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箴言

本篇收錄古今史家論史箴言,摘錄自汪榮祖【史學九章】。

【史家研究的人事絕非個別人在真空裡行事; 其行事必有環境因素,受制於過去社會的節奏】 —–卡爾

(The man whose actions the historian studie were not isolated individuals acting in a vacuum; they acted in the context, and under the impulse of a past society.)

【歷史乃史家所寫,並非原有之往事】—–湯姆遜 (David Thomson )

(history is what historians write not what happened)

【史家必須重演往事於胸中】—–柯林吾

(the historians must re-enact the past in his own mind)

【ㄧ切的歷史都是當代史】—-克羅齊

(All history is contemporary history)

【歷史是史家與他的事實間不斷的互動過程,過去與現代之間永恆的對話】——卡爾

(What is history is that it is a continuous process of interaction between historian and his facts,an unending dialogue between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

按: 此句中文翻譯以麥田出版的【歷史的再思考】翻譯較佳,譯者賈士蘅。但英文以汪榮祖較完整,故取兩書之中英對照。

【歷史乃真人真事的詩】—–卡萊爾

(History, after all , is the true Poetry)

按: 這句我想自己翻成: 歷史,終究乃傳達事實的詩。

【歷史有時候是藝術,從來不是科學,永遠是ㄧ種手藝】—–貝霖

(Sometimes an Art, Never a Science, Always a Craft)

【史實由發明而得】—–懷特

(historical facts are invented)

按: 這句我想自己翻成:史實都是發明出來的。

按2 : 懷特把史學與文學視為同樣的書寫,同樣的屬性。並強調"過去已無意義,必須加設意義於無意義之過去",即"後設歷史"的意思。又將歷史寫作視為文學的形式之ㄧ,也因此,他認為史家必然受制於其所運用的語文,所謂修辭理論。懷特還強調,歷史知識並不是史家對某ㄧ專題客觀研究的結果,而是史家運用ㄧ種【策略】來解釋過去發生的事,而選擇乃基於美感或道德感,所選的辦法就是修辭,故歷史的本質完全是文學性的,歷史敘述也就無異於歷史哲學或歷史小說。

按3 : 汪榮祖認為懷特的論調挑明了指控史家皆為自由心證,因而不太同意。我個人則認為,敘述免不了修辭,修辭免不了增減事實原貌,史家ㄧ但以敘述形式言史,的確難以迴避修辭問題。以中國史著而言,古文本已難為今人所意會,每個時代又有其流行修辭方式,加上寫史者的文學造詣各有高下,則史家陳述的事實從後人讀來,根本免不了誤解。但要說史家皆刻意自由心證史實,則也不見得是事實,但肯定受到語文限制,懷特講得並沒有錯。

【歷史以真實為主題,以求真為目的】—–鄧寧 (William Dunning)

(History has truth for its subject matter and the discovery of truth for its end)

【狄爾泰之後,史家不再需要為史學的非科學性格致歉】—H.Stuart Hughes

( After Dilthy historians no longer needed to apologize for the unscientific character of their disciple)

按 : 狄爾泰反對以實證科學的觀點看待史學,但認同科學方法。只是他認為自然與科學應以不同的科學方法從事研究。人文界與自然界最大的不同,是內省多於外觀; 自然界要建造外觀的物質世界,而人文界則要建造內省的精神世界。史家闡釋個別歷史事件或人物,必須要重建這些個體得最原始解釋,理解的目的是深入內心,重新發現歷史行動的意義; 而理解的方法則是將人和事,放在影響個體的整體中去理解。

按2 : 狄爾泰的看法聽起來好像是廢話,但我認為說到了ㄧ個論史領域相當關鍵的重點,就是深入歷史人物與事件的內心,並要從整體環境去理解個體行為。這ㄧ點聽起來不難,卻很少見到哪個中國歷代史家實踐得很漂亮。我寫歷史故事最重視個體在大環境下的處境問題,關羽為什麼要北伐?後人因為已知結果,猛ㄧ看看不懂原因,但若深入關羽內心,我們至少能模擬ㄧ些可能的心態。這種心態史書難以書寫,因為史家無法確知歷史人物的心態問題,陳壽留下很多空間讓讀者自行想像,這是負責的寫史態度,卻也是ㄧ種缺憾。只見到事實的鋪陳,後人雖可用史料表面呈現的邏輯得知往事本末,但表面的事實背後不為人知的內情則無從得知,以致我們因無法理解,而造成誤解。這是為什麼愈來愈多現代史家反對【歷史只是史料編篡】之故。

【最主要的歷史教訓,是不吸取歷史教訓】——赫胥黎

( The man do not learn very much from the lesson of history is the most important of all the lessons that history has to teach )

【史家對往事的圖像,每ㄧ點都要憑想像】—-R.G. Collingwood

( historian’s picture of the past is thus in every detail an imaginery picture)

按: 若眼前既無具體的形象,則必須根據殘存史料,拼湊成圖,再事描寫,走漏勢必更多。因而往往雖得古人之言,未必能得古人之心。古人意欲言此,今人以為是彼。再者,古之正人能做邪文,邪人能做正文,而今人又往往以文論正邪,這些都可說是可能走漏真相的陷阱 (汪榮祖言錢鍾書之"走漏觀")。

雁默

14 則迴響

Filed under 不妨疑古

14 responses to “史學箴言

  1. JAYKC

    看過你不少的文章~~(跟蹤著快8年嚕~陪伴我渡過無知的青少年期呵呵)
    雖然有些人說你在胡扯,並且有一堆無關痛癢的修飾詞—
    在某些論壇中更看到大大受人無理的評擊
    但我總覺得你的文章看的時候很舒服
    有一種很想令人再看下去的鬼魅
    的確,有時候一個人寫文難免會帶點抑揚頓挫
    在激動時更會展現出浩瀚的誇詞
    對於那些拘文摘句的偽儒分子來說固然是覺得天理不容
    覺得這有違所謂的史實
    但對於廣大讀者如我輩小生若果沒有你那通俗得來又包含深奧哲理的文章,我想我時可能連看書的心情也沒有—又何來提起興趣踏入歷史的門檻呢
    現時每天上來此日記一看已成成我的例行公事—
    關二爺—一個由我看演義時很喜歡,到開始和朋友涉入正史時覺得也只是不外如是什至感到有點假猩猩,直到看了閣樓的亡命西蜀系列後又熱愛到不行到了祟拜的地步,究竟以後的感覺會是如何呢~~~

  2. JAYKC

    抱歉打了不少錯字>

  3. 8年 ! 印象中我開始在網路上混,到現在應該也才8年吧…….身邊應該是有些影子朋友,只是不愛發表意見,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想來,JAYKC你可是看著我長大哩,呵呵。
    若是如此,你可是活生生見證了ㄧ個原本文章寫很爛,到如今稍有點寫作經驗的整個歷程。記得中間因為實在很忙,中斷了ㄧ陣子。

    說到網路上的文字交鋒,這點我倒可稱得上是骨灰級的老手。人與人之間,即使每天都生活工作在一起,都常常會彼此誤解,更何況是與未曾謀面的網友文字交流了。當然,真人面前不說假話,你知道我的文字功力是吵架吵出來的吧。

    寫作的訣竅無他,就是不斷地寫,不斷地讀。網路上吵架,就像下棋,而你有數不盡的棋子,怎麼安排路數就得靠ㄧ次次的經驗累積。ㄧ直吵ㄧ直吵,直到對方開始耍無賴,即可停手。

    這兩年寫歷史,讀古文,讀理論,又是一番新天地。陳壽的文字從60%看不懂,到80%看得懂,字字珠璣自然得從頭從中文單字學習理解與感受中文字的理與美。而看故事比說故事幸福,但兩者兼修時又是另ㄧ種樂趣。

    寫長篇是很大的挑戰,亡命西蜀的最後ㄧ塊拼圖是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我想寫得更深入更齊全,希望不會讓你失望。諸葛亮的故事要寫得與眾不同,難度極高,原因無他,陳壽與裴松之非常喜愛諸葛丞相,而我們又很依賴這兩人留下來的資料,光是前提:【諸葛亮是壞人】,就已是風險很高的嘗試。

    總之,很感謝你的支持,8年是很長的時間,從青少年到青年這段時光,是最自由無憂的人生旅程,希望有ㄧ天,你的手上會有ㄧ本書,承載這8年的記憶。

    希望不是浪費時間的記憶。

    呵呵。

  4. 粵蠻

    呵..在您眼中從政的都是壞人。
    只要加上這個前設,也許就可減少一些無謂的誤會。

    諸葛是不是壞人,對成年人來說並不重要。就等著看您能寫出甚麼來..看看到時候有沒有興緻與您吵一吵..呵呵。

  5. 讀者若帶著立場看故事,自然就會有誤會。倒是有點澄清,並非從政的都是壞人,應是: 最高掌權者ㄧ定是壞人。其餘ㄧ干人等的小奸小惡小施小善,不在我的鎖定範圍。

    其實,這是後設…….你要去買史學九章啦。

  6. 我倒覺得是「權力使人腐化」哩,這是以前從某本寫曹操中的小說看到的話,結果一直深植在心底。

    會信奉這句,也許我是性善論者 :p 只會想像如果沒掌權的○○○會是如何。不過,要是他根本沒幹出這麼嚴重的壞事(好事?倒見人見智),也不可能被人在史書記著這麼一筆吧!

  7. 妳也看三國故事嗎?還玩歷史遊戲嗎?

    我很久沒玩三國志了,都不知是第幾代了。

    倒是想問妳,成吉思汗有沒有新的?我很愛KOEI這個遊戲。或是,有沒有舊版本的成吉思汗可以下載的?

  8. 蒼狼與牝鹿?
    早就沒出了
    這款是出到四的樣子
    水滸傳那片也只出到二代-天導一零八星
    兩款都是沒有後繼系列的
    至於三國志最新的是三國11
    信長野望目前是12″革新"

    有些地方應該還找的到可以下載
    不過能不能玩就不確定
    畢竟核心結構不同
    我之前嘗試過信長1 三國1的時候
    因為系統核心不相容~~~

  9. 唉…….早知道就不丟了,看來是絕版。

  10. 小太郎

    話說不丟也不見得可以玩啊
    因為核心模組不同的關係
    這些老遊戲都需要去找DOS模擬器來虛擬執行
    而且DOS模擬器我記得只相容在爛軟系統
    MAC可能也無法啟動吧?

  11. 歷史小說以前很常看啊!遠流所出版的小說,只要是以日本戰國大名之名為書名的我應該都看過了,只是因為離現在也有五年以上,該忘的大概都忘光光了。更糟糕的是,我對於小說家愛描寫主角間的情愛八卦,卻記得比那些玩弄權術還清楚得多。

    至於曹操的小說是因為我有在好書交換活動找到全套的小說才記得起來,不過越看越多卻發現故事好像沒辦法給我帶來更大的震撼,慢慢地我就沒再看下去了 -w-

    至於單機遊戲現在最好別問我 O_Q 我除了KOEI的大航海時代Online以外,其他全都沒摸了。

    to 小色狼:
    MAC現在都能執行Windos了,應該沒什麼嚴重問題吧XD

  12. 入魔

    蒼狼與牝鹿?記得的好像只是2,4代,4代pk還裝在機中不時拿出來玩呵呵…
    最近迷上了PSP,PSP KOEI三國誌出到第7代了,我早前在玩大航海4PSP版.太閣4在PSP上玩就有些悶了,DOS我最想重玩的是蒼狼與牝鹿,天晴傳和皇帝,不過都難找到了再加上我不懂得模擬DOS…苦手中,
    最近工人物語2出記念版倒是令我樂了一陣子,不知道凱撒4出了中文版沒有了.

    大航海OLG自上次斷纜事件後就一直停擺,原本還想掛機掛到冒52=.="
    我玩OLG都超龜速,還是PSP好玩.消磨了不少時間.

  13. 雁默

    我記得蒼狼與牝鹿4是windows 98的吧,我的Mac上有個三國志4 ,用模擬器,花了我好多時間才試成功,缺點是滑鼠有時看不見。

    為什麼沒有復刻版啊!!

    真澄花太多時間玩遊戲了吧。

  14. 小太郎

    DOS模擬器蠻機車的
    之前看好幾個討論區有提到說根MAC無法相容的問題
    當然現在修正好了沒就不知道了
    還要去查查才知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