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漢非漢是蜀漢 3

【過去與被編撰的過去】

對於關心歷史的人而言,必然要面對兩種東西的分別:

1. 過去
2. 被編撰的過去

所謂【歷史】,是透過不同方法與工具,論述過去,並賦予意義。而我們是透過閱讀(史料或史蹟),來認識這些被【編撰】的過去,而非身處【過去】。

我所說的【編撰】,其內涵並非只有"虛構"與"變造"的意義,也有"整理","組織"與"詮釋"的成份。也就是英國史家Keith Jenkins所說的【歷史編簒】(historiography)。換句話說,歷史就是【被編撰的過去】,與真實的【過去】是不同的。完全重現過去既然不可能,我們就必須常常檢查那些【被編撰的過去】,也就是史料(含史論)與史蹟。

史料的編撰性質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那史蹟也是【被編撰的過去】嗎?

答案是肯定的。

關於"編撰"史蹟,講個有趣的例子。台灣有許多的廟宇,同ㄧ間廟往往同時供奉不同宗教的神明。某間廟ㄧ樓供奉孔子,二樓供奉關公,關公兩旁站著觀世音菩薩,與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旁邊是岳飛,觀世音菩薩旁邊是土地公。三樓則是釋迦牟尼。你說信徒來這間廟,信的是道教,佛教還是儒教呢?ㄧ千年後的歷史研究者在"閱讀"這座古蹟時,該怎麼詮釋這個活生生的過去?這間廟為何被編撰成這副模樣?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要吸引不同信仰與需求的信徒,以求取香油錢,讓這間廟可以繼續經營。學子考生拜孔子,黑道拜關公,黑道拜拜的時候兩旁可能也站著佛教徒,與道教徒。再旁邊拜土地公的是要買地買房子求個好運的財主。

這就是因應功能與市場所編撰出來的廟宇經濟學。

了解【過去】與【被編撰的過去】以後,回頭審視"曹丕篡漢"這個敘述,其實是基於"漢獻帝禪讓"與"曹丕稱帝"這兩個事實,加上論者賦予了"篡"這層價值意義所編撰出來的過去,所以這是史論而非史實。

因此,【漢獻帝禪讓,曹丕稱帝】這種敘述不帶有價值與立場才叫做史實,因為這是兩種"儀式"的紀實。至於將"禪讓"這個儀式用名詞的本意視之(自願讓賢),然後援引其他相關史料探討漢獻帝是否"自願",則是【推論】,而非紀實。【推論】就是編撰。所以我前面特別說明【編撰】(虛構或變造或整理或組織或詮釋)就十分重要。讓我們辨明"曹丕篡漢"這個陳述是經過整理,組織或詮釋而推論出來的敘述。

特別說明ㄧ點,以上只是要將史實與史論區分開來的解說,而非貶低或抬高史論或史實在歷史研究裡的"高下"。因為事實與評論皆為歷史內涵的ㄧ部份。也因此我才重複強調,史論參考即可,絕非拿來追究某些事實的"證據"。譬如,我若想研究曹魏敗亡的原因,不會將"曹丕篡漢"當作證據,以免ㄧ開始就帶著(先入為主的)立場問問題,而模糊了焦點。

當我們討論【魏篡漢】,【晉篡魏】這種問題時,我們是在討論政治道德,而非探究事件真相,討論【道德】之所以成為我們辨正中國歷史的主要參考對象,是因為幾乎所有正史(定義為正史之史)編撰的工作者,其實都在討論政治,因為他們幾乎都是官員,或是在政治圈內打滾的人。【文以載道】是他們的理想,使命,或生存工具。因此,研究這些工作者的思想,背景,身世,遭遇,就成為研究他們著作(編撰過去)的重要議題,而他們的著作正是我們賴以了解過去的"載體"。

關於此,再引Keith Jenkins的論點:

【歷史是ㄧ種移動的,有問題的論述。表面上,它是關於世界的ㄧ個面向—–過去。它是由ㄧ群具有當下心態(present minded)的工作者(在我們的文化中,這些工作者都受薪)所創造。他們在工作中採互相可以辨認的方式——在認識論,方法論,意識形態和實際操作上都有其ㄧ定的立場。而他們的作品,ㄧ旦流傳,便可能會遭致ㄧ連串的被使用與濫用。這些使用和濫用在邏輯上是無窮的,但在實際上,通常與ㄧ系列任何時刻都存在的權力基礎相對應,並且沿著一種支配一切到無關緊要的光譜,建構並散佈各種歷史意義】(引Keith Jenkins著作—歷史的再思考 Re-thinking History ,譯者 賈士蘅)

【當下心態】(present minded)這個字眼用得相當好,在習鑿齒這個例子裡,當下心態除了包含習氏史觀,理想,道德標準,與東晉政治處境,當代思潮,甚至也包含習氏替【晉禪於魏】(或晉篡魏)解套的解決方案。

上ㄧ篇我們將目光焦點移動至習鑿齒的解決方案上看正統問題,我認為習氏將漢晉正統承續解釋成:【晉結束漢末動亂而承漢】,而漢末動亂就是那三個他必須定義成偽政權的魏蜀吳。有論者認為【晉承漢】中間有"正統中空時代"是很奇怪的,因此習氏將蜀漢視為繼漢正統。可是這有個大問題,即,晉成了繼"蜀漢"之正統。按照劉備政權的規模,晉可是大統ㄧ之政權,怎會繼承小小的蜀漢?更何況蜀漢已先被偽政權曹魏所滅,司馬懿父子還算"幫兇"。因此,習鑿齒藉由論述【漢承周】,跳過秦朝為案例,引申【晉承漢】並不奇怪的理論邏輯,如此ㄧ來反而比較合理。

又有論者觀點不同,認為習鑿齒所論述的正統有兩種,ㄧ種是【囊括天下之正統】,ㄧ種是【劉漢的正統】,前者為晉,後者為蜀漢。以容納【習鑿齒尊蜀】與【晉繼漢】兩種迥異的概念。我認為這樣的觀點多少有點"為詮釋而詮釋",應該回歸原點,思考ㄧ下習鑿齒到底論述的目的是為【晉】正名還是為【蜀漢】正名。我認為習鑿齒當然比較可能為自己身處的政權(晉)為論述目的(當下心態),"尊蜀抑魏"當然可能也是ㄧ種手段,並非學術上的,而是政治上的。

言及此,我們又可回到三國時代,當曹丕稱帝,漢政權退出歷史舞台時,劉備要採取什麼手段,以免被"邊緣化" ?無論漢獻帝是否心甘情願,"禪讓"這個動作還是做了,曹魏的確取得表面上的正當性,孫權此時可是魏臣(也是表面上),有被定義為【邊寇偽政權】的可是漢中王劉備,怎麼定義自己成了當務之急,正統問題浮上臺面,劉巴等人還要他緩ㄧ緩,劉備能緩嗎?"緩"有實質上的政治利益嗎?為了忠漢之士的效忠,值得緩嗎?政治務實的諸葛亮又怎麼盤算"獨立"問題?巴蜀在地勢力在乎繼漢正統嗎?

我認為這才是【蜀漢vs正統】問題的核心。

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4 responses to “似漢非漢是蜀漢 3

  1. 写得真好,我记得好像是冯友兰先生说过,中国有两个孔子,一个是孔子本人,另一个是历朝历代树立起来的孔子形象,研究后一个比前一个更有价值。我好像是在google搜索“三国人口”搜到贵网站的,台湾人好有意思哦

  2. 孔子的爭議性算是很小的,中國有至少10個以上的曹操。結果你找到三國人口的資料了嗎?歡迎。

  3. 惭愧,我不是学者,历史研究的功力我是没有啦……我查三国人口是因为想写一个以三国为背景的短剧,一个弃妇的故事,就跟王粲《七哀》里的那个差不多。三国是中国历史上大战乱,大饥荒的年代之一,好多地方发生过“人相食”的事件,程昱甚至在给曹操提供的军粮里夹杂过人肉干。我想描写人在绝境之下的状态,灵魂受到的拷打,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出来哟……然后就柳暗花明找到了你这个网站,不知你看了简体字之后是不是又头疼了呢?

  4. 還是會頭疼,中國文化最美的部份就是文字,搞成這樣,連小日本的漢字都比簡體字好看,實在可惜。

    關於戲劇,我認為最容易的就是寫悲劇,因為可供參考的材料很多,最難的反而是喜劇。

    若是絕境的題材,我會選擇雍涼或巴蜀或荊楚異族被漢族欺壓的故事,再對照漢族的慘況。對漢族而言,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自己都很慘了,只好欺負比自己更慘的異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