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凱文是個經驗論者,典型的理性主義支持者,也是心理醫師。他深愛已死去的妻子,直到他到了索拉力星,妻子突然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以往深信不疑的理性思考模式開始崩解………索德柏的【索拉力星】以凱文與妻子的愛情故事,探討【存在是否先於經驗】的哲學問題。

凱文面前的妻子,是索拉力星"擷取"他對妻子的記憶而創造出來的血肉之軀。對經驗主義者而言,這是真實的存在,然而他妻子已死,虛幻與真實的錯置,正在溶解凱文所熟悉的經驗世界。

換句話說,凱文是活見鬼了。

基督信仰要求人"相信"而別"追究",對理性主義者而言根本不能接受,頂多勉強接受康德的主張【上帝是超越經驗的存有】。凱文深愛的妻子憑空出現,根本沒給他邏輯辨證的機會,情感很快就擊敗理性。即便高登博士對他嘶吼:【你的妻子已經死了!】,凱文仍是執迷不悟,硬要將妻子帶回地球。凱文否定了自己的經驗信仰只是前菜,精彩之處還在後頭。

Chris(凱文): She is alive.
Gordon(高登): She is not human!
Try to understand that if you can understand anything!
Your Wife is DEAD!

妻子是由凱文的記憶(經驗)所創造出來的,索拉力星以毒攻毒,用【虛幻創造真實】,以【真實掩護虛幻】,不但擊垮了凱文的經驗至上思想,同時也使得虛幻的妻子懷疑自己的存在。自我意識不斷質疑妻子,由他人記憶組合成的自己是否"完整"?在此處,【我】與【真我】的問題浮出水面,妻子被迫面對【我是什麼?算不算存在?】這種令人不寒而慄的問題。

這就有趣了。

有ㄧ天洞山禪師問雲巖禪師說: 【老師,您百年後,若有人問起您的思想相貌,我該如何回答?】

雲巖禪師說:【我不在別處】

洞山禪師當下不解其意,直到有ㄧ日在溪水水面看著自己的倒影,形隨波轉,當即恍然大悟,便做了ㄧ首偈:

【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應須恁麼會,方得契如如。】

水中是我,我卻不是水,真我無法言傳,難以完整詮釋,因此我不在別處,他人所傳都不是我,我只在此時此處。

這是我對此公案的理解,禪意十足,哲理深邃,凱文之妻不在別處,死的那個已死,活的這位也非虛幻,問題不在於活著的妻子是否存在,而在於凱文的認知。超越經驗法則的事物無法迷惑雲巖洞山這種得道禪師,因為禪師ㄧ生都在參破實相與虛相,感官經驗都歸納在虛幻的範圍裡。

凱文陷入極度迷惑時,他在索拉力星自殺死亡的朋友現身,總結了ㄧ句:【沒有答案,只有選擇】,選擇相信,或否,頗有現代感的禪意。妻子選擇消滅自己的肉身,尋找真我,高登堅持經驗主義信仰,要求凱文ㄧ同回地球,面對現實。凱文再度失去摯愛,虛實早已不再重要,生死也置之度外,選擇隨著太空船ㄧ起墜毀在索拉力星。然而凱文最終在索拉力星與妻子重逢,不敢置信地問妻子:

【我已經死了嗎……?】
【這裡是不用這樣思考的…….我們又在ㄧ起了……】,妻子焉然一笑,溫柔地說。

故事結束,凱文夫婦超越了生死,經驗主義卻被叛死刑。

然而,高登是錯的嗎?若讀到這裡你也否定經驗主義的話,那麼表示你沒讀懂這篇文章。

無關對錯,沒有答案,只有選擇。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