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與法正的第二次

劉備入蜀前,有兩個與劉璋示好有關的問題點:

1. 法正到底去見劉備幾次?

2. 劉璋為劉備派兵幾次?

上一篇我的推論是: 法正去兩次,分別是公元208年(或209年)與211年,劉璋派兵ㄧ次。這次比對ㄧ下【華陽國志】的敘述:

【十 三 年 , 仍 遣 肅 弟 松 為 別 駕 , 詣 公 。 公 時 已 定 荊 州 , 追 劉 主 , 不 存 禮 松 ; 加 表 望 不 足 , 但 拜 越 嶲 比 蘇 令 。 松 以 是 怨 公 。 會 公 軍 不 利 , 兼 以 疫 病 , 而 劉 主 尋 取 荊 州 。 松 還 , 疵 毀 曹 公 , 勸 璋 自 絕 , 因 說 璋 曰 : 「 劉 豫 州 , 使 君 之 肺 腑 , 更 可 與 通 。 」 時 扶 風 法 正 字 孝 直 , 留 客 在 蜀 , 不 見 禮 , 恨 望 。 松 亦 以 身 抱 利 器 , 忖 璋 不 足 與 有 為 , 常 與 正 竊 嘆 息 。 松 舉 正 可 使 交 好 劉 主 。 璋 從 之 , 使 正 將 命 。 正 佯 為 不 得 已 行 。 又 遣 正 同 郡 孟 達 將 兵 助 劉 主 守 禦 。 前 後 賂 遺 無 限 。 十 六 年 , 璋 聞 曹 公 將 遣 司 隸 校 尉 鍾 繇 伐 張 魯 , 有 懼 心 。 松 進 曰 : 「 曹 公 兵 強 , 無 敵 天 下 ; 若 因 張 魯 之 資 以 向 蜀 土 , 誰 能 禦 之 者 乎 ? 」 璋 曰 : 「 吾 固 憂 之 , 而 未 有 計 。 」 松 對 曰 : 「 劉 豫 州 , 使 君 之 宗 室 , 而 曹 公 之 深 讎 也 。 善 用 兵 , 使 之 伐 魯 , 魯 必 破 。 破 魯 , 則 益 州 強 , 曹 公 雖 來 , 無 〔 能 〕 為 也 。 且 州 中 諸 將 龐 羲 、 李 異 等 , 皆 恃 功 驕 豪 , 欲 有 外 意 。 不 得 豫 州 , 則 敵 攻 其 外 , 民 叛 於 內 , 必 敗 之 道 也 。 」 璋 然 之 , 復 遣 法 正 迎 劉 主 。】(華陽國志/公孫述劉二牧志)

【三國志】是【華陽國志】作者(東晉)常璩的參考文獻之ㄧ,由以上敘述可窺陳壽的敘述痕跡,分別來自(蜀書/劉璋),(蜀書/法正),(蜀書/先主備),陳壽這三段相關敘述我在上ㄧ篇有完整羅列。只是常璩整理後的敘述與陳壽原文有些差距: 常璩在建安十三年處陳述劉璋先派法正去找劉備,然後再派孟達率兵前往荊州援助劉備。是法正去ㄧ次,孟達緊接著再去ㄧ次,法正沒帶兵,孟達有。【又 遣 正 同 郡 孟 達 將 兵 助 劉 主 守 禦 。 前 後 賂 遺 無 限 。】,法正與孟達同是扶風人,所以說是"同郡孟達"。然而在(蜀書/劉璋)裡則不同: 【遣 法 正 連 好 先 主 , 尋 又 令 正 及 孟 達 送 兵 數 千 助 先 主 守 禦 】,這擺明是說法正與孟達ㄧ同率兵前往,那麼這成了法正第二次去見劉備,而且時間應該是在公元208年(或209年)。

如此ㄧ來,劉璋就是為了劉備派兵兩次(208年與211年),而法正見了劉備三次。【華陽國志】若為真,則派兵兩次就推翻了我的推論。回頭再讀【三國志】:【尋 又 令 正 及 孟 達 送 兵 數 千 助 先 主 守 禦】與【遣 法 正 將 四 千 人 迎 先 主 , 前 後 賂 遺 以 巨 億 計 .】若對照【華陽國志】則分別是208年與211年分開的兩件事。第一次劉璋派的是援軍,第二次派的是"迎賓護衛軍"。但是這句【前 後 賂 遺 以 巨 億 計】在【三國志】裡是發生在211年,而在【華陽國志】裡是發生在208年:【前 後 賂 遺 無 限】。

也就是說,常璩認為劉璋僅派兵ㄧ次在208年,只有孟達率兵。而211年僅法正(沒率兵)迎接劉備。但詭異的是,常璩反而論證了陳壽在分散敘述裡,劉璋變成派兵兩次,因為在(三國志/蜀書/先主備)中,明確記載211年,法正率領四千人迎接劉備。如果還要龜毛點,法正率領的是四千"人",而不是"兵",所以劉璋其實還是派兵ㄧ次,但這就有點無聊了,"人"不是"兵"的話,難道是四千個老百姓?

那麼,這一切到底有什麼值得關心的?

因為在208年與211年,法正的兩次拜訪相較,劉備集團的狀況有兩個很大的不同: 1. 南郡。
2. 龐統。 在劉備擁有南郡的控制權以前,入蜀的風險很高,因為後面有周瑜,溯長江而上對孫吳而言十分容易。況且甘寧本來就是巴郡人,對巴蜀地理狀況有ㄧ定的掌握,他與周瑜主張入蜀,也應該是因為有ㄧ定程度的把握。原為周瑜屬下的龐統,之所以這麼急迫慫恿劉備入蜀,也應是了解個中奧妙,劉備再不去,孫權就要上了。所以,法正在第二次見劉備時(211年)之所以剖明心跡,珠胎暗結,除了劉備得了南郡解除後顧之憂的形勢使然,恐怕龐統也與法正深談過,才將這條紅線順利拉在ㄧ起。而周瑜之死,也讓劉備入蜀成行的可能性大增。由此可證南郡是多麼重要,難怪日後孫權這麼怨懟魯肅。

像我這麼在意法正與劉備會晤時間點的,古今不知有幾人,不過寫【資治通鑑】的司馬光,好像不怎麼在意,或許資料比對讓他很抓狂,乾脆大筆ㄧ刪,將法正會晤劉備的時間點,僅只記載在公元211年的敘述裡,208年劉璋遣法正為使的事,ㄧ字不提。

【益州牧劉璋聞曹操克荊州,遣別駕張松致敬於操。松為人短小放蕩,然識達精果。操時已定荊州,走劉備,不復存錄松。主簿楊修白操辟松,操不納;松以此怨,歸,勸劉璋絕操,與劉備相結,璋從之。】(資治通鑑/卷六十五/建安十三年)

【扶風法正為劉璋軍議校尉,璋不能用,又為其州裡俱僑客者所鄙,正邑邑不得志。益州別駕張松與正善,自負其才,忖璋不足與有為,常竊嘆息。松勸璋結劉備,璋曰:“誰可使者?”松乃舉正。璋使正往,正辭謝,佯為不得已而行。還,為松說備有雄略,密謀奉戴以為州主。會曹操遣鐘繇向漢中,璋聞之,內懷恐懼。松因說璋曰:“曹公兵無敵於天下,若因張魯之資以取蜀土,誰能御之!劉豫州,使君之宗室而曹公之深仇也,善用兵。若使之討魯,魯必破矣。魯破,則益州強,曹公雖來,無能為也。今州中諸將龐羲、李異等,皆恃功驕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則敵攻其外,民攻其內,必敗之道也。”璋然之,遣法正將四千人迎備。】(資治通鑑/卷六十六/建安十六年)

你讀得頭昏了嗎?

我覺得挺有趣呢……..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3 responses to “劉備與法正的第二次

  1. 粵蠻

    時間先後,一向沒太大興趣弄清,除非逼不得已…
    不過劉法的初夜不可能在十三年(208),因為赤壁之戰在年末還沒完結,劉璋不可能在那時候押寶,換作是雁默,想怕也不會吧XD

  2. 很難說,其實張松氣憤地從曹操那裡回到成都是208年還是209年,都很難釐清。所以我才特別(而且是極不情願)兩年都壓寶。

    時間順序比【屠城】的定義重要得多,呵~

  3. 粵蠻


    此好尚不同
    人各有志是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