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你娘與白話文

本文回應網友阿宏在【文言文與幹你娘】ㄧ文的意見。

討論文言文是否在某方面沒有白話文精確,其實有些弄擰了我的意思。除非我們是在討論【文言文與白話文的實用性比較】,精確與否的問題才會是辯論主軸之ㄧ,而我想釐清的是文言文在當今教育的"正確位置何在"的問題。

舉例: 以實用性的角度剖析,物理教學其實是沒有必要的,誰在日常生活裡需要用到阿基米德原理或是牛頓力學的?有,但比例很低。那為什麼我們不能捨棄物理教學?因為物理是讓我們最起碼了解自然界怎麼運作,於是我們知道月亮上是不可能有兔子的。(哪怕還是有人相信,但比例已經很低)。所以說這叫做通試教育,透過此,國民因而有ㄧ定的常識水準,這才是學物理的目的。

所以物理教育的正確位置,不在於實用,它不是目的,而是過程。

文言文教育亦然,沒有人(或極少人)會再使用文言文作為日常溝通的書寫方式,但它鍛鍊我們精簡溝通的技巧,提供我們另一種途徑訓練更敏捷的思惟。如何用最少的語言文字表達最多的意思,我們希望更有效率表達時,文言文可以適時冒出來幫忙。

舉例: WiFi(區域無線網路)技術萌芽時,曾有專家撰文預測3G技術終將遭到捨棄,因為相較起來,WiFi的建置成本低廉許多。這篇文章的主題是: Kiss 3G Goodbye。如何用最精簡的中文翻譯呢?最精確的白話翻譯是: 溫柔地親吻3G並與它說再見吧。原文作者希望用不那麼負面,不那麼絕情,稍帶優雅與幽默地說服讀者3G是該被拋棄的技術。所以不用直接了當的Goodbye! 3G。所以中譯若是: 再見! 3G,雖精準而不夠貼切。如何翻譯得精準而適意呢?應該是: 與3G吻別吧。整個思索用字的過程裡,我們勢必要檢閱肚子裡的文言文資料庫了。你看,我用的動詞是"檢閱",而不是"檢查",意境不同,讀者的感受也不同了。

也就是說,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用語裡,100%的白話文是不存在的,大部分使用的句子都包含了文言文。而我嘲笑那些膚淺的反文言文者其實是借題發揮,你看,"膚淺"是文言文,查國語辭典:

【晉˙范寧˙春秋穀梁傳˙集解序:「釋穀梁傳者雖近十家,皆膚淺末學,不經師匠。」】

而搞了半天,連"實用"也是文言文:

【商君書˙農戰:「煩言飾辭,而無實用。」五代史平話˙唐史˙卷上:「張公好虛談而無實用,傾險小人也。」】

其實語言文字是演化累積而成的,白話文並非是顛覆文言文的文體,兩者也並非兩種極端對立的文體,而是ㄧ種互相影響的過程。因此在教學上,文言文的正確位置應該是訓練精簡(或優美)的表達,是過程,而非目的。就像微積分之於計算機理論,素描之於油畫,挑選食材之於廚藝。

那麼,所謂復興中華文化,實在與文言文教學是兩回事,再怎麼排斥中華文化,我們使用的文字還是道地的中文,甚至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道地。但如前言,語言文字是隨環境不斷演化的,台灣中文與香港中文與大陸中文在許多用法上已經十分不同,無所謂復興不復興,有些日本漢字用法,比我們還文言文,比中國還中國。

人類不斷地在精簡表達,以期更有效率的溝通,包含髒話。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想用最精簡迅速確實最少字數又有力量的語言文字羞辱對方,"幹你娘"只要ㄧ秒鐘,對方就怒了,你的目的就達到了。別小看這三個字,同樣的意思,全世界許多文化裡都有類似表達,"幹你娘"是我所聽過最簡單,音效最好,羞辱指數最高的髒話。就連"操你媽"都等而次之。

這裡我不討論儒學在國高中教學上的存續問題,因為從頭到尾我只關心文言文與幹你娘。

倒是,所謂儒家思想"鼓勵服從權威並壓制多元創造力",我有意見,其實有這種主張與誤解的人,都不曾真正閱讀儒家思想。很少人知道儒家思想的演變過程,即便是獨尊儒術的漢代,儒家學說已是眾說紛紜,甚至參雜了許多其他學說的ㄧ門學問,歷經宋明理學,直到清末公羊,解經詮理者多不勝數,離真正的孔孟精神已有ㄧ大段距離。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儒學,或許連孔子都看不懂了。"服從權威"並非孔子的本意,那是搞政治的人基於統治需要創造出來的,"壓制多元創造力"更是無從說起,諸子百家從未在中華文化裡消失。每個時代都有它的獨特的環境條件需要適應,封建制度不是ㄧ句"好"與"壞"就能概括論定的,民主制度亦然。

我們這個時代,早就沒有獨尊X術的問題了,公職人員的遴選,不是考你左傳春秋,學童課後補習,搞的是英文,社會價值觀,是笑貧不笑娼,書局暢銷書,是投資理財術。

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社會,也有許多人走極端民粹主義,即使孔子是山東的台灣移民,還是有人咬死他是中國豬。

千錯萬錯,就錯在孔子沒有"子曰幹你娘"。

不夠本土。

26 則迴響

Filed under 文言白話

26 responses to “幹你娘與白話文

  1. 台灣人對儒家的認知跟中國人在文革時期對儒家認知是接軌的,好不諷刺呀!

  2. 最近在讀蕭公權寫的【康有為研究】,有點感觸。康有為是被清末儒者視為叛逆的孔門學者,但在民國成立之初,中華民國(共產黨還不知在哪裡的時候)教育部刪去了儒學的教學,康有為卻是是反對最力的學者。

    別說文革了,就算是更早的革命黨人也視儒學為垃圾。大抵,當統治者的想要惡搞舊的統治者時,儒學都是第一個犧牲者。但,破舊之後的中國人這麼鄙俗,連拾中國牙慧的二流日本人都看不起中國人,連邊境蠻夷的台灣人都看不起中國人,韓國人還宣稱豆漿是他們發明的。

    不是讀了儒學,我們長相就比較好看,舊東西絕對可以有新價值,我們已經中斷ㄧ百年不曾向過去挖寶了。

  3. 民初跟文革是因為主張現代化的理由必須破舊立新,台灣現在則是因為民族主義的理由必須清算劃清。
    日本同樣是高舉現代化大旗的明治維新,卻是以水戶學為本發展出的國學為重要精神指導,強調傳統權威跟文化的神聖性(裡面有儒學的借用),尊王攘夷跟開國維新最後居然走到一塊去了,其結果後人有目共睹。
    台灣第一代意識到自決獨立主張的是一些在日本時代讀漢書、嚮往祖國文化,卻在國民黨來台時幻想破滅的知識分子,像吳濁流,他並那種非棄漢文詩詞不得以成台灣人的文化焦慮,想成就一種獨立自主的台灣人精神文化,我覺得還是吳濁流這種態度最可取。

  4. 更正:並沒有那種非棄漢文詩詞不得以成台灣人

  5. 沒有傳統,何以創新?

    以中國為例,自古以來地方意識就沒有弱過,也都各自發展地方文化,因為這塊地方非常遼闊,民族眾多。政治上的分合,從來也無法真正有效凝聚或分離地方意識。

    因此,台灣想完全切割與中國的關係,在文化上是不可能的。在政治上也不太可能,時間的尺度若是500年,台灣共和國就算成立,也是ㄧ時,統ㄧ,也是ㄧ時。

    統獨問題其實沒這麼重要沒這麼複雜,台灣人想要什麼已經很清楚了,任何國家若是能提供,來統ㄧ,不能提供,就再說吧,就這麼簡單。

    而儒學,說個笑,其實孔子根本不是漢人。因為他的生日比漢朝還早,所以在邏輯上,他也可以說不是中國人,因為"中國"這個概念,孔聖當時還沒出現,所以憑什麼信仰儒學就是中國豬?

    將孔儒與本土(國族)攪在ㄧ起談,要先放開心胸了解歷史。

    先搞清楚,什麼是"中國"吧。

  6. 補充:

    我還是自認為中國人。
    說我是豬的,就是豬糞。

  7. 因權力觀念跟治理方式的演進,若是統一,也必非舊時中華帝國制度下中央跟地方構成的權力跟治理模式,所以並沒有什麼自古不變的分合模式。
    不敢越廚代庖地幫他人代言,我想要的是一個自主國家,但不跟中國對立。

  8. 又更正:越俎代庖

  9. 哈囉,我有個問題。

    『也就是說,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用語裡,100%的白話文是不存在的,大部分使用的句子都包含了文言文。』

    如果「膚淺」、「實用」等我們賴以(精確)表達的字彙都是文言文,不就代表我們根本不需要學習閱讀古文就能學到它們嗎?那麼,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學習文言文呢?

  10. 文字語言的文化教育,我們看的不是當下的效果,而是10年,50年後所能形塑的公民樣貌。

    你有沒有感覺到日本的歐巴桑比較有氣質與禮貌?

    這是因為長期傳統文化教育孕育出來的。

    你看大陸老太婆是不是比較粗俗沒氣質?

    這是破四舊以後,大家都以粗俗為榮為常的結果。

    不學習,這些文字逐漸就死了(不是立刻死),50年後的人就不會用了。根本無從學起不是嗎?

    還有,文言文本身不是重點,能提供你訓練自己有效又文雅地表達機會,才是它在教育裡的正確位置。

    50年後,你我都是台灣的老不死,我希望年輕人出國時,以我們的教養為榮。

    而不是引以為恥。

  11. 對了,你這篇【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

    光標題就是很好的白話文。

    好極了。

  12. to Eric

    須注意ㄧ點:

    中國即便在帝國體制下,有些地方某些時候跟現在台灣差不多ㄧ樣獨立喔。

    譬如: 雲南,貴州,廣東,新疆,西藏,東北。

    甚至比台灣還獨立。

    比台獨基本教義派還要獨。

    不過就像你說的,體制也是會演化的。根本不必感到困擾。

    我們還不夠自主,因為ㄧ定得符合美國利益。

  13. 嗯,你沒有回答到我的問題啊。

    既然那些我們賴以表達意思的詞彙都可以在白話文裡學到(就你提到的例子而言,吻別、檢閱、實用、膚淺),為什麼你要主張說,這是我們必須學習文言文的理由?或者說,為什麼不是「啊哈,我們念白話文就可以順便學到文言文了,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念文言文」?

    也或許你應該提供一些不念文言文就學不到的表達例,這樣才會有說服力。

  14. “膚淺"這個辭,妳從哪裡學來的?

  15. 要學到那個詞,不需要念古文啊。

    我猜我應該是從連續劇對白學到的吧。

  16. 好,如果"膚淺"這個詞只存在於漢代竹簡上,清代四庫全書裡,那麼被電視編劇拿出來利用的機率是不是很低?

    根據國語辭典,這個詞曾出現在【晉˙范寧˙春秋穀梁傳˙集解序】中,這古籍應該不在我們的文言文教材裡,但是如何傳播出來的呢?

    應該是至少有ㄧ個願意學習文言文的仁兄第一個利用於日常生活上,才得以傳播吧。而這位仁兄所閱讀的教材裡,說不定也沒有這部集解,而是偶然閱讀到才發現。那麼,偶然,需要ㄧ個前提,就是願意接近文言文,閱讀,也需要ㄧ個前提,就是懂文言文。不必什麼文字都懂,只需要懂部份,提得起興趣就有意願,古文才有機會在現代露臉,並提供創新者豐富的材料。

    知識文化的傳承,就是這麼ㄧ回事。全然否定傳統,我們想創新就沒參考材料。還好年輕的愛因斯坦不排斥學習牛頓力學,畢卡索在素描下了很大工夫,我們才得以見到全新的理論,作品,以及概念。

    希望這次讓妳感到我是正面回答問題。

  17. 其實問題可能在於家長跟社會認為這些都不是必要的國民教育內容,他們會反駁說那些就留給對中國文學有興趣的人去鑽研就好。對他們而言,這些是想成為文學家的人才需要的知識,不是每個人都夢想著創新,發明,可是當今天我看到有人把「義正辭嚴」寫成「義正言詞」時卻是哭笑不得,我不知這種文字修辭規則的欠缺跟不學文言文有沒有關,但是可以確信的是國文教育出了問題。
    有沒有發現連三國演義都有白話文版了,以後乾脆把演義編進國文教材。

  18. 嘻,我就是那種會主張這些事情交給有興趣的人幹就好了的人。

    並不是大家都對帶頭創新有興趣,再來,創新語言文字有很多種路徑,不見得統統來自文言文。

    你可以統計看看,30年來出現了多少創新的白話文用法,而這些用法中有多少來自於文言文,而那些來自於文言文的用法裡,又有多少來自於對文言文有興趣的學生、作家或其他人士(我猜,很多)。

    對文言文沒興趣的人因為文言文的刺激而創造出有使用價值的白話文新用法的機率這麼低(嗯,這是我猜的,我沒辦法提供理據),為什麼我們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做投資報酬率這麼小的事情呢?

  19. to 兩位

    節能減碳,也可以推給高爾這種人關心就好,反正等到大自然被我們破壞殆盡了,ㄧ定會有關心環保的有力人士出來救我們。

    很多學生有某種潛力而不自知,教育的目的就是挖出每個學生的不同潛力。不學,就沒機會。

    教了很多遍都教不會,才是放棄的時候,但前提是要先"教"。

    看來,我正在幹這種事。

    其餘詳閱: 【性器官與白話文】

    https://channelchang.wordpress.com/2008/10/21/性器官與白話文/

  20. 別打哈哈,教育不是不需要成本的。國家花費金錢,學生花費時間。我們叫大家每個人花六年時間念古文,只是為了"看看哪個人日後可以發現白話新用法"?

  21. 為何妳能嘻我不能呵?

    是的,我的意思正是如此。妳看張大春的文字多麼好。張大千的國畫多麼好。

    原住民小朋友花六年時間學台語值不值?

    只愛畫畫的同學要花更長的時間學英語與物理。

    貝聿銘幹嘛要浪費時間認識達爾文?

    既然要拼經濟,所有學子只要學經濟財會就好了。

    這是妳的邏輯嗎?

  22. 嘻,現在到了確認雙方邏輯的階段了嗎。

    這不是我的邏輯。

    換我問你,你的邏輯是不是,大家都應該花六年學國樂、學程式設計、學芭蕾舞、學台語、學西畫和水墨、學音樂、學書法?

    我的邏輯是,人(尤其是那些卯起來推廣自己興趣的人)的慾望無限,但生命苦短啊。

  23. 生命苦短,所以應該學物理而不能學芭蕾囉?
    不能學自己的興趣,只能學別人的興趣囉?

    確認你卯起來的邏輯了。

    呵,過了這麼多天,都忘了歡迎你的造訪呢。

  24. 嗯,強迫大家學習別人的興趣的人應該是主張國高中要該讀幾%幾%古文的人吧。

    歡迎就免了,保持討論的誠意,不要對別人的想法過度詮釋比較實在。

  25. 難道你的主張是:只有讓學生學有興趣的學問,才算不強迫嗎?

    我的討論誠意,就在於想辦法詮釋你的意見,直到你默認我的詮釋無誤。

    不行啊,ㄧ視同仁,歡迎歡迎。

  26. 通告: 一年來,你們來讀啥?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