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態度看待烤肉

本文回應【葆光居 之《道德經》新解】,並感謝葆光居部落長的指教。

借用禪宗的ㄧ個有名公案破題:

神秀和尚說: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師弟慧能說: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六祖慧能驚天ㄧ語,道破【色相】與【非相】的本質問題。人類文明裡,討論【超越】的歷史記錄並不少,從老子,尼采,沙特到量子物理,我們對於【存在】問題,東西方始終有各自的說法,而其中,禪宗對【超越】概念的描述最為徹底。而所謂的徹底,就是根本"放棄描述"。

佛曰: 不可說。

討論超越"經驗"的存有,必須先了解"經驗"的本質。菩提樹是西方人說的"經驗",是佛家說的"色相",是道家說的"名"。人類經驗無法超越"感知",感知取得的資訊,其"存有"取決於大腦皮質神經元網路。就像我常常問的,對於沒有感知系統的人而言,這大千世界算不算存在?不曾見過樹的人,自然無法想像菩提樹的形象與觸感,包含用手搥樹的痛楚感與因果邏輯。甚至,我認為連夢境都不會出現"樹"的形象。原因無他,大腦裡沒有"樹"這個訊息相關的神經元網路,就算是夢境,也是基於大腦曾記錄的訊息重整。也就是說,只要消除人類賴以聯繫世界的感知系統,就是【菩提本無樹】了。

戲謔ㄧ點說,老子認為,我們感知得到的東西,都不是東西。
我們習以為常的自然律,其實不是真正(或全面)的自然律。

其實【井底之蛙】的概念,已經可以理解這些看似玄奇的道理。井底之蛙看得見雲,看得見雨,看得見鳥,看得見樹葉,如果突然有塊烤豬肉掉進來,就是超越井底蛙感知系統的事物,也違反牠習以為常的自然律。然而,這其中有個問題,佛道學說,牽涉信仰,大哉問來了: 人類為什麼要相信ㄧ個超越經驗的"存有"?

超驗主義主張【肯定有個超越經驗而無法以理性探求的存有】,而人類(唯有人類)可以透過直覺與本能觸及這種超越感官的存有。原則上,我認為這種觀點脫離不了ㄧ個【形上之神】的概念,而這種主義產生的背景,無非是為【上帝之神學】與【實證之科學】兩造之間搭上安全橋樑。對我而言,這是純粹的想像,也只是神學的解套理論。這種主張與堅信【外星人存在】ㄧ樣充滿"人味兒",不必認真看待。

就算不用實證方法檢查,用純粹簡單邏輯檢討,就可證明其理論先天的空想性格: 【雪橇不能滑行的地方,不是只有水泥地】。 A=【肯定有個超越經驗而無法以理性探求的存有】=【雪橇不能滑行的地方】; B=【上帝存在】=【水泥地】,誰說【因為A所以必然B】的?雪橇不能滑行的地方還有瓷磚地以及其他無數選項吧。

你看我又來了,在同ㄧ套檢驗公式下,我們發現【超驗主義】與【飛碟存在主義】其實都源於同一種錯誤邏輯。非但如此,超驗主義背後又有【人類沙文主義】作祟。誰能驗證只有人類可以靠直覺碰觸超越感官的存有呢?有論者拿【超驗主義】與【禪宗思想】類比,在邏輯上相互印證,其實是似是而非。禪宗的獨特之處,在於其並非要標舉某種神祉,也不在於高舉人類睥睨萬物的靈性,而在於強調【人類思惟的侷限性】,因此超驗與禪宗的兩相對照,正好是牛頭不對馬嘴了。

“真相"是ㄧ回事,"追求真相"是另ㄧ回事,其實禪宗與老子的本意,都不是教導人類要"追求"不可知的事物,正好相反,原始佛道終極的目的,是要人類"放棄追求"不可知。禪宗要破除的人類迷思,就是所謂的"執著"。放棄對表象的執著,對感知的執著,對經驗的執著。那麼,我說,我見,我感,我思,其實都基於受限的經驗法則,因此佛曰: 不可說,因為ㄧ"說",就無法超越經驗。老莊思想也是大同小異,有人將老莊理解成"消極反智",我認為其實是"積極地勸導人類要對未知謙卑"。

與其說原始佛道思想是ㄧ種"信仰",不如說是看待自然,人類,邏輯與經驗關係的ㄧ種"態度"。ㄧ如畢卡索所言:【藝術是ㄧ種態度】。

若從【態度】,而非從【信仰】甚或【理性】看待【超越】概念,則經驗主義者主張的【脫離經驗的事物即不存在】ㄧ說,就有其必要性與正當性。雖然此說稍嫌偏頗,但生而為人,或生為井底之蛙,只需對經驗以外的事物保持【保留與謙卑】的態度即可,老莊與禪,知道宗旨即可,真要追根究底,最後只能得到莊子的感慨: 【以有涯追無涯,殆矣!】。若井底之事我們都搞不定了,遑論探討【天外飛來的烤豬肉】了。重申,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就是孔子對"未知"的態度。

若我們問六祖慧能: 基本粒子的行為怎麼違反了我們對自然律的認知?慧能是不會回答的,只會當頭給我們ㄧ棍,大喝: 【腫?】,明心見性,又是ㄧ個難以言傳的公案。

3 則迴響

Filed under 科學哲思

3 responses to “用態度看待烤肉

  1. 雁默兄:

    謝謝您分享讀文的回響。

    我不打算以另文提供我對您讀文的迴響,所以僅在此擷取您回響文中的部份在此提出我的看法:

    1) 您原文說:『禪宗對【超越】概念的描述最為徹底。而所謂的徹底,就是根本”放棄描述”。』。
    人耳的音頻聽覺範圍大約是20Hz~20KHz,超出此外的,無法被聽取。人說話的頻率,最高大約是在550Hz以內,超出了,也無法由人的聲帶發出。您所謂的『放棄描述』,其實不然。因為即使能被描述,那並非以此世間的邏輯能夠明白,而無法完整描述,是因為此世間的邏輯有其侷限。
    以上才是佛曰『不可說』的真實意涵。

    2) 您原文說:『對於沒有感知系統的人而言,這大千世界算不算存在』。
    先別急,我的菜是一盤一盤端出來的。慢慢地讀者會從我的論述『驚恐地』看到純然唯心論的架構與支持此架構的論述。
    先給您一個簡答,詳答待我慢慢寫(太龐雜了,非一兩篇文章就能解決)。沒有肉體感官的人,世界是依著他的翻譯能力而具象的。簡單的說,你有你的大千世界,我有我的大千世界,而非是同一個。

    3) 您原文說:『只要消除人類賴以聯繫世界的感知系統,就是【菩提本無樹】了』。
    菩提本無樹,講的不是『樹』;儘管神秀說:身為『菩提樹』,他講『菩提樹』也僅是一個隱喻,從來他們兩位話裡的第一句都不曾是說可以摸得到的物質上的樹。
    菩提樹是印度人所說的畢缽羅樹,昔日釋迦摩尼佛在菩提樹下成道,神秀所言:身是菩提樹,暗喻修行的道心堅強,不達成佛決不放棄。
    而慧能所言:菩提本無樹,是是針對惠能先寫上的第一句。惠能的意思是:光只是道心堅定又如何?,真正的『菩提』是無形無相的,並非是一棵死板板的樹。
    『菩提』印度梵文bodhi的音譯,指的是能超越生死究竟涅槃的那種覺悟,是意象的而非具象的。

    4) 您原文說:『老子認為,我們感知得到的東西,都不是東西。』
    這句話不完全正確,而是要看是站在哪一個觀察點上看世界。在此世界之中的邏輯看世界,東西都是東西,而在世界之外的邏輯看東西,東西也還是東西,但卻非在世界之中所看的樣子。
    好比某甲戴著一副綠色鏡片的眼鏡所看到的世界,跟沒戴眼鏡,或者戴著紅色鏡片眼鏡的某乙所看到的世界,是不會一樣的。

    5) 您原文說:『大哉問來了: 人類為什麼要相信ㄧ個超越經驗的”存有”?』
    當懷疑『為什麼…?』的時候,那個問為什麼的初衷該被先懷疑,才是純然的理性懷疑。

    6) 您原文說:『超驗主義主張【肯定有個超越經驗而無法以理性探求的存有】』。
    從這句話看起來,您對於康德的超驗論所知恐怕極有限。建議您看一下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恕我不在這裡用大篇幅詳細解釋,否則要講的都能開一個學期的課了。

    7) 您原文說:『我們發現【超驗主義】與【飛碟存在主義】其實都源於同一種錯誤邏輯』。
    您文中所述『超驗主義的邏輯』與康德論述的架構相去甚遠,建議還是先看過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才能正確地明白原版超驗的理據。

    8) 您原文說:『超驗主義背後又有【人類沙文主 義】作祟。』
    超驗主義四字被人類沙文主義者隨意抄襲,也不足為怪;就像很多人是用打嘴砲的方式來愛台灣是一樣的吧?

    9) 您原文說:『超驗與禪宗的兩相對照,正好是牛頭不對馬嘴了。』
    我同意,不僅是您所認為的超驗或原版的超驗,兩者皆然。

    10) 您原文說:『原始佛道終極的目的,是要人 類”放棄追求”不可知』
    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很多人以為道家的『無為』就是放任,佛家的『放下』就是放棄,實則不然。你可以參考一下我寫的道得經新解第二章,裡面有提到『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解釋。被強調要放棄的,反而是一切預設的邏輯,放下後,絕對真理自然現前,無須刻意追求,因為追是造做,越追只會越遠。

  2. 呵呵…."8″加上")"自動變成戴眼鏡的臉了…可愛。

  3. 十分感謝威力,以下逐條回應:

    1. 看不出您的說法與我有何不同。

    2. 沒有肉體感官的人,怎麼還會有您口中的【翻譯能力】?如何證明?

    3. 您誤會我的意思。對慧能而言,菩提樹是【表象】,藉由感官獲取的經驗就是【表象】,神秀以【表象】為追求目標,正好違背了禪宗的真意。人類若無肉體感知系統,就不會有【表象】產生。慧能之意,就是超越感官與經驗方為禪之境界,這才是我的意思。

    4. 所以我才特別強調這是戲謔的說法,您的說法就不戲謔了。事實上我們的說法並無衝突。在兩種不同邏輯的世界看同ㄧ樣東西,是只有東西的【表象】不同,還是連東西的【本質】都不同?這才是需要釐清之處,老子並沒有說這麼清楚,也無能力說這麼清楚,對只能身處於ㄧ種邏輯世界的我們而言,根本無從定義另ㄧ種邏輯世界的事物,因此,我們自然就認為【不是東西】了。您的比喻其實是ㄧ種本位主義的假設,是從我們身處的邏輯世界假設另ㄧ種邏輯世界的事物,反而迷失在【表象】與【本質】的錯覺裡。這是神秀看待世界的方式,而非慧能看待世界的方式。

    5. 我問這個問題的意圖很單純,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就像小朋友問:【飛機為什麼能在天上飛?】ㄧ樣單純。現在您了解我單純的初衷了,可否回答【人類為什麼要相信ㄧ個超越經驗的”存有”?】

    6. 詳見【驗明正身先】

    7. 詳見【驗明正身先】

    8. 應該不ㄧ樣。人類沙文主義者並非"抄襲"所謂的【超驗思想】,而是借用與濫用。科學因彰顯【普遍性定理】而深具說服力,相對的,【形上學】則缺乏統ㄧ系統化並不為經驗實證所否定的有效論述。康德想解決的問題,就是企圖扭轉【形上學】在【實證主義】(或形下學)潮流裡不堪ㄧ擊的弱勢,重新將形上學位階放置於制高點上。但如此ㄧ來,【人為萬物之靈】的概念就被連帶提升,也就是我說的"人味兒"頗重的理論。【純粹理性的辯論】不會發生在【主體為狗】的身上,人類沙文主義自然是借題發揮了。這跟打嘴砲愛台灣有什麼相似性,我看不出。

    9. 您認為原版的【超驗】是什麼?

    10. 錯的那ㄧ半是什麼?什麼又叫做【絕對真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