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有沒有不認同台灣的自由?

所謂【中國人】,是個變動無常的概念,端視不同的歷史背景。蒙元時代,對蒙古人來說,華北金朝女真人政權,也被視為漢人,或說【泛漢人】。原因很簡單,當時蒙古人根本分不清女真人與漢人的差別。女真人進入華北以後,開始漢化,同樣地,華北漢人也在胡化。而對華南南宋漢人政權而言,蒙古人,契丹人,女真人,党項人,與胡化的漢人,都是胡人。道理也很簡單,就是難以分得清楚,也懶得分清楚。對北方遊牧民族而言,華夏民族的界定是長城以內的定居型民族。以地理屏障,文字,生活形態,政權形式做大致的分野。

隋唐以前的兩漢魏晉時代,是漢人凝聚文化認同時期,所謂的中國人甚至不包含長江以南的住民。這個時代同時也是華北漢人大舉南遷,羌胡眾多民族大量移居內地(所謂華夏地理範疇)的時期。【中國人】的定義因為政權的需要,也在改變。道教始祖(之ㄧ)張天師的孫子張魯,就是同時有胡漢血統,整個西南疆土,以異族佔多數,漢族佔少數。換句話說,即便是漢代,真正漢人佔多數的疆域也僅有三分之ㄧ不到。

因此,從漢人政權所統治的疆域來界定中國人,恐怕連漢人自己都有認同問題。兩漢三國時代,江北漢人只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江南的漢人不算。那麼,真要釐清【中國人】這個概念,非但千年後的我們搞不清楚,連當時的人們都沒有統ㄧ見解。如此說來,有心人要分離中國境內的文化族群以為論述,可說是非常容易。別說論述【台灣人非中國人】很容易了,我甚至可以論證【四川人非中國人】,更別提藏人與新疆人了。別忘了,秦始皇統ㄧ中國以前,西北的秦國也不被視為中原華夏民族,南方的楚國也是。

我想說的是,人類要壁壘分明區分你我很容易,相互認同則難度很高。現代日本人ㄧ般而言也不太將北海道視為真正的日本,用岡田的邏輯,我們大可也說北海道不算日本。所以我常常對【大漢沙文主義】這詞感到困惑,在沒有純粹漢人的現代,又何來【大漢沙文主義】?在中國疆域內生活,當然也可以自稱非中國人,在台灣生活當然也可以自認是中國人,我認為在民族,文化,甚至國籍的認同上,人是可以自行定義與選擇的。問題出在那些強硬要你認同他所認同的民族,文化甚至國籍的人。有些人指責中國強迫要台灣認同的行為野蠻,反過來,台灣島內那些強迫要你認同台灣的人也ㄧ樣可悲,ㄧ樣都是沒有自信表現。

我就是反對這個。

女真人曾經是中國人,曾經不是,現在又是了。討論誰是誰不是中國人,實在沒啥意義,尤其是ㄧ直在為自己侵略別人找藉口編論述的那撮小日本。至於那些因排斥中國人而擁抱右派日本人的台獨人士,更是等而下之。有自信的獨派人士,就不會認賊做父。想獨立沒啥對錯,但別把自己搞得很下賤。

談到【認同】問題,這是ㄧ個強迫不了的概念,如同許多台灣人反感中國人強迫【認同中國】,反之亦然。對於本土意識相當強烈的人士,我只有ㄧ句話想問:【台灣人可不可以不認同台灣?】。如果台灣人被規定必須認同台灣,連認同的自由都沒有,那麼台灣有什麼值得認同的?用歷史論證【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或【台灣人比較像日本人】,如上所述,容易得很,只是很無聊罷了。好的居住環境,根本無須呼籲住民認同,只有不夠好的才需要大聲疾呼。

以上關於【台灣認同】與【認同自由】問題,平常我很少提,因為覺得這是常識,無須浪費有限的生命。這次由於岡田英弘沒水準地玩弄歷史,看得挺刺眼,跳出來拆穿ㄧ下,順便笑ㄧ下那些強迫別人【認同XX】的貨色。

希望是最後ㄧ次。

8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8 responses to “台灣人有沒有不認同台灣的自由?

  1. 我很高興不認同臺灣或是只認同中國者終於搞懂事情的本質了.

    2000年起,認同臺灣的DPP取得民主多數的認同, 從那時起, 不認同臺灣的人,用盡各種非認同的假藉口惡搞政府,而不是真得用理念來爭取更多人認同.

    我認同臺灣,你認同中國,他認同金錢都ok拉,但是明明是認同的爭議,口中不說,只會用對付中共"吃樹皮,啃樹根"的老套,愚弄人民說: 我不是因為不認同臺灣,我只是想拼經濟,真是馬的睜眼說瞎話.

    我佩服板主勇敢說出自己的理念,相形之下,馬英九就顯的懦弱無能,連基本的認同都不敢說.

    — 戰地記者的憂國憂民

  2. 提醒您的一個問題是「中國人」的國族建構一般的看法是從19世紀末葉開始的,在此之前根本無所謂中國人,猶記去年教台灣史的老師提到19世紀中葉福建哪裡的縣誌(印象中是同安縣)編寫的過程中因為剛好閩南人械鬥大勝客家人,所以在縣誌中極盡侮辱之能事,把客家人講成是化外之民,而有趣的是,若依照當時日本的的國際法見解,凡在中國稱「化外」之地均不為中國之主權涵蓋範圍(例如牡丹社事件或者是台灣之「番界」以東),因此拿今人之概念神話歷史改編歷史就不是很正確了,要不然我們把時序推得更早,商伐東夷、周人翦商豈不全中國都是蠻族(或者日本的始祖是天照大神,那除九洲之外全日本皆異族)?民族和族群認同的起源根本就是虛構的神話,討論這就和討論愛不愛台灣一樣的困難XD
    另外小弟覺得最詭異的地方是「認同」是指什麼認同,認同台灣是十分空泛的,因為這牽扯到的是台灣是什麼?為什麼二十年前李雙澤可以創作「少年中國」和「美麗島」時人不以為怪?但前年張俊宏講「連戰可以到中國選總統」就被圍剿到一無是處呢?為什麼同為黨外四大女寇,呂秀蓮和陳菊今日高居廟堂,蘇慶黎卻客死北京呢?影響今日政局甚深的黨外運動史是不是本身也是被竄改的?
    不過族群認同反倒是真議題(例如外籍新娘、閩南人、客家人etc),但族群認同和國族無涉,國族牽扯到的是國族神話之中隱含的建國的問題,這就是真議題了,所以蓋掉建國這個真議題狂講(或者是還譏諷別人不敢講)族群認同,其實就是詭計,彷彿台灣只剩下一個族群,而只要非該族群者皆「不愛(作為國族的)台灣」,族群、國族、國家大雜燴,扯在一起還真的很難講清楚
    最後真是抱歉打這麼多字傷您的眼睛,順道想問問您網誌最右邊那個「Box」的Flash是怎麼叫出來的啊,Wordpress不是不支援嗎@@"

  3. to 戰地記者

    歡迎歡迎。

    倒是我覺得謝長廷比陳水扁壞多了。

    to 可倫

    【中國為十九世紀末才開始興起的概念,之前根本無所謂中國人】。

    其實這是個不盡正確的見解,讀歷史的學生(ㄧ般人也可以)可查照【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所開的【二十五史】頁面搜尋【中國】二字。從【史記】所記載的帝堯時代開始,到【三國志】的三國時代為終點,總共有437段史載提到【中國】。這麼龐大的文獻都在定義【中國】,包含從地理疆域,貿易,天文,政治,人種,祭祀,五行等等角度論述所謂【中國】的範圍與涵意。當然,隨著時代與政權(治權)的推移,【中國】這個概念也在變化,而通常,所謂的變化就是經過疆域的改變,人種文化的融合,使得【中國】概念愈來愈寬。晉朝以前是如此,遑論南北朝隋唐了。

    換句話說,【中國】這個概念並非從十九世紀末才開始。

    若我們拿"日本的國際法見解"來定義中國人,卻不提中國歷史,那就挺為奇怪了。網友提出很好的質疑: 【商伐東夷、周人翦商豈不全中國都是蠻族?】 ,這句是有語病的,我們不能拿今日全中國的疆域來定義古代中國。不妨看ㄧ下【史記】關於中國定義的記載:

    【(/新校本史記三家注/新校本史記/本紀/卷一 五帝本紀第一/帝堯)

    堯 立 七 十 年 得 舜 , 二 十 年 而 老 , 令 舜 攝 行 天 子 之 政 , 薦 之 於 天 .………. 夫 而 後 之 中 國 踐 天 子 位 焉 ,是 為 帝 舜 .

    (註)集 解 劉 熙 曰 : 「 天 子 之 位 不 可 曠 年 , 於 是 遂 反 , 格 于 文 祖 而 當 帝 位 . 帝 王 所 都 為 中 , 故 曰 中 國 . 」】

    以上是史記第一次提到【中國】。那麼中國的疆域定義呢?

    【( /新校本漢書/志/卷二十五上 郊祀志第五上)

    「黃 帝 得 寶 鼎 冕 候 , 問 於 鬼 臾 區 ………申 公 曰 : 『 漢 帝 亦 當 上 封 , 上 封 則 能 僊 登 天 矣 . 黃 帝 萬 諸 侯, 而 神 靈 之 封 君 七 千 .天 下 名 山 八 , 而 三 在 蠻 夷 , 五 在 中 國 . 中 國 華 山 ﹑ 首 山 ﹑ 太 室 山 ﹑ 泰 山 ﹑ 東 萊 山 , 此 五 山 黃 帝 之 所 常 游 , 與 神 會 .】

    從【漢書】的記載來看,蠻夷與中國的疆域約略被定義出來,而其所討論之源流,甚至開始往上找祖源到黃帝。這就是我前篇所提的,兩漢時期,華夏民族逐漸在定義自己與"他族",當然這是基於政治的需要以釐清疆域問題。那麼,"漢敵"的"秦"呢?算不算【中國】?

    【( /新校本漢書/志/卷二十六 天文志第六)

       秦 之 疆 , 候 太 白 , 占 狼 ﹑ 弧 . 吳 ﹑ 楚 之 疆 , 候 熒 惑 , 占 鳥 衡 . 燕 ﹑ 齊 之 疆 , 候 辰星 , 占 虛 ﹑ 危 . 宋 ﹑ 鄭 之 疆 , 候 歲 星 , 占 房 ﹑ 心 . 晉 之 疆 , 亦 候 辰 星 , 占 參 ﹑ 罰 .及 秦 并 吞 三 晉 ﹑ 燕 ﹑ 代 , 自 河 ﹑ 山 以 南 者 中 國 . 中 國 於四 海 內 則 在 東 南 , 為 陽 , 陽 則 日 ﹑ 歲 星 ﹑ 熒 惑 ﹑ 填 星 , 占 於 街 南 , 畢 主 之 . 其 西 北則 胡 ﹑ 貉 ﹑ 月 氏 旃 裘 引 弓 之 民 , 為 陰 , 陰 則 月 ﹑ 太 白 ﹑ 辰 星 , 占 於 街 北 , 昴 主 之 .故 中 國 山 川 東 北 流 , 其 維 , 首 在 隴 ﹑ 蜀 , 尾 沒 於 勃 海 碣 石 . 是 以 秦 ﹑ 晉 好 用 兵 ,[一]復 占 太 白 . 太 白 主 中 國 , 而 胡 ﹑ 貉 數 侵 掠 , 獨 占 辰 星 . 辰 星 出 入 趮 疾 , 常 主 夷 狄 , 其 大 經 也 .】

    漢代流行【五行之說】來論述中國,從天文的角度規範中國概念,也順代從地理上,試圖將原本不屬於中國的秦國也納入。那麼長江以南的吳,楚呢?

    【( /新校本漢書/志/卷二十七下之上 五行志第七下之上)

       史 記 魯 哀 公 時 , 有 隼 集 于 陳 廷 而 死 ………是 時 中 國 齊 晉 ﹑ 南 夷 吳 楚 為 彊 ,[一 0]陳 交 晉 不 親 , 附 楚 不 固 , 數 被 二 國 之 禍 . 後 楚 有 白 公 之 亂 ,陳 乘 而 侵 之 ,卒 為 楚 所 滅 .

    [一 0]師 古 曰 : 「 中 國 則 齊 ﹑ 晉 為 彊 , 南 夷 則 吳 ﹑ 楚 為 彊 . 」】

    很清楚,長江以南,就算已屬漢政權疆域,在所謂的【齊 ﹑ 晉 中國人】心理上,江南住民皆蠻夷。直到後漢三國時代仍是如此:

    【/新校本後漢書/列傳/卷七十四下 袁紹劉表列傳第六十四下/劉表

       及 表 病 甚 , 琦 歸 省 疾 ,……. 使 不 得 見 . 琦 流 涕 而 去 , 人  聞 而 傷 焉 . 遂 以 琮 為 嗣 ………會 曹 操 軍 至 新 野 , 琦 走 江 南 . 蒯 越 、 韓 嵩及 東 曹 掾 傅 巽 等 說 琮 歸 降 .琮 曰 : 「 今 與 諸 君 據 全 楚 之 地 , 守 先 君 之 業 , 以 觀 天下 , 何 為 不 可 ? 」 巽 曰 : 「 逆 順 有 大 體 , 強 弱 有 定 埶 . 以 人 臣 而 拒 人 主 , 逆 道 也 ;以 新 造 之 楚 而 禦 中 國 , 必 危 也 ; 以 劉 備 而 敵曹 公 , 不 當 也 ……… 」】

    劉表家族是漢政權王室,是理所當然的【中國人】,被派去管理荊楚地區,卻在心裡上將【中國】與【荊楚】切割看待,更不用說孫權家族的【吳會】地區了。

    綜合以上,就是為何我說要以歷史角度切割今日中國,真是太容易了,這種切割法,連上海人都不是中國人了。

    另外您所提【認同台灣】,質疑得很好,歷史通常就是被當代政權拿來遂其政治目的最好的利用對象,用粗略的手法剪裁史實,所得出的【台灣不屬於中國】(或台灣屬於中國)結論,都很可惡及幼稚。別說中國是可以切割的,台灣也可以。若有心想切割,像以上的論證方法,可很容易得出【高雄人不屬於台灣人】的結論。說穿了,就是想怎麼解釋歷史罷了。

    讀歷史就是要了解人類文明,而人類是群居動物,肯定免不了族群間的分化,離間,鬥爭,搶奪行為。怎麼解釋古人的行為,也要有"可能被利用的"心裡準備。如果可能,請盡量記住我說的這句話,防止有心人的惡意詐騙:

    【胡扯久了,就會以為是真的】

  4. to 可倫

    忘了回答,右邊的Box,是WordPress的plug-in,在【小工具】裡找到。

  5. 呃… 我想我們倆的觀點基本上是一樣的,不過我所提的「中國人」是指近代國族(或者是民族主義下的中國人),而我所提及的中國是指近代外交中以「主權」定義的中國(很明顯的我們都是住在現代的國家體制中),因此在此條件之下,史記說帝王住在的國家就是中國這是有問題的,顧炎武說古時有萬國(或者是照今人所言有上萬個部落),所以當然黃帝住的地方稱中國,這在古代是合理的,但是要延伸到今天來看,假設承認了中國的「主權」,即代表也承認了… 比如說「鮮卑」和「中國」在外交上擁有平等的主權(起碼在武力上雙方可以說是不相上下,當然主權是政治意義),因為假設追蹤了「中國」一詞之起源,必然得面對的是中國是否「殖民」江南(正如現代台灣史很紅的話題,台灣是否為明代之後中國之殖民地?),但問題是在當時的國際觀念中,壓根沒有「主權國家」甚至是「殖民」啊
    所以我所提及的問題為,這個日本人(或者是依些附和的台灣學者)用「主權國家」切割中國歷史,而這隱含的不單單是「主權國家」在亞洲原來比歐洲還早出現(真是神奇),更隱含的是現代某些政治主張中的「主權國家」的神話起源之旅,不過總之我想我們兩個的觀點基本上是類似的啦XD
    而這本書看您的書評讓我覺得有趣的是我想到日本的儒學「日本化」的故事,這個話題在去年的《思想》季刊中也被炒作了一下,大體上為「儒學」中帶有強烈的文化民族主義,而自從中原板蕩,滿人入關之後,日本人和朝鮮人發現明人沒有「義不帝秦」,反而多數還順從了(或者至少沒強力支持明政府),日本的儒學從此認為自己是正宗,而我覺得,這在反映的就是某些人想仿照日本故事把「中國文化」和「中國」切割的民族主義操作(或者甚至是消滅中國文化)

  6. 你說得沒錯,若我們討論的對象是【現代中國】的概念,則,用【古代中國】的概念切割中華人民共和國,就十分可笑。就像我們不能用【古代波斯】的概念來界定【現代伊朗】的主權範圍ㄧ樣。

    關於日本的儒學問題,也誠如你說的,日韓兩國的論述十分幼稚。所謂【禮失求諸野】我相信,但中國儒學經過千年的演化,在許多儒學大師的當代詮釋下,所呈現的深邃內涵,根本沒有"外族"自稱正宗的空間。日韓兩國自抬身價的假論述,只能說明他們對自己文化沒有自信。

    在中國,為了制約碩大無比的帝權,知識份子不斷深化其政治論述,形成了非常獨特的知識景觀。西方人搞不清楚(事實上許多中國人也搞不清楚),還以為中國知識份子追逐無效又累贅的偽知識。事實上,若我們從人類文明的高度來看,多民族的中國文化可以經過多次的凝聚與延續,也是因為這些知識份子所累積的"家底"之故。任何其他民族ㄧ但進入中國領域,就像昆蟲闖入蜘蛛網,黏在這片土地上。文化差異太大的異族,在此地則存活不久。

    蒙古人與滿人在他們強悍的時代,從來都是實行打壓漢人政策,ㄧ方面是政軍實力的緣故,另ㄧ方面,也怕自己迷失在漢人所構建出來的文化迷宮裡。這是遊牧民族最脆弱之處。當蒙古人踏入伊斯蘭文化勢力範圍時也是如此,除非逃離此處,否則就是迅速被同化。13世紀的蒙古政權,對宗教採取相當寬大的政策,西方的基督勢力,中亞的伊斯蘭勢力,東亞的佛道勢力,很快地"俘虜"了各地蒙古族各個階層,ㄧ旦蒙古政軍力量下降,被同化或驅逐的速度就非常迅速。西方人與日本人有個錯誤的認知,以為現在全世界都有蒙古人的血脈與影響,其實有點倒果為因,蒙古人的歷史貢獻其實是東西方文化的媒介,不是蒙古文化影響了全世界,而是東西方文化融合了彼此,也順便溶解了蒙古民族。

    總而言之,ㄧ部份日本人還沈迷在以軍事力量解釋這個世界,那是因為日本史哲學文化薄弱,而導致了許多膚淺的看法。

  7. 不謹是日本,耶教的哲學根底比之道佛儒三家來說也是十分薄弱的.

  8. 我想到一個東西……………….
    忘記是哪個傢伙說的:"當外星人大舉入侵地球的時候,仰或有單一或許多外星文明與地球文明接觸的時候,才是地球人放棄膚色/民族/國家/地域等既有界定方式,融合成一個真正而整體的種族=地球人,而不再有各種無知的黨同伐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自殘劣性".
    好吧………
    我承認我希望火星人快來地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