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不等於總統,你的身份證也不代表你

發布者 Channel 在 2003-09-26 01:00:26 (518 閱讀過)

尼采

語言之根深蒂固的特徵,乃是意義的不固定性(instability)與不確定性(indeterminacy)
——-斯圖亞特。西姆

最近,你一定覺得台灣人都成了哲學家,因為國號不代表國家,一邊一國是中華民國與中民共和國,也是台灣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一中各表,也不是一中各表,這種充滿譏鋒的言論,吵個不停,讓你不得不去思考一些哲學問題,以確認你的名字到底等不等於你。

別笑,我們應該嚴肅看待這個至關緊要的問題,因為我們是用語言文字在溝通,傳道,授業,解惑,並藉以確認自己存在與否。如果語言文字可以毫無邊際地任憑我們自由詮釋其中的含意,那麼一切透過語言文字之上的知識或資訊其實都有可能崩解成沒有意義的虛幻。

很不幸地,仔細想想,語言的不確定性,似乎才是人類文明的真相,而所謂的知識,是在無法精確描述的語言中建立,因此知識所揭露的宇宙真相,根本就有問題,問題也在根本。【一切都是措詞的問題】,我們舉個公共政策例子:

1.由於保費太高而沒有加入保險,而又久病纏身的低收入戶,是不是該由政府來負擔一些費用?
2.應該用納稅人的錢來幫拖欠保費的人分擔一些費用嗎?

別人問你1.的時候,你可能會贊成,問你2.的時候,就可能會反對,事實上,1與2描述的是同一件事。 這是一個典型的措詞問題,左右你判斷的關鍵文字在於【久病纏身的低收入戶】與【拖欠保費的人】,你因為第一句的描述產生同情,而第二句的描述令你先入為主的排斥,然而這兩者描述的是同一個人。

因此,當中華民國國策顧問宣稱他效忠的是中華民國管轄下的人民,而非中華民國時,這並沒有邏輯上的錯誤,因為當語言文字不再代表其原來的意義,或語言文字可以代表相當多種不一樣的意義時,中華民國這四個字也可以解釋成一條狗,當然同理,國策顧問四個字也可以等同於糞便,糞便本來就不必效忠一條狗。

當發現語言的特徵就在於其不固定性時,我們被迫立刻變成堅定的懷疑論者,懷疑一切由語言所建構的世界是否為真,從歷史研究到科學理論無ㄧ倖免。人類文明裡所有意欲揭示某種真相的知識,都必然因為語言的不穩定性而失真。而這一切都是因為有人發現,國號不等同於國家。真是震聾發瞶。

尼采很早就觀察到語言在人類不斷自我欺騙的歷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我們的文法不僅控制著我們的思想和組織事物的方式,它還會決定我們應該具有哪一類的思想。就像現在,認同一邊一國的,被歸類在獨派思想,認同一中各表的,被歸類在統派思想,事實上,根本就是同一件事的一體兩面,卻依附著兩種不同極端的思維方式。就像愛因斯坦很感冒大眾將相對論解讀成"一切事物都是相對的",語言的靈活性讓必須要求精確的詮釋變得困難重重,從老子的虛無主義,聖經的經文解釋,到基本粒子的運作方式,其實從來就沒有被精準而ㄧ致的描述過,尼采甚至認為,所謂的知識,其實說穿了,只是知識份子間約定俗成的自言自語而已,與這個世界的真實面,根本沒什麼關係。

最後,依照慣例,我必須將存在問題揪出來討論,如果"語意"是可以允許多重詮釋的,"存在"這兩個字其實可以視為是人類因為"需求"而創造出來的"虛幻"名詞,因為我們"需要"確認自己是"真實"的,若果如其然,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想像一下,若我們不需要確認自己是真實的,其實可以根本沒有"存在"這回事,當然,也就無所謂"不存在"這回事,沒有真實虛幻,沒有存在不存在,或許,才是這個世界的"真實"面,或說"虛幻"面。

不過你看,因為語言文字的不固定性,我們也少了很多煩惱,包括: 陳水扁不等於總統,國策顧問其實是糞便,台灣島根本不存在等等…

很多很多………….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