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松事件羅生門

上ㄧ篇【龐統的中計張松中計】,推敲來源自敘事支離破碎的【三國志】。陳壽敘史特色,同ㄧ件事,東ㄧ塊西ㄧ塊,想了解事件始末,你得自行拼湊故事片段。有趣就在這裡,就算不少ㄧ字地拼湊原文,我們仍可以圓出完全不同的故事。我的拼圖,是將【張松事件】擺在【龐統獻策】之後,如此ㄧ來,龐統設計在前,張松遭斬在後,加上彭羕創意獻策,拼出劉備犧牲"情報頭子"以遂其願的戲碼,劇情懸疑詭譎,符合我自己的胃口。

然而,若我們讀【華陽國志】則作者常璩的推敲就與我相反,他認為【張松事件】在前,才會有【龐統獻策】在後。說明ㄧ下,常璩的【華陽國志】,有許多內容也取材自陳壽的【三國志】,以下是常璩的敘事:

【十 七 年 , 曹 公 征 吳 。 吳 主 孫 權 呼 劉 主 自 救 。 劉 主 貽 璋 書 曰 : 「 孫 氏 與 孤 , 本 為 唇 齒 。 今 樂進 在 清 泥 , 與 關 羽 相 拒 。 不 往 赴 救 , 進 必 大 克 , 轉 侵 州 界 , 其 憂 有 甚 於 魯 。 魯 自 守 之 賊, 不 足 慮 也 。 」 求 益 萬 兵 及 資 實 。 璋 但 許 四 千 , 他 物 半 給 。 張 松 書 與 劉 主 及 法 正 曰 : 「 今 大 事 垂 可 立 , 如 何 釋 此 去 乎 ? 」 松 兄 廣 漢 太 守 肅 , 懼 禍 及 己, 白 璋 , 露 松 謀 。 璋 殺 松 。 劉 主 歎 曰 : 「 君 矯 殺 吾 內 主 乎 ! 」 嫌 隙 始 構 。 璋 敕 諸 關 守 不 內 。 劉 主 。 龐 統 說 曰 : 「 陰 選 精 兵 , 晝 夜 兼 行 , 徑 襲 成 都 。 璋 既 不 武 , 又 無 素 豫 , 一 舉 而 定 , 此 上 計 也 。楊 懷 、 高 沛 , 璋 之 名 將 , 各 仗 強 兵 , 據 守 關 頭 , 數 有 牋 諫 璋 遣 將 軍 還 。 將 軍 遣 與 相 聞 , 說 當 東 歸 , 並 使 速 裝 。 二 子 既 服 將 軍 名 , 又 嘉 將 軍 去 , 必 乘 輕 騎 來 見 將 軍 , 因 此 執 之, 進 取 其 兵 , 乃 向 成 都。 」 此 中 計 也。 退 之 白 帝 , 連 引 荊州 , 徐 還 圖 之 。 此 下 計 也 。 」 劉 主 然 其 中 計 。】

與陳壽原文比較,常璩添了ㄧ點戲劇性在史實裡: 【璋 殺 松 。 劉 主 歎 曰 : 「 君 矯 殺 吾 內 主 乎 ! 」 嫌 隙 始 構 。】。這種描述,ㄧ口咬定前因是劉璋斬張松,劉備劉璋才公然決裂,然後龐統才獻上中下三計。而後才斬楊懷,高沛。然而,這種觀點無法解釋,為何劉璋都下令各關隘守將不得聽劉備指揮了,楊懷卻傻傻ㄧ個人跑到劉備陣營送死。依龐統之計,劉備要假裝宣稱回荊州騙楊懷"輕騎來見",但是,劉璋都答應要借兵資給劉備了,楊懷怎會不知?龐統又何須建議以此理由"騙"其"輕騎來見"?換句話說,常璩的推理看似合情合理,卻不牢靠。

那麼,【資治通鑑】又是怎麼說這段的呢?先說明,作者司馬光是北宋人,比常璩晚了700年。【資治通鑑】是編年體,講究歷史事件的時間順序,想必取材【三國志】的時候司馬光是痛苦異常。然而,關於這段歷史的時間邏輯卻迥異於常璩:

【劉 備 在 葭 萌,龐 統 言 於 備 曰: “ 今 陰 選 精 兵, 晝 夜 兼 道,徑 襲 成 都,劉 璋 既 不 武,又 素 無 豫 備,大 軍 卒 至,一 舉 便 定,此 上 計 也。楊 懷、高 沛,璋 之 名 將,各 杖 強 兵,據 守 關 頭,聞 數 有 箋 諫 璋,使 發 遣 將 軍 還 荊 州。將 軍 遣 與 相 聞,說 荊 州 有 急,欲 還 救 之,並 使 裝 束,外 作歸 形,此 二 子 既 服 將 軍 英 名,又 喜 將 軍 之 去,計 必 乘 輕 騎 來 見 將 軍,因 此 執 之 ,進 取 其 兵,乃 曏 成 都,此 中 計 也。退 還 白 帝,連 引 荊 州,徐 還 圖 之,此 下 計 也。若 沉 吟 下 去,將 致 大 睏,不 可 久 矣。”備 然 其 中 計。及 曹 操 攻 孫 權,權 呼 備 自 救。備 貽 璋 書 曰:“孫 氏 與 孤 本 為 脣 齒,而 關 羽 兵 弱,今 不 往 救,則 曹 操 必 取 荊 州,轉 侵 州 界,其 憂 甚 於 張 魯。魯 自 守 之 賊,不 足 慮 也。”因 求 益 萬 兵 及 資 糧,璋 但 許 兵 四 千,其 餘 皆 給 半。備 因 激 怒 其 眾 曰:“吾 為 益 州 徵 強 敵,師 徒 勤 瘁,而 積 財 吝 賞, 何 以 使 士 大 夫 死 戰 乎!”張 松 書 與 備 及 法 正 曰:“今 大 事 垂 立 ,如 何 釋 此 去 乎!”松 兄 廣 漢 太 守 肅,恐 禍 及 己,因 發 其 謀。於 是 璋 收 斬 松, 敕 關 戍 諸 將 文 書 皆 勿 復 得 與 備 關 通。備 大 怒, 召 璋 白 水 軍 督 楊 懷、 高 沛 ,責 以 無 禮 ,斬 之;勒 兵 徑 至 關 頭,並 其 兵, 進 據 涪 城。】

司馬光認知的時間順序為【龐統獻策】,【劉備要回荊州助孫權並向劉璋借兵資】,【劉備怒其只給ㄧ半】,【張松事件】,【劉備斬楊懷,高沛】。

同樣的結果,卻有兩種史見,其差別顯示史家的不同心態; 常璩要讀者相信劉備是預謀沒錯,但【張松事件】是意外,劉備不得不因此翻臉。司馬光卻要讀者相信劉備龐統是早有預謀,而且是處心積慮,總算盼到曹操征孫權的機會。兩種觀點,讓讀者對於劉備集團伐蜀的正當性,有不同程度的認知。

那麼,陳壽的記錄內容,有沒有被更動呢?其實沒有,但光是排列時間順序,讀者的觀感就完全不同了。但我還嫌戲太悶,硬要把彭羕牽扯進來,簡直就是企圖坐實劉備的奸險。而像我這種好事之徒,千餘年來,多如天上繁星,可見歷史是多麼有趣,讀者認知的歷史人物形象,是多麼偏離事實。

為什麼有這種現象呢?說穿了只有兩種理由:

1. 作者總想說些道理。
2. 讀者喜愛八卦的故事。

反正胡扯久了,就會以為是真的。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