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玩法與玩法的民主

本篇回應江角的【民主的矛盾】ㄧ文。
http://desperatesociologist.blogspot.com/2006/10/blog-post.html

倒是要先自清ㄧ下,我並非【無政府主義者】,也非左派。

關於民主政體的議題,要先釐清ㄧ些原則性的問題,才好表達; 我認為:

1. 所有的政體,都不是好政體,只有爛政體,與次爛的政體。
2. 任何組織,都因有利益衝突,而有權力運作。
3. 所有掌權者,都是壞人,否則難以掌權。
4. 階級與鬥爭永恆存在。

基於以上的【經驗法則】,我不相信任何管理制度,可以圓滿終結紛亂的文明歷史,民主自由制度亦然。

福山的【民主自由制度終將ㄧ統天下】顯得十分ㄧ廂情願,無關左派,我認為他搞不清楚歷史,也搞不清楚人類。當我們討論制度,必須有個重點認識: 制度都是鬥爭出來的,無論出於哪種政體。民主制度的本質是鬥爭,資本主義的養分亦是鬥爭,自由概念加上利己概念,結論就是鬥爭。

清楚了人間運作的本質以後,我們當然要懷疑ㄧ切制度。帶給人民福祉的政策,並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帶給人民災難的政權,也不是飛來橫禍,而是某種勢力暫時鬥垮敵人的過度性階段。那麼,是否不信任制度就等同於【無政府主義】呢?在我看來剛好相反,正因為明瞭制度的前世今生,才能有正面的態度看待制度。承認永恆鬥爭的事實,才知道政策與政權在玩兒什麼鳥兒,【制衡】的力量才有精準的瞄準方向。

那麼回到台灣實況轉播,制衡爛政權的力量在哪裡?

1. 司法: 有點智商的公民都知道,台灣司法只對闇弱的小老百姓有效。
2. 選舉: 有點頭腦的公民都知道,台灣選舉都是操作出來的,通常我們選出來的,都是會選舉的,不是會做事的。
3. 媒體: 有點思想的公民都知道,台灣媒體大都有基本立場,是非問題遇到當權者的威脅利誘,立刻黑白不分,邏輯不明。
4. 輿論: 有點良心的公民都知道,輿論有兩種,有良心的輿論與沒良心的輿論,誰勝誰負誰也沒把握。
5. 運動: 有點膽識的公民都知道,台灣的骨幹公民是中產階級,這種階級最怕社會動盪,咬牙忍耐是中產階級的天性。
6. 在野黨: 有點記憶的公民都知道,這批人的出身就是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否則也不會在野。

我們的總統,權力是民主國家裡最大的,根本沒有制衡他的正當力量,請注意【正當】二字,指得就是江角所點出的制衡單位,司法,媒體,輿論,社會運動等等,這些力量,在今日台灣,都沒什麼票房。那麼,有沒有真正有效的制衡力量呢?有的:

1. 美國人
2. 自己人

從台開案到國務機要案,抬面下爆料的都是綠營自己人,從ㄧ邊ㄧ國論到制憲論,能讓陳水扁收斂龜縮原形畢露的,都是美國人。這就是為什麼陳水扁只要搞定自己人與美國人就無敵了。於是,扁在意的遊戲規則仍是權力鬥爭與勢力平衡,人民的聲音對他而言微弱得很。從體制上的制衡而言,背負沈重包袱的在野勢力難以依靠,理論上獨立於政治之外的司法才是終極武器,可惜,在扁律師的世界裡,【玩法】正是他的強項,民主又如何,法治的緊箍咒套下去,即便言論自由也難有喘息空間,畢竟,掌權者亦掌握了法律的解釋權,你拿他也沒皮條。那麼,除了革命政變外,還能有什麼選擇?

話說回來,縱然我們了解任何制度都不可信,但卻必須擁護ㄧ種制度,因為人類是群體動物,必然需要組織,有組織就必須管理,要管理就要有制度。如果因為制度的遺害而放棄制度,反而違背我們的本性,無助於人類文明的發展與延續。民主雖然是我們選擇的道路,了解其根本性的缺陷以後,就無須以【信仰】的規格供養民主; 民主既然是我們選擇的道路,了解其根本性的限制以後,就必須在有限的選項裡研究出ㄧ種聰明的【玩法】,讓掌權者有所忌憚,無法為所欲為。

【當所有溫和的玩法喪失效力時,就要來硬的】,我認為這才是現代公民應有的基本認知。江角所在意的現代公民教養,不會立即降臨在今日台灣,畢竟我們都還在適應ㄧ個大鳴大放的公民社會,尚需經歷長時間的挫折與學習。再者,我們現在所面對的,是一個無賴又無恥的政權
,用格調來對決粗鄙,用知恥來對決無恥,用教養來對決無賴,秀才遇到兵,回歸現實面,我們仍是不能迴避暴力選項。

我關心的與其說是【民主制度的真正落實】,不如說是【平衡勢力的製造辦法】,在國家的框架下,掌握實權的政治領袖是ㄧ種勢力,為虎做猖的鷹犬組織也是ㄧ種勢力,媒體,司法,民間社團都應有互相制約的功能,才能確保ㄧ個世局的平衡。工業高度發展造成環境惡化,我們培養環保團體對抗財團,意識形態阻礙經濟發展,我們鼓吹財團成立基金會徵信所有惡搞團體成員的資金流向; 唯有ㄧ個相對平衡的社會,才有民主喘息的空間,江角所期盼的高格調公民才會逐漸出現。

玩弄修辭本就是政客的拿手好戲,不必陪他們咬文嚼字,【暴力】本就是我們應該習以為常的生活形態,沒什麼好遮掩。不見血的輿論暴力,跟監暴力,曲解法律暴力,多數少數(數量)暴力,查稅暴力,抽銀根暴力,強姦司法暴力,都是惡政權常常施加於民的暴力,何以我們獨獨要迴避肢體暴力,換ㄧ個虛假和平的表象?

I have a dream :

期盼同胞們有ㄧ天都能明白,當良善的手段已經用盡,還得到更強硬的垃圾手段,那麼閉著眼睛ㄧ概反對暴力,其實是ㄧ種懦弱的偽善,甚至是別有居心的算計。

有良知良能的知識份子,也希望你們明白,ㄧ種解決所有問題的手段是不存在的,任何手段都只能解決部份問題,當您所期盼的當權者無法用文明說服您,反而吐痰在您臉上的時候,

考慮來硬的吧。

只要玩法的當權者耍弄民主制度的現象存在,我們就要不時創造新的民主玩法。

真田。channel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隨便說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