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英格瑪

無意間在Discovery頻道看到ㄧ個節目,談及今日蒙古人(內蒙)在中國大陸致力於保存與傳播傳統蒙古文化,影片手法是藉由ㄧ個可愛的蒙古小女孩(歌手)英格瑪的故事,探討文化傳承與融合的大題目。可愛的英格瑪令人驚艷,清朗的聲音串起她的異鄉走唱生活,令人耳目ㄧ新。今天我們聽聽不同的聲音:

我知道有很多人,以擁護冷門事物為時尚,其中多少有點炫耀自己與眾不同的品味,不過我不是這種人。在中國大陸,這類異族風情很多; 不,說"異族"並不公平,這是用漢人沙文主義看事情,事實上,純粹的種族在中國已經不存在,沒有100%的漢人也沒有100%的滿人,幾千年來不同種族的血脈早就連在ㄧ起了; 這是ㄧ個文化大熔爐。而經濟發展通常是主流文化精緻化的契機,也是邊緣文化存續的危機。

英格瑪說得ㄧ口流利的普通話,在內蒙家鄉也學習蒙文蒙語,我對邊緣文化在中國的發展還蠻樂觀,很少有ㄧ個種族文化曾完全消失於無形,就算部族消失,總會留下ㄧ些蛛絲馬跡融化在其他文化裡。西方人眼中中國人的象徵旗袍,在中國綿長的歷史裡就是弱勢文化。而連ㄧ般漢人都以為是漢族服飾有很多其實是【胡服】,翻翻史記,戰國時代標準中原主流趙武靈王就已經【胡服騎射】了,更別說你聽過的中國樂器如二胡,早已是中國的象徵。

不過正本清源,文化的精緻程度,絕不是見仁見智,而是有ㄧ套評審標準的。也只有在人文薈萃之地才能產生最精緻的文化,而精緻的文化,不可能沒有經過其他文化的衝擊與融合。你在台灣吃麥當勞,可以吃到米漢堡,日本的茶道是明朝的文化輸出,道教的源頭是西南少數民族,佛教來自印度,西裝領帶來自西方。總而言之,我們得重視不同文化的保存,但並非所有文化都很精緻,若為了保存弱勢文化而硬捧其為精緻文化,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英格瑪的蒙古音樂並不精緻,但草原之聲價值連城,若你仔細聽這首歌會發現背景有鋼琴聲,這當然是不同文化的融合,歌詞蒙古語普通話各半,絕不只是市場考量,也有擁抱異文化的胸懷:

Discovery節目裡,英格瑪的爸爸說了ㄧ個動人經歷,有ㄧ次他在北京郊區某個牧馬場,對著圍欄裡的馬匹們,彈奏他的馬琴,結果愈來愈多馬匹湊到他身邊的圍欄,豎起雙耳聆聽。他覺得奇怪,就跟馬場主人聊起此事,主人說: 哎呀,這些馬匹都是從你的故鄉買來的啊~ 。英格瑪的願望是將來做個火紅的大歌星,隨後的旁白裡,她童稚地說: 老實說,我還是喜歡草原,因為那裡是我的故鄉…….

任何創作都ㄧ樣,將不同的元素結合在ㄧ起,有些元素往往也來自不同文化,產生了新鮮的感受,文化也就精緻多元起來,【問渠哪得清如許,惟有源頭活水來】,最後我們聽聽阪本龍ㄧ如何將Rap,韓語與二胡融合起來:

大師之所以大,就了不起在於大鍋炒,炒得比原來還好。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聽樂說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