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為乎泥中?

發布者 Channel 在 2004-08-07 21:09:54 (257 閱讀過)

最近總統府秘書長蘇貞昌拜會人權作家(也是總統府資政)柏楊,向這位人權代表"請益"憲改,民進黨政府這個假惺惺的動作,也不必再浪費時間揭穿,倒是柏老的又ㄧ次聲淚俱下,已讓我感到不耐,不臧否一下這個老糊塗我會憋死。

柏楊是國民黨白色恐怖時代下的犧牲者之ㄧ,一則大力水手的漫畫,讓他身敗名裂妻離子散。然而事實證明,這是ㄧ場冤獄。翻開柏楊年輕時的歷史,從來也不是個反政府,事實上,即使到如今政治環境早已豬羊變色的台灣,柏楊仍舊不是一個反政府,以前不是,現在不是,未來我看也不是。那從專制到民主的路程上,柏楊有沒有扮演什麼積極的角色呢?似乎也不很明顯,我們對他的印象是新注柏楊版資治通鑑,一條條"柏楊曰"溫和地說明了他的政治見解,與對先進民主社會的嚮往。以及"醜陋的中國人"ㄧ書中,對於中國人不堪的一面提出了一針見血的批評。柏楊對兩朝當權者的態度,其實始終沒有提升到抗爭的境界,他是一個鴿派的反對者,一個不算積極的旁觀者,要說他企圖顛覆政府,實在太離譜,柏楊只是個倒楣又無力的作家罷了。

由於柏老你也不是助紂為虐那一型的無恥知識份子,因此我不願太負面地抨擊你的軟弱與糊塗,可是身為一個"國之耆老",一個幫國人重讀資治通鑑的知識份子,我們必須要求你對掌權者要有最起碼的身段,以及漂亮ㄧ點的風範,別總是像純潔的兔子對著饑腸轆轆的豹子ㄧ樣哭哭啼啼,柏老!要不就閃人躲藏,要不就揭竿抗暴,別哭了,沒用的!在你還沒淹死在自己沒出息的眼淚裡之前,我們一起回憶一下這個你應該很熟的大人物,鄭玄。

鄭玄是東漢末年的經學大師,也是中國歷史裡最頂尖的經學家之ㄧ,除了經學,還精通天文,曆法、數學、占算,學問淵博聞名遐邇。那個動盪的時代,不但英雄輩出,還大師雲集,而許多有名的知識份子,都是鄭玄的學生,上ㄧ篇我談到的王基,就是他的千百個學生之ㄧ。鄭玄在人生最精華的年紀,因黨錮之禍被牽連禁錮了14年,ㄧ生不愛做官只愛學問,恢復自由以後,大將軍何進拜託他做官,他雖然沒接受,卻也像個無給職總統府資政,基於愛國心,常貢獻治國建言,結果發現效果不大,二話不說就逃。董卓時代也要給他官做,他也不接受,爾後袁紹也欲延攬他,待之以上賓,向皇帝推薦他為表中郎將,他還是不要。而鄭玄的學問與名氣之大,連黃巾軍遇到他都"盡皆下拜",碰都不敢碰這個國寶,可見一斑。

鄭玄大概是知識份子裡,典範中的典範,在權貴面前從不卑躬屈膝,卻也不恃才傲物,國寶大師級的身段與風骨,英雄梟雄都要敬重他七分。鄭玄並非權謀型人物,因此沒有政治影響力,面對紛亂的時代,他的選擇是不與權力核心妥協,寧可關起門來研究學問,打開門來傳播知識,絕不讓自己深陷政治泥淖,只是單純地奉獻他最擅長的社會功能。對照柏楊,ㄧ個不怎麼監督政府的知識份子,不怎麼積極建言的總統府資政,高下立判。柏楊在資治通鑑裡許多側面表達的理念,與對歷史人物,事件的批評,真的很難與現實中那個老淚縱橫者聯想成同ㄧ個人,他眼睜睜地看著他支持的團體與總統惡整國家四年,沈默地像個老年癡呆,還口口聲聲說自己相信那個信口雌黃的當權者,我們除了感到為柏楊羞恥以外,也為台灣這個充斥黑心,軟弱,無恥知識份子的島國哀悼。

關於鄭玄,有流傳一個有趣的故事下來: 由於鄭玄痴心學問,鼓勵他認識的所有人讀書求學,連他們家的碑女都飽讀詩書,有ㄧ次,碑女甲因故觸怒了鄭玄,被罰跪在泥地裡,碑女乙看到便嘲笑甲說: 「胡為乎泥中?」(你怎麼落到泥濘裡)—-此句出於"詩經",甲回答:「薄言徒愬,逢彼之怒」(一句話說錯,惹惱了他)—–亦出於"詩經",鄭玄在旁聽到,不覺怒氣全消,饒恕了犯錯的婢女。讀了這個故事,不禁讓我想起了那個老邁天真又軟弱還站在當權者那爛泥巴政權裡的資政柏楊,你是知識份子啊!胡為乎泥中!?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