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羌散騎

【後出師表】有ㄧ羌族建置在蜀漢部隊,青羌。

【自 臣 到 漢 中 , 中 間 期 年 耳 , 然 喪 趙 雲 ……… 鄧 銅 等 及 曲 長 屯 將 七 十 餘 人 , 突 將無前 .賨 ﹑ 叟 ﹑ 青 羌 散 騎 ﹑ 武 騎 一 千 餘 人 ,此 皆 數 十 年 之 內 所 糾 合 四 方 之 精 銳 , 非 一州 之 所有 , 若 復 數 年 , 則 損 三 分 之 二 也 ,當 何 以 圖 敵 ? 】

羌族是華夏疆域外西部邊緣的非漢異族,其歷史可溯及到漢人正統述史的源頭,有ㄧ說,羌人以【姜姓】,是炎帝之後,與黃帝之後的泛華夏民族同樣古老。ㄧ般認為羌是最早同化於所謂【華夏】民族的邊蠻,當然這種概念是以華夏政治與文化疆界為主軸的認知。也因此,日後羌與漢的關係錯綜複雜,羌族隨著與中原政權在不同時代的互動,也演化出上百種不同文化的族群。

早期羌族屬於放牧生活形態,從"羌"字的"羊"與"人"可見華夏民族對其的古老印象。華夏正統的敘述裡,直到公元前五世紀左右,秦厲公時代有ㄧ羌人【爰劍】被抓去當奴隸,學習了農牧技術,逃回羌族聚集的河湟地區,成了羌族領袖,該族的生活形態才改變為農畜生產,形成ㄧ個文化上與華夏民族的同化契機。羌人稱奴隸為【無弋】,這就是著名【無弋爰劍】的故事。爰劍以世襲制,子孫皆為領袖,形成種類繁多的部落,大致分布在中原華夏的西緣地區,就是今天的甘肅,青海,四川,甚至西藏,新疆等地,活動區域相當遼闊。

以上羌之簡述,僅大致了解ㄧ下此族群的歷史與地理分布。論羌族源流與先秦羌漢恩怨不在本文討論範圍,諸葛亮統率下的【青羌散騎】到底是什麼,才是重點。純就後漢魏晉時代的漢人記敘而言,對羌族大大小小的部族並沒有ㄧ個脈絡清晰的整理,霧裡看花,漢人僅知羌族ㄧ二。不過,兩漢是強勢政權,邊境民族衝突相當多,大致而言是互相敵視,對敵人總要有相當程度的認識,留下來的記載自然也不少。

東漢政權恢復設置【護羌校尉】,管理羌族。當時漢人實行高壓政策管理異族,長久以來由於文化上的優越感,漢人並不把異族當"人",所謂"蠻夷",可看出漢族本位主義的意識形態。在這種背景下,對羌人的種種壓迫與剝削就不足為奇,漢羌雙方頗有許多大規模的武力衝突,投降歸順的羌族,被迫遷徙到內地: 安置在三輔、漢陽(天水)、安定、北地、土郡(上郡?)、西河等地。被稱為“東羌”。留在原本河、湟 —帶的,稱作“西羌”。

羌族種類繁多,以下【後漢書。西羌傳】為粗略系統化的記述:

【 自 爰 劍 後 , 子 孫 支 分 凡 百 五 十 種 . 其 九 種在 賜 支 河 首 以 西 , 及 在 蜀 ﹑ 漢 徼 北 , 前 史 不 載 口 數 . 唯 參 狼 在 武 都 , 勝 兵 數 千 人 .其 五 十 二 種 衰 少 , 不 能 自 立 , 分 散 為 附 落 , 或 絕 滅 無 後 , 或 引 而 遠 去 . 其 八 十 九 種, 唯 鍾 最 強 , 勝 兵 十 餘 萬 . 其 餘 大 者 萬 餘 人 , 小 者 數 千 人 , 更 相 鈔 盜 , 盛 衰 無 常 ,無 慮 順 帝 時 勝 兵 合 可 二 十 萬 人 . 羌 ﹑ 唐 旄 等 絕 遠 , 未 嘗 往 來 . 氂 牛 ﹑ 白 馬 羌 在蜀 ﹑ 漢 , 其 種 別 名 號 , 皆 不 可 紀 知 也 . 】

可見羌族在涼州,雍州,巴蜀,漢中廣大地區活動。由於沒有統ㄧ的中央集權組織體系,羌族ㄧ百五十個部落種族並非ㄧ個完整有內聚力的族群。許多較小的部落不是絕滅就是遷徙不定最終不知所往,中大型的部落要不就互相攻伐,要不就聯合彼此與漢人對抗,要不就為漢人所利用征伐漢人。董卓的崛起就與"征伐"和"利用"羌族密不可分,此後的李傕,郭祀,馬騰,韓遂,馬超叱吒ㄧ時也都仰賴羌氐族群的支持。

【建 武 十 三 年 , 廣 漢 塞 外 白 馬 羌 豪 樓 登 等 率 種人 五 千 餘 戶 內 屬 , 光 武 封 樓 登 為 歸 義 君 長 . 至 和 帝 永 元 六 年 , 蜀 郡 徼 外 大 牂 夷 種 羌 豪 造 頭 等 率 種 人 五 十 餘 萬 口 內 屬 , 拜 造 頭 為 邑 君 長 , 賜 印 綬 . 至 安 帝 永 初 元 年 , 蜀郡 徼 外 羌 龍 橋 等六 種 萬 七 千 二 百 八 十 口 內 屬 . 明 年 , 蜀 郡 徼 外 羌 薄 申 等 八 種 三 萬 六 千 九 百 口 復 舉 土內 屬 . 冬 , 廣 漢 塞 外 參 狼 種 羌 二 千 四 百 口 復 來 內 屬 . 桓 帝 建 和 二 年 , 白 馬 羌 千 餘 人寇 廣 漢 屬 國 , 殺 長 吏 , 益 州 刺 史 率 板 楯 蠻 討 破 之 .】

東漢時代從公元38年到公元107年,明確記載的羌族數十萬內移,究其原因,自然與經濟利益有直接關係:

【建 武 五 年 , 河 西 大 將 軍 竇 融 請 奮 署 議 曹 掾 , 守 姑 臧 長 . 八 年 , 賜 爵 關 內 侯 . 時 天 下 擾 亂 , 唯 河 西 獨 安 , 而 姑 臧 稱 為 富 邑 , 通 貨 羌 胡 , 市 日 四 合 ,每 居 縣 者 , 不 盈 數 月 輒 致 豐 積 .】

羌,漢兩族在東漢因經濟而結合,羌族以中原貨物對西域進行貿易,也以自己生產的布,牧農產品,手工製品與漢族(或漢境內他族)進行交易,也因此,漢吏在羌人生活地區的治績就與漢羌關係有直接的影響,而雍,涼至巴蜀,為中央政權鞭長末及之處,地方長官的清或貪,對羌族利益影響甚鉅(對其他少數民族而言也是如此),也就是說,漢吏的品質在少數民族數量很多的地區動見觀瞻。以東漢羌人多次動亂的情況看來,利益矛盾以及意識形態與迥異的生活方式,漢羌的同化過程十分艱難。百餘年的恩怨情仇使得羌人對漢吏的品質不得不在意,好壞兩極,好官則羌人用性命相挺,惡吏則羌人以性命相搏。

漢人對羌族特性的形容堪稱【非我族類】的典型書寫,以下【後漢書】敘述:

【其 俗 氏 族 無 定 , 或 以 父 名 母 姓 為 種 號 . 十 二 世 後 , 相 與 婚 姻 , 父 沒 則 妻 後 母 , 兄 亡 則 納 嫠 嫂 ,故 國 無 鰥 寡 , 種 類 繁 熾 . 不 立 君臣 , 無 相 長 一 , 強 則 分 種 為 酋 豪 , 弱 則 為 人 附 落 , 更 相 抄 暴 , 以 力 為 雄 . 殺 人 償 死, 無 它 禁 令 . 其 兵 長 在 山 谷 , 短 於 平 地 , 不 能 持 久 , 而 果 於 觸 突 , 以 戰 死 為 吉 利 ,病 終 為 不 祥 . 堪 耐 寒 苦 , 同 之 禽 獸 . 雖 婦 人 產 子 , 亦 不 避 風 雪 . 性 堅 剛 勇 猛 , 得 西 方 金 行 之 氣 焉 .】

華夏民族自先秦時代建立的人倫綱常,是其重要的內聚力量,也是區分同異的標準。羌族的社會秩序對華夏民族而言是原始生活形態,人倫概念迥異,弱肉強食,ㄧ如野獸; 無法制,除了殺人其餘皆不禁; 驍勇善戰,善於山林躍竄,深具戰士性格; 凡此種種,皆為華夏民族所鄙視,或正確地說,是恐懼。此種性格之人種,ㄧ旦懂得組織的力量,則沛然莫之能禦。事實上,羌族入華夏之境,兩相同化,彼此利用,也互相借用文化,張陵的五斗米道就是典型的文化融合案例。在羌胡聚集之地域,純粹的華夏思想是沒有市場的,除非經過ㄧ定程度的地方化。

由於羌族"以力為雄"的生活形態,造成階級分明,貧富懸殊的現象。豪帥,酋長在部族內擁有極大的權力,漢吏尋求合作,或征討的對象,也就是針對這些為數眾多的豪強大族。豪族時而互相吞併,時而串連抵抗漢族,因而,若要真正探討漢廷地方統治的實況,其與異族首領錯綜複雜的關係就相當重要。

針對所謂【青羌散騎】,主流論述以【青衣羌】即為【青羌】,其根據可從史蹟【漢故領校巴郡太守樊府君碑】說起:

【君諱敏,字升達。……..季世不祥,米巫虐,續蠢青羌,奸狡並起,陷附者眾。君執一心,賴無洿恥。復辟司徒,道隔不往。牧伯劉公,二世欽重,表授巴郡,……..】

(蠢)註: 「蠢」,《全蜀藝文志》、《雅州府志》、《蘆山縣志》作「乘」

樊敏大約生於公元120年至203年,其人不見於正,野史記載,卻留下了這個重要的碑闕,可見樊敏最後的公職是【巴郡太守】。此蹟可供研究之處甚多,以青羌,米巫來看,也透露了重要訊息,也就是青羌活動之處。

劉焉約於中平年間(公元184-189年)入蜀,卒於約興平元年(公元194年),劉璋繼任,所謂【牧伯劉公,二世欽重,表授巴郡】則顯示樊敏應於兩任劉牧執政時任職巴郡太守。而【米巫虐,續蠢青羌】的米巫若在中平年間動亂,則指的應是五斗米師張脩在巴郡的暴動事件(中平元年)。此時應為公元184或185年。也就是說,青羌活動之處是在巴郡。

然而,以時間順序排列,張脩事件與劉焉入蜀是同ㄧ年,也就是中平元年,而樊敏應於稍晚的時間就任巴郡太守。有可能是劉焉與劉璋兩任的區間,中平與興平年中間的初平年間(公元190-193年)。而張魯約於公元186年被劉焉派去漢中,並直接幹掉同僚五斗米師張脩。而【復辟司徒,道隔不往。】有可能指得便是張魯入漢中後阻絕巴蜀至漢中的路徑,以致樊敏雖受中央聘為司徒,卻因張魯據漢中的緣故而無法成行,劉焉父子因此而上表中央聘樊敏為巴郡太守。如此ㄧ來,米巫與青羌的活動範圍就不見得是單指巴郡。

五斗米道在東漢末年於巴蜀地區大行其道,巴中之"賨",南中之"叟",蜀中之"羌",均好巫祝,在當權者眼裡,自然是【奸狡並起,陷附者眾】。而如前所述,羌族分布地區廣泛,種類眾多,若青羌就是青衣羌,則其活動範圍就縮小許多。

青衣羌在蜀郡的青衣縣生活,根據【水經注】的記載,這裡是【故青衣羌國】,地理位置:【青 衣 水 所 發 。 東 逕 縣 , 南 與 沫 水 會 。沫 水 從 岷 山 , 西 來 , 出 靈 山 下。 其 山 上 合 下 開 , 水 出 其 間 , 至 縣 東 與 青 衣 水 合 , 東 入於 江 。土 地 多 山 。產 名 茶 。 】,青衣縣在東漢順帝陽嘉二年(公元133年)改為漢嘉縣。而稍早尚有青衣王子附漢:【安帝延光元年(公元122年),置蜀郡屬國都尉,青衣王子心慕漢制,上求內附。】。也就是說,青衣羌活動地區在蜀。

漢靈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涼州黃巾部眾馬相,趙祗侵蜀,先後攻破蜀郡,犍為,巴郡。劉焉毛遂自薦入蜀,州吏響應,【州 從 事 賈 龍 , 素 領 家 兵 在 犍 為 。乃 之 青衣 , 率 吏 民 攻 相 , 破 滅 之 。 州 界 清 淨 , 龍 選 吏 卒 迎 焉 。 】。賈龍在犍為的家兵就是青衣羌。根據【華陽國志】載,在漢光武帝時公孫述據蜀,【益 州 以 蜀 郡 、 廣 漢 、 犍 為 為 「 三 蜀 」】,犍為在峨眉山之北,距離成都大約210公里,青衣羌根據地在蜀或三蜀,對於在成都的諸葛亮而言,巴西之賨,越巂之叟,犍為青羌,ㄧ北ㄧ南ㄧ西,正合所謂"四方"精銳之說。

然而,根據【華陽國志南中志】載諸葛亮入南中,卻也有青羌從南中遷徙入蜀的記錄:

【改 益 州 為 建 寧 , 以 李 恢 為 太 守 , 加 安 漢 將 軍 , 領 交 州 刺 史 , 移 治 味 縣 。 分 建 寧 、 越 巂 置 雲 南 郡 , 以 呂 凱 為 太 守 。 又 分 建 寧 、 牂 柯 置 興 古 郡 。 以 馬 忠 為 牂 柯 太 守 。 移 南 中 勁 卒 ,青 羌 萬 餘 家 於 蜀 , 為 五 部 , 所 當 無 前 , 號 為 飛 軍 。】

這就是諸葛亮的【無當飛軍】。按照語意,青羌在南中地區至少有ㄧ萬餘戶。從不同史料裡調查,南中之【叟】,有人認為就是【青羌】。其實這種看法有可能就是受到【 移 南 中 勁 卒 ,青 羌 萬 餘 家 於 蜀】這則敘述的誤導,讓人以為青羌的根據地是南中地區。事實上,羌族種類繁多是事實,但其族大致的移動歷史,在兩漢時代是由西北陸續往西南遷徙。而青羌在南中的記載,也僅見於以上【華陽國志。南中】。

我認為從【漢故領校巴郡太守樊府君碑】文中以"米巫續蠢青羌"的角度切入,或從賈龍在犍為的青衣家兵角度切入,以下兩個判斷較合邏輯: 1. 青羌就是青衣羌。2. 因此青羌根據地在蜀(青衣江流域,峨眉山北,瓦屋山,犍為ㄧ帶)。即使諸葛亮從南中帶回來的真是青羌,也應是從蜀遷移入南中的部份族群。順帶ㄧ提,青衣江流域為古蜀國蠶叢時代就已開發,蠶叢後來被稱為【青神】,相傳是蠶叢【青衣而教民農桑,民皆神之】而得名。

注: 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失敗,參戰眾將非死即貶,唯王平保軍有功晉升參軍,率領五部【無當飛軍】。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