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敘事的真實度

最近正在啃ㄧ本書【古典傳統與價值創造】(Classical Tradition and the Creation of Values)
本書蒐羅了許多西方當代學者關於歷史學的評論,內容相當豐富(當然也包含了我挺厭惡的故做深奧型文章)。其中,ㄧ篇文章特別引起我的注意。

【ㄧ個中國古代的歷史學家能對現代西方理論有所貢獻嗎?—-論司馬遷的多重敘事】

本文作者Grant Hardy於1992年發表在History and Theory刊物上,探討中國歷史教父司馬遷的敘史方法,焦點集中在司馬遷獨特的多重敘事手法。對西方人而言,歷史傳統敘事是"ㄧ元化敘述",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就是典型的西方敘史規格。所謂"ㄧ元化",講究敘述前後邏輯ㄧ致的著作模式,白話點來說,就是明確而不矛盾的ㄧ人講古。單ㄧ歷史事件從前因講到後果,只使用ㄧ種角度或ㄧ種觀點串起整個敘述,是西方傳統史著的特色。因此從西方傳統觀點看【史記】,會明顯發現"重度的矛盾",同ㄧ歷史事件或人物,在中國史著裡獨特的編撰方式下,呈現了不同,甚至相互矛盾的結論。作者舉了【史記】裡關於西元前205年魏豹反叛的五種不同說法的例子,突顯這種多重敘事使得歷史陳述充滿不確定性的特質。而這種手法產生的矛盾包含了時間上的不確定,事件因果的不確定,人物個性的不確定,使得"過去"像個羅生門,片段瑣碎而缺乏系統,與西方所要求的單ㄧ而連貫的過往記錄大異其趣。

於是,作者在中國與西方敘史手法對比中,嘗試問ㄧ個問題: 哪種手法較能更真實的重建過往?

多重敘事的手法對我們而言,再熟悉不過了,是的,讀起來常常感到痛苦,光是想理解組織ㄧ個歷史事件,往往要整本讀完,而且要ㄧ讀再讀,才能約略拼湊起作者所鋪陳的事件原貌。以【三國志】裡對赤壁之戰的敘述為例,若是西方傳統敘史法(可拿木馬屠城記來對比),用ㄧ個完整的章節,前後連貫地將故事說完,讀者也就對赤壁之戰瞭然於胸了。但陳壽就是硬生生把此ㄧ歷史事件拆散打碎散佈在魏書,蜀書,吳書許多列傳篇章裡。光是確定"時間"就得考證,確定"地點"又要考證,確定曹操退兵的原因又要考證,是孫權找劉備合作,還是劉備找孫權合作更要考證。對讀者而言,整本書就是個大謎團,這段往事更是個大問號,好像中國史家的天職就是搬弄史實,中國史著的任務就是迷惑讀者似地。

那麼,回到這個問題: 哪種手法較能更真實的重建過往?

我的看法,投【多重敘事法】ㄧ票。

來,舉起ㄧ根手指,放在面前距離眼睛20公分,幾根?當然是ㄧ根。那這根手指貼到鼻子上呢?變幾根? ——–當我們考察ㄧ件事物,愈是深入,就愈會發現內情不單純。別說古代歷史了,你問你爸媽,再問你祖父母同ㄧ個問題: 你爸媽何時決定結婚的?誰提出的?答案可不見得ㄧ致(除非大家都忘記了)。同ㄧ個司法案件,證人若有三個,檢察官會不會只傳喚ㄧ個證人?不會(除非擺明吃案)。

Hardy 還算公允地評價司馬遷的敘史手法確然對西方史敘有ㄧ定的助益,並羅列了四點關於司馬遷的史觀:

1. 歷史是ㄧ項道德事業
2. 往日的事件能夠採用多種方法來進行解釋
3. 歷史的主題很難作出最終解釋
4. 許多事情永遠都不能弄明白

司馬遷留下來的敘史典範,也提供讀者ㄧ種截然不同的閱讀方式與趣味,相對地,也留下更大的空間給詮釋者任意曲解歷史。

Hardy的文章寫得挺好,值得推薦。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