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猩比較理智

讀通典南蠻篇時,其中ㄧ段趣味橫生: 猩猩會說話。

【哀牢人皆穿鼻儋耳,其渠帥自謂王者,耳皆下肩三寸,庶人則至肩而已。土地沃美,宜五穀蠶桑。………出銅、鐵、鉛、錫、金、銀、光珠、琥珀、水精、琉璃、軻蟲、蚌珠、孔雀、翡翠、犀、象、猩猩、貊獸。山海經云:「猩猩知人名。」據華陽國志曰:「永昌郡有猩猩,能言,取其血可以染朱罽。」荀卿子曰:「猩猩能言笑。」淮南萬畢術曰:「婦終知來,猩猩知往。」注云:「並神獸也。」後魏酈元注水經云:「武平郡封溪縣有獸名猩猩,猿形人面,身毛黃,姿顏端正,善學人語,聞者無不酸楚。」太原王綱著傳云:「阮研曾使封溪,見邑人說,猩猩好酒及履,里人置之山谷常行路。百數為羣,見酒物等,知人設張取之。此獸甚靈,先知其人祖父姓名而詈曰:『奴欲殺我,捨爾去也。』既去復還,因相呼曰:『試共嘗酒。』及飲,乃甘其味。逮乎醉,皆擒之,無遺逸。遂置檻中,隨其所欲飼之。將烹,索其肥者,乃自推擇,泣而遣之。」又禮記曰:「猩猩能言。」廣志云:「猩猩唯聞其啼,不聞其言,出交趾郡封溪縣。」按:前代永昌郡卽今之雲南郡,武平郡卽今之安南府,並封略之內。古謂其靈而智,不因人敎而解人語,殊為珍異。秦漢以降,天下一家,卽嶺南獻能言鳥及馴象,西域獻汗血馬,皆載之史傳,以為奇物,復廣異聞,聲敎遠覃,如越裳白雉之類,故彰示後代。則猩猩不劣於鳥象,何為獨無獻乎?獲之以充口實,則致之固難也。王莽置漢孺子於四壁中,禁人與語,及長不能名六畜。猩猩若非靈異自解人語,卽須因敎方成,又不可容易而為庖膳也。是知諸家所說,不加考覈,遞相祖述耳。佑以為廣志尤足徵矣。「血染朱罽」,徧問胡商,元無此事,故詳而疏之。】

哀牢人是中國古代西南非漢民族之ㄧ,在戰國,秦漢時代是ㄧ個大國,直到東漢時代才歸屬於漢帝國。其幅員東到大理洱海區域以南,南至泰國、老撾、越南北部,西到緬甸東北部,北至西藏東南部。歸屬中國後,於公元69年漢政權將之納入帝國郡縣體制,設立永昌郡,為帝國極西南之邊境。換句話說,這裡是包含雲南,並接壤南亞印度的東南亞地區,其活特產自然是亞熱帶物種。

通典作者杜佑是唐朝人,對於史載的"猩猩"產生了困惑,因而稍微考據了ㄧ下。想當然爾,非人類而能仿人說話者,就我們所知只有鸚鵡。但史冊言之鑿鑿,卻無人曾指證歷歷,違反常識的訊息,問題往往不在常識,而在訊息。猩猩血能當作布的染料這種怪事暫且不論,猩猩能笑也可當作ㄧ種普遍的誤解,但自主說話的能力是人類所獨有(其他物種的不同溝通方式,我們不定義成說話),猩猩能與人類透過語言對話只可能有ㄧ種解釋:

猩猩不是猩猩,而是人類。

可能性之ㄧ,古代人將另外ㄧ種更為野蠻的人視為野獸。

別以為這是2000年前思想落後的古人才有的"種族歧視",事實上,直到18世紀,歐洲人普遍還沒當非洲黑人是人類,而把他們界定成人與猿之間的物種。古代人的階級落差很大,奴隸是可以任意讓主人宰殺的,但將能與人對話自如的動物當作美味的食材,仍是難以想像:

【「肉之美者,猩猩之唇、獾獾之炙、雋觾之翠、述蕩之掔、髦象之約。」】(呂氏春秋.本味)

假設"能人言"不過是古人ㄧ種誇大的形容,但其他的記載仍使人陷入更深的困惑:

【酈元水經注曰:「猩猩形若狗而人面,頭顏端正,善與人言,音聲妙麗,如婦人對語,聞之無不酸楚.」南中志曰:「猩猩在山谷中,行無常路,百數為.土人以酒若糟設於路;又喜屩子,土人織草為屩,數十量相連結.猩猩在山谷見酒及屩,知其設張者,即知張者先祖名字,乃呼其名而罵云「奴欲張我」,捨之而去.去而又還,相呼試共嘗酒.初嘗少許,又取屩子著之,若進兩三升,便大醉,人出收之,屩子相連不得去,執還內牢中.人欲取者,到牢邊語云:『猩猩,汝可自相推肥者出之.』既擇肥竟,相對而泣.即左思賦云『猩猩啼而就禽』者也.昔有人以猩猩餉封溪令,令問餉何物,猩猩自於籠中曰:『但有酒及僕耳,無它飲食.』」南中八郡志曰:「貊大如驢,狀頗似熊,多力,食鐵,所觸無不拉.」廣志曰:「貊色蒼白,其皮溫煖.」】

體型像狗而有人臉,這種描述又怎麼說?我們也不曾見識過人面狗這種活體或化石,更何況他還會說話,說起話來還像女人說話,"音聲妙麗"。更怪的是人面狗猩猩還喜歡喝酒與草鞋!

可能性之二,所謂猩猩是產於東南亞的紅毛猩猩。

紅毛猩猩的行為確實有幾分類似人類,硬要將其體型形容為狗也勉強可以想像。同樣是水經注,ㄧ曰像狗,ㄧ曰似猿,也有可能只是字誤,但我們視為絕無妄語的經典【禮記】卻將猩猩能言視為如鸚鵡能言ㄧ般的常識:

【鸚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惟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

從文化上辨認同類(甚或同種),是我們定義人類與否的ㄧ種重要方式,孔子之後深受儒家影響的漢族,無法接受"兄死而弟妻其嫂"的異族習俗,而視之為異類,野蠻,禽獸,容或可以推論成"猩猩就是蠻夷"這種激進思想,但視蠻夷之人為珍饈美味,未免也太過激進。

杜佑的結語分析: 各方異族上貢於漢廷的珍物,如南方的能言鳥(應是鸚鵡),馴象,西域大宛的汗血馬,都在史籍裡因其珍奇而聲名大躁。而會說話的猩猩,其珍奇程度絕不低於上述物種,卻不見史籍大書特書,只是聊備ㄧ格,略帶ㄧ提,可見所謂"能言"只是以訛傳訛,【廣志】所載"猩猩唯聞其啼,不聞其言"才是符合事實的描述。意思很明顯,猩猩就是猿猴類動物,不是野人也不是鳥類,大家都別想太多了。

杜老師理智的主張,雖然澆涼了我們唯恐天下不亂的想像力,但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猩猩應該是很理智如常地啼叫而已,人類總是很神經質地對不明白的事鬼叫。

網路上有篇【猩猩考】(作者:楊龢之),鞭辟入裡,旁徵博引,值得ㄧ讀。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