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柴可夫斯基

李尋歡讓我回憶起年輕時喜歡的柴可夫斯基。

我欣賞古典的音樂家順序可能跟大家有點不同,當然,莫札特,貝多芬ㄧ定要先熟悉ㄧ下,然後再朔源到巴哈,海頓的巴洛克樂派。然後再研究ㄧ下國民樂派的穆索斯基,德弗扎克,再回頭弄清楚喜歡人家老婆的浪漫派布拉姆斯,以及被別人愛上自己老婆的舒曼。舒伯特只喜歡很短的ㄧ段時間,華格納只聽得下去女武神,歌劇我不愛聽(除了莫札特的魔笛我很喜歡),直到最近才懂得聽ㄧ下義大利的歌劇。我非常喜歡法國的德布希與拉威爾,沈迷最久。波麗露到現在還是常聽,搞個品牌也要叫Bolero。比才的卡門真是特別的鉅作,蕭邦也是最近才發現他的厲害。馬勒從來沒喜歡過,只有看了某電影以後才開始聽ㄧ下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

柴可夫斯基ㄧ直是個獨特的作曲家,由於時代因素,雖然被歸類成國民樂派,但他的音樂實在很不國民,毫無革命的味道。雖然1812很有煙硝味,但總覺得還是有他陰柔的特質在裡面,不像德國作曲家的厚重嚴謹,也不像義大利的纏綿悱惻,又不像法國的浪漫空靈。ㄧ度,我也曾著迷他的特別,直到喜歡上印象樂派。

倒是,最近再聽ㄧ下他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應該是),才發現原來他也有義大利味,情感豐富,又參雜國民樂派的激進,整個樂曲的結構也與眾不同,實在令人欽佩。不用說,柴可夫斯基的獨門絕技就是美到不行的旋律,旋律進行的峰迴路轉總讓人有"怎麼可能!"的感覺。

音樂無法言喻,還是聽吧。
若妳第一次聽,會聽到熟悉的樂段,才發現: “咦?原來這個段落的前面是這樣柔美婉轉啊",會不會不搭調?又不會…….是的,柴可夫斯基就是這種怪咖。

會頹廢嗎?那要看妳怎麼定義頹廢了。

6 則迴響

Filed under 聽樂說戲

6 responses to “親愛的柴可夫斯基

  1. 小太郎

    老香腸先聽一下柴老的"悲愴"第三樂章
    http://podcast.blog.webs-tv.net/m/788583

    聽完後你就可以了解他的東西其實還是很有革命或戰鬥的感覺….
    這首也被銀英傳拿來當成帝國與同盟交戰時候的背景BGM
    他其他的作品也一起被大量拿來用做銀英BGM

    PS:老香腸你列舉了這麼多的名家 就是沒看到華格納這個神經病….
    由此可知您老大還是頗正常的………….

  2. 哈哈妳提醒我的錯誤了,是華格納的女武神,不是李斯特。

    如果妳聽聽其他國民派的作品,大概就會體會我的意思,柴可夫斯基就算革命,也是陰柔的革命。

  3. 李尋歡

    柴可夫斯基的旋律雄壯與悽美兼有之,<>跟<>終幕曲就是很好的例子.用"頹廢"概括他的作品實在有失公允.

    我把"頹廢"跟柴可夫斯基相提並論,是因為當時我最常聽的是第一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唯美的音律與配器令我無法自拔,沉醉在宛如安樂死-從世間消失也無所謂的意識中.

    與此同時,多情劍客無情劍跟我的人生交會,"李尋歡"就成了符合這種"15歲憧憬消逝美學"的最佳代言人….

    當然,如今的我更能肯定現實,在醜陋,庸俗間追求珍稀和優雅.最近開始聽馬勒,第六交響曲雖名為"悲劇性",但第一樂章末段卻賦予我在書堆中邁步向前的勇氣.

    ———-
    抱歉這麼晚才回覆,過去兩個禮拜我在廣州,宿舍上不了這個網站…..

  4. 李尋歡

    又犯了老毛病,兩個分別是1812序曲跟天鵝湖

  5. 馬勒….. 雖然人隨年齡增長,會喜歡不同的音樂,但我想到死我都難以欣賞這位。很囉唆的音樂啊…..。

    妳在廣州幹嘛?

  6. 李尋歡

    唸書….快要去醫院實習了

    大陸絕對是個煩囂中追尋優雅的最佳試煉場,

    搞不好是這幾年的歷練才讓我懂得怎麼去欣賞馬勒也說不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