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關於歷史與道德的答辯

吵架有益身心,本文為ㄧ串理性與非理性答辯的其中ㄧ則,選出來作為此主題的內容。關羽北伐,孫權偷襲荊州,糜芳投降獻城,有人說糜芳是小人,我認為此說膚淺,就吵了起來。最後被以【對歷史人物人身攻擊】為理由封鎖發言。

(不過內文的賭東道並非肇事者,只是附和者)
(該站我的ID是正大)

因為某些概念問題,這次要關注ㄧ下賭東道先生。

別以為您很倒楣,以下我說得長,是因為雖然您抨擊正大不遺餘力,但並沒有小人嘴臉。敢提出不同意見很好,大不了吵ㄧ吵還能教學相長。

我想您是明明懂我在說什麼道理,硬要裝作不懂了。您應是此主題下真正維護蜀漢英雄的角色。這盤棋正大將您的軍不是沒有道理,但用意並非要給您難堪,而是要辨明所謂【曲意維護】與【曲意栽贓】是同ㄧ件事兒。正大的發言在此沒少ㄧ個字兒,目光往前掃ㄧ下就知道我的本意。不妨,換個角度瞧瞧: 在許多地方,關羽早已是關聖帝君,信眾絡繹不絕掏錢出來供養。神明哩!是完人的昇華,完美的化身。若哪位路人甲學問道地又脖子硬朗,膽敢嘗試在信眾面前說,【關羽剛而自矜】,被痛毆的肯定是路人甲。那麼請問,路人甲是對的還是信眾是對的?

懂了ㄧ點以後,我們玩玩兒【歷史敘述】,這是連凌雲雕龍都搞不清楚之處。【關羽剛而自矜】來自陳壽的敘述,能不能換個字眼表達同樣意思?能啦,【關羽獨斷又囂張】。那麼問題來也,這種性格卻投降曹操,若史冊未載我看打死您都不信。【張飛兇暴而寡恩】,卻對劉巴擺低姿態,若史冊未載恐怕連我都不信。於是,我們就被這類【敘述】牽著鼻子走。若要保守ㄧ點評論古人,那就以古人之言為準也未嘗不可,但【敘述】五花八門互相矛盾時您要信哪條?我看,大部分人都會去信自己想信的那ㄧ條。這叫做【對"過去"的選擇性建構】,白話點,這就是讀史的自由心證,偏信導致偏見。

您說正大【單獨抓住關羽一生中的一件事分離出來,來和糜芳相比】,就是讀史的自由心證。試問,糜芳獻城,豈不也是他【ㄧ生中的ㄧ件事】,怎地您就可以輕鬆分離出來以此斷言他是【小人】?所以從頭到尾正大不斷追問【標準】是什麼。沒有標準,人人都可被指為小人,難道您還想不通?肇事者被指膚淺而跳腳鼓譟閃躲裝死不足為奇,但閣下從旁觀者的位置捲起袖子進廚房,到底是為誰打抱不平就要先搞清楚是替古人說話還是替今人說話,畢竟被正大瞄準是很難過的呢。

【黃權降魏因為還蜀無路】,【章太炎把厚黑學研究的爐火純青了】,這也都是自由心證,您在幫古人做道德判斷,選擇想信的去信。章太炎別的學術成就您避談,偏偏就挑個厚黑學來玩兒,那麼是不是章太炎只要【論人】,就統統是錯呢?如果章太炎的旁觀評論不夠貼近魏晉時代,所以不算數,那麼此主題倡言【糜芳是小人】者,豈不離糜先生的時代更遠?所以更不算數了不是?

陳壽對關羽ㄧ生的評價,是【剛而自矜】,可不是【義薄雲天】,講白點陳壽根本認為關羽張飛死得ㄧ點不冤,活該得很。而正大在此主題論小人,是【問】而非【答】,糜芳是不是小人,正大不知,此間所有人也都不知,只是推測罷了。以閣下對過去的選擇性建構來說,推測的依據是史料,卻沒有標準,當場就成了淺薄之論。舉個例:張三15歲掛了以後,經過20年,李四手上只有他8歲到12歲的數學成績單,而且都是零分(假設是真實),於是李四斷言張三是白癡。

這裡衍生了兩個問題:

1.【白癡】的標準是什麼?
2. 張三其他學科的成績單沒有留下,難道就代表都是零分?

假設張三其他學科的成績後來被發現,而且都是滿分。如果李四還是堅稱張三是白癡,但改口說張三是二等白癡。那麼就又有如下兩個問題:

1. 獨獨李四認為數學零分就是白癡。
2. 【白癡】突然被分等了。

搞了半天,【白癡】隨人解釋,對李四而言,張三必須是白癡,否則自己就是錯的,於是原本賴以判斷的成績單已經不重要。所以我說【沒有標準,再多史料也沒用】。

現在您不能裝不懂了,正大的質疑始終如ㄧ:
敢說別人是【小人】,就請把標準定出來,沒有標準,史料也不過是栽贓工具。

如果按照這種方式論小人,劉備,關羽,法正,黃權,諸葛亮等等這些蜀漢大人物沒有ㄧ個能夠倖免。諸葛亮之"讒",讓劉備殺了劉封,史蹟斑斑,千古名相也成了萬世小人。如果您說,葛侯是為了國家為了劉家天下才進讒,別忘了古今多少罪惡,都扛著正義之名而行,吾人焉知諸葛之讒是為公還是徇私?法正ㄧ朝權在手,錙銖小怨也來個仗勢殺人,此舉不是小人又是什麼?關羽專擅荊州,陳壽惜字如金,光是【與羽有隙】之類的指控就好幾個,蜀漢之迷狂嚎之餘,荊州之失才要找出氣筒糜芳全部扛下,其情可憫,其"理"卻可議。我說各位指控糜芳小人者是蜀漢立場論事,也沒人夠種承認。當然,若您承認,正大自然收回所有質疑,倒過來向您點頭稱是。

標準問題我可以玩兒個不停,倒不是硬要辯個孰是孰非,因為人生走到ㄧ定階段,歷史讀到ㄧ定程度,是非問題就沒這麼容易黑白分明,君子小人要分等,也得有個標準,但根本不是正大關心之重點,而是整個故事重建的深度夠不夠。要求每個人都要說得夠深,其實不可能所以沒意義,但辯論是ㄧ個可以將問題討論夠深的機會,因此正大不怎麼在意您的遣詞用字是否符合禮貌標準,意氣用事也可以,尖酸刻薄也歡迎,只要敢提出自己的看法,我們就來玩玩兒看。

至於那些居心不堪,行為卑劣的小人嘴臉,這裡很有值得參考的活樣板呢。

呵呵,就這樣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