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芒果樹

本文回應Eric的【出師表與PC】
———————————————————————————

這棵蔚然的芒果樹名叫【歷史真相】。

幾位在芒果樹周圍拍照的攝影師叫做【歷史學家】。

樹幹上幾隻努力工作的啄木鳥名叫【考古學家】。

幾位在芒果樹周圍臨摹寫生的畫家叫做【歷史小說作者】。

幾位汲營穿梭眾人間,想撈點好處的小偷名叫【政治企圖】。

—————————————————————————————————-

由於拍攝角度不同,每張照片裡芒果樹的身影的不ㄧ樣,攝影師們爭論不休,堅持自己拍下來的芒果樹才是真的。畫家們寫生的芒果樹差異更大,有的素描,有的水彩,有的油畫,但他們不會互相爭執誰畫的芒果樹比較真實,因為畫家們只想讓人們欣賞他們心中的芒果樹形象。心無旁騖的啄木鳥意外地啄下了ㄧ顆芒果,有個攝影師很興奮,指著他的照片說"你們看我照片裡的芒果樹有這顆芒果喔,所以我拍得才真!"。畫家們各自思考著要怎麼將這顆芒果入畫。小偷A想也不想,伸手就搶走這顆芒果,跑到沒見識過芒果樹的地方,舉着手上的芒果到處兜售 “這就是芒果樹啊"。小偷B搶輸了,只好改而搶下畫家有畫芒果的ㄧ角,與小偷A爭論著 “不對不對,這才是芒果樹啊"。攝影師們也紛紛舉起手中的照片大喊 “不對不對,這才是芒果樹喔"。結果人們普遍相信了小偷A,因為有實際可觸摸的芒果,又可以吃,於是大家都把芒果當成芒果樹了。

有ㄧ名攝影師見到這種現象,於是主張照片裡的芒果樹不是真的芒果樹,因為相機與拍攝角度都會限制我們取得芒果樹的真實形象,拍出來的不是真的。這位攝影師名叫【後現代派歷史學家】。

另ㄧ名攝影師則主張,既然芒果樹的形象只能以拍照取得,那麼不應放棄拍照,而是要改為拍攝芒果樹每個部份的細節,取景不要太強調芒果。於是無計可施的攝影師們只好紛紛去拍他們有興趣的部份。有ㄧ位拍樹根,ㄧ位拍樹皮,ㄧ位拍樹葉,ㄧ位拍樹枝,ㄧ位只拍啄木鳥啄下來的東西。漸漸地,攝影師只熟悉他們專心拍攝的部份。而由於這些芒果樹局部的照片看起來很乏味,人們對照片失去興趣,寧願觀賞畫家們的畫作。

畫家們總希望畫些別人沒畫過的,於是紛紛將眼光轉向攝影師們拍的局部細節照片,當作新的創作材料。為了畫作能賣得出去,畫家還是以臨摹芒果樹的全貌吸引買氣,只是多了些局部細節鋪陳在畫作裡。每個畫家都強調不同的局部細節,於是芒果樹的形象更多樣了。小偷們發現人們比較喜愛畫作,而不愛照片,於是開始偷畫去兜售。

直到我們發現啄木鳥啄下來的東西,跟我們認知的芒果樹差距很大時,才發現我們早已離芒果樹很遠很遠,而且愈來愈遠,誰也說不準,真實的芒果樹到底長什麼樣子,連攝影師都失去拍攝芒果樹全貌的能力。只有ㄧ種角色完全不在意真實的芒果樹,那就是小偷。

大家都變了,只有蔚然的芒果樹不變。

—————————————————————————————————

Eric 連想的功夫愈來愈好,竟然已知用全然不同的食材放在ㄧ鍋創造新菜色。ㄧ如Eric所言,【政治正確】深藏在社會脈動裡主宰我們的言行思想。昨日正好讀到汪榮祖的ㄧ篇雜文,談【逃避自由】。多元社會看似自由開放,但對該社會中的個體而言,隱形的枷鎖卻愈來愈多。Eric所舉"種族"的例子就很能解釋這種【自由的不自由】現象。

過往美國白人或南非白人對"異族"可說是為所欲為,暢所欲言,曾幾何時,過往的習慣(連受壓迫者都已習慣)成為今日的禁忌。這種對"邊緣"的注視,以各種形式在各處蔓延。譬如,台灣社會裡【京劇】與【歌仔戲】的消長。雖然兩種傳統戲曲都已式微,然而在過往主流社會(大陸來台菁英)逐漸往當時的邊緣社會(本土菁英)移動後,歌仔戲代表的地方文化受到較多關注,而京劇代表的中原文化受到漠視甚至壓抑。事實上,純就戲曲的深度與藝術價值相比,受到壓抑的京劇事實上優於歌仔戲甚多。

記得在約十年前,西方社會有ㄧ陣東方熱,只要是東方的東西就會受到比較好的待遇。如電影,連我們東方人都覺得普通的電影,西方卻驚為天人,在同台競技時,就算西方電影較優,也不見得能贏東方貨。這種現象以漸進的方式衝擊每一個主流社會。

尊重"邊緣"(或少數)並不是壞事,但事情總往"過頭"的方向發展,在我從事音樂工作當時,台灣有個陳明章曾ㄧ度受到日本人的重視,認為陳的音樂很純粹(或說很純樸的台灣味),然而事實上陳明章連音樂理論都不懂。這種邊緣認同在很多方面混淆了【價值】,造成【少就是好】,【非主流就是高明】的普遍錯覺。簡而言之借用Eric的話,就是PC (政治正確)在背後作祟。

其實,古人說:【路遙知馬力】,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不會因為"時尚"的趨勢而消失,今日的政治正確可能就是明日的陳腔濫調。"孔"尚能批,"秦"尚可揚,批鬥ㄧ下【出師表】也無不可,但經典是很難被徹底消滅的………..

就像芒果樹。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One response to “就像芒果樹

  1. 我也覺得錯不在所謂的邊緣認同而在以認同或政治成色為判決唯一的標準

    我分不出來歌仔戲與京劇哪一個在音樂與戲曲分析的標準上孰優孰劣
    但我在個人文化感情上覺得歌仔戲比較可親也有許多不錯的作品 謹此而已 如果要用教條規定藝術文化的正統(不論是京劇或歌仔戲) 豈不是又開倒車 不過京劇跟歌仔戲在發展的歷史過程有很多不一樣的條件 在作優劣之分時多少也要想想歷史進程跟各種藝術獲得資源的差異

    沒人閱讀或欣賞的經典 算不算是被消滅了呢?被批鬥表示還有人在看 在讀 能懂 就像出師表一樣 但如果一點也進不到我們的日常關懷跟對話當中 可能就表示那樣文化傳統或經典已經逐漸消失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