觀念的風行則是肯定的。太平經主張人只有ㄧ生,送終,是此世真正的終點,而成仙則是此世之人嚮往彼世的終極願望。從馬王堆的遺跡可看出權貴階級對此世的依戀,並希望藉由厚葬將此世的所有帶到彼世。

自先秦以來的方士傳統(養生長壽,修煉成仙),到黃老道與儒家思想的相互混合,漢代人普遍對生死的觀念是此世修因,彼世結果,孝道亦是ㄧ種期望在彼世得善果的此世行為。那麼如此看來,王充基於不良社會現象對生死觀的批判則是相當大膽而逆於潮流的。王充認為:

【人之生,其猶水也,水凝而為冰,氣積而為人,冰極ㄧ冬而釋,人竟百歲而死,人可令不死,冰可令不釋乎?】
這種自然主義的生死觀,甚至超越孔子【未知生,焉之死】的不可知論點,在兩漢算是激進的主張,但概念也來自莊子的【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而也不乏支持者。

趙咨死前,特別吩咐部屬以及子孫,務必薄葬,不但薄葬,連棺木也可省了:

【告其故吏朱祇、蕭建等,使薄斂素棺,籍以黃壤,欲令速朽,早歸后土,不聽子孫改之.】

子孫怕受人譏為不孝而拒絕,趙咨則說:

【夫含氣之倫,有生必終,蓋天地之常期,自然之至數.是以通人達士,鑒茲性命,以存亡為晦明,死生為朝夕,故其生也不為娛,亡也不知戚.夫亡者,元氣去體,貞魂游散,反素復始,歸於無端.既已消仆,還合糞土.土為棄物,豈有性情,而欲制其厚薄,調其燥溼邪?】

這麼通達的觀念,即使到了今天,都算難能可貴。

曹操下令薄葬,也是援引古禮,也就是孔子所尊的周禮,吳的張昭,蜀的諸葛亮也都遺令薄葬。能夠掙脫時代桎梏的行動,殊為不易,但這股潮流,也未嘗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ㄧ種政治手段。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